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庞贝壁画《花神》之美

1已有 121 次阅读  2019-09-15 10:23

庞贝壁画之《花神》--美丽而远去的背影

火山之灰埋没的古罗马帝国的艺术光辉,因发掘而重现天日,我们看到西方古人的生活场景,他们的绘画艺术,还有其它,这个颠覆了希腊罗马以雕塑艺术为主体艺术品的印象。罗马的浴场、会场、竞技场、妓院、民居、街道---所有的一切,原始地呈现在今天的世人面前,带来的震撼是不小的,尤其是壁画的丰富多样性,在一个不太好保存的西方社会(战乱变迁等)却因为埋没而沉睡后的苏醒,而获得人们视觉的眼福。要说当时的艺术水平多高,也不尽然,只是他们的艺术类型与风格,让我们窥探西方艺术发展的脉络,而且其中亦不泛动人心弦的精品,这样我把其中的一幅名为《花神》的作品,作为解读庞贝壁画的方便之门。

花神壁画的背影优美无比,一个丰盈的罗马妇人手持花篮,正在采撷着素中带红花儿,背景虚空,简明的造型生动而有韵致,这位美丽的女子只是呈现背部,她有一束可人的金发,用五彩花瓣制成的花冠环绕金发,装饰着发型而增添她的妩媚。她的身姿短长肥瘦总相宜,手如柔荑,肤如凝脂,一只手托着花蓝,另一只手采着花儿,采花的手戴着类似串珠装饰,丰腴背影的优雅而生动,身着素缟般的丝绸之装,外部包裹褐黄色背带形式的服饰,其中一边的背带滑落在臂膀下方,显得散漫闲适而性感。花神一边行走一边的采撷鲜花,身边虽然只绘一株花树,白黄的花开的盛而有飘落的花瓣,仍然给人花雨缤纷的感觉,可以知之一花树一世界,一花树象征一花林,这个同如中国诗文中常说的游女之入花林,因为在行走中,或者在轻风徐来的状态下,那个下身的裙衣在飘逸地摆着,充满动感,线条亦是优美而曲折。花神是美丽的,虽然只是背影,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正面模样同样任凭你美丽幻影的想象。在东方散花的天女便与美丽相联系,而爱花采花的西方女子,与东方无分别,美人与花,花与美人,相眏红。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火山把古罗马一城邦昔日带走,连同一切鲜活的生命:壮健的男子,柔美的女子,黄发的老人,垂髫的小童,留下的只是形骸,而鲜活真实的面容,我们只能从壁画中寻找,所有的生活场景在遗址中无法再现,只有壁画的描绘中,我们获得仿佛的印象,不仅有美丽女子入花林的一幕,还有洗浴、性爱、泡酒吧、读书等等生活场景,你可以从每一幅画中寻找西方古人生活的痕迹。庞贝古城人的名言是“及时行乐”,也许当他们的生活被火山突然阻断时,证明他们的言语不虚,仿佛有预感一般,人生苦短暂,不仅自然的人生短暂,而且还会被突然的天灾人祸阻断,所以人生当珍惜的就是眼前的欢乐,中国古人恨岁月太短暂,所以要秉烛夜游:“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西方与东方人的感受,其实没有两样。这样我想起生命短暂的徐志摩,他的诗文象征自已的一生短暂,他的诗文哲理意味竟然包含在平常的语言中。美丽鲜活的生命都是在晚风中消逝,不带走一片云彩,只有艺术品的形骸留下仿佛的幻相,让今人凭吊与追梦。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