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何紹基日記有關桃花源、南京的章節

1已有 23 次阅读  2019-08-16 10:19
何紹基日記中行至湖南常德桃源縣桃花源的章節:部分释文:初四日早行,凉甚,一路禾苗竹木,韵趣殊勝,卅里,陬市尖(疑为小大),已入桃源界,又四十五里,(至)桃源縣住,過河両次,大約仍沿沅江而行耳……初五日早行,竹木更茂密,惟山坡上下,有甚高斗(徒)處,廿馀里至白馬渡,渡沅水,又數里,(至)茶尖(疑为廿余,小大),因登山,至桃源洞處,捫石徑,聽泉而上,頗费力,竹多,不見桃泉出處,有秦人古洞……

何紹基日記有關南京的章節:廿三曰,風,頗好行,百數十里未初,即扺南京之上河,与子敬上坡,到街上僱輿,余去清凉山,随園,三山街。清凉山果是佳處,随園亦幽致,惜不得登樓,三山街書坊未遇佳物,到邢園已昏黑,邢醴泉崑方,与谌翁口口圍棋,因同晚飯,醴翁出示詩稿,為綽約,看一過,作五古题其首,睡至四更,時子敬來同被宿,口因先到邢園,又至户部街,汪家口,出城,到莫愁湖上,晚歸,飯於某處而囬也。

廿四日早,流目邢園,大局自佳,多頹敗矣,桂香草堂有袁簡齋題聯云:舊地怕重經,記當年絲竹宴,諸生囬頭似夢。名園難遇主,看此日樓臺逢,哲匠著手成春。款落斗山先生,即醴翁之父也,聯乃王夢樓書,極秀逸無比。到制軍號房問魏黙深兄,知已囬蘇州,即出儀鳳門,到船已巳時矣。子敬游孝陵,未刻口到,開船行,至老虎頭泊。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