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西画叫油画,东方画叫什么

已有 51 次阅读  2019-11-17 20:04
(博者的话: 此文作于2014年1月15日,当时并没有引发深入的广泛的讨论,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我们的绘画现实中,有必要理清这个称谓的问题,或许对于中国绘画的创新与开拓新的境界有意义,因为我觉得我们古代的绘者多绘于帛面或布面,与西方的材质无异,异者只是颜料的不同,一个用油,一个用水罢了,所以我以为有开展讨论的必要,故重发此文,算是抛砖引玉吧!)

       从顿子斌的博客里读到的转载刘丰杰369老巢的博文 《到底什么叫「中国画」●很难说清楚》一文,洋洋洒洒一大篇,思维散发,新意百出,让人耳目一新,由此联想到一个词“水画”,从中原发源在绢帛纸质等材料上画出作品,我们在近代叫成中国画,但中国一词在古汉语中是中原的概念,凡-爱克兄弟发明“油画”,没有谁叫荷兰画,使其成为西方世界主要画种,而在古代以中原为中心的东方,是以水墨与矿物质颜料画在绢帛与纸质还有墙壁、木质等材料上的作品,这种画,朝鲜(包括南北)日本、越南等与中原关系紧密的地区均是这种画法,水质材料为主体,实际上用油质材料画画在中原的古代同样存在,王学仲称“油漆画”,只不过主流的作品用水质的罢了。故我们对这一种东方的画种总称为“水画”是否合适,能够跳出一个自我设限的民族范围,视野开阔起来,绘画的手段解放起来,恐怕还有是艺术的前进需要的突破精神,许多的画人如林风眠、吴冠中等人因为在画中重视色彩、块面等,对于传统的用线忽略而引发人们的质疑,叫什么画都为难,有人用“水墨画”、或“彩墨画”代替这个称谓,也许对于东方来说,同质的画种不以国为限,以西方的方式,则叫“水画”又何妨,西方也有水彩、水粉画,但东方的水画是墨加色的构成,水彩水粉中也有黑色,但是一种调色的元素,墨则是占了东方画中的主体位置。对于画种不人为的画圈设限,实际上是为艺术的生命奔腾不息创造宽松的心理环境,思维环境,只有这样,艺术才有所谓的前进,才有新的生命的灵性充满的佳作产生,这里我不看轻中原的传统,那是大山,是珍宝,四千年的文化积累,只不过不能成为负担,而是前进的参考,仅此而已。(家林论艺)

附文章:

回光返照的狩野芳崖

狩野家族的绘画艺术风靡岛国数百年,到了狩野芳崖那里有一个完美的句号,这时的芳崖,不仅传承家族艺术的血脉,同时开辟一个新的时代,这个是日本近代绘画的发端,当然不仅是他一个人,还有高桥由一等人,这种东方绘画的有意识的近代意义上的东西合璧,日本是走在亚洲的前面,而且我们知道的岭南画派的来源不仅是我们中原自己的传统,还有对于东洋画师的取经,东方艺术的曙光,有时不应当用一个国界来限定,与西方的交流早先一步时的意味,或者主动深入借用的意味是,绘画开始有新的因素出现,这个在芳崖的作品中得到体现。我一直以为东方的绘画有国界的限定,不象西方没有国界的限定,比如油画,没有谁会就英国画,法国画,荷兰画,德国画等等,那么东方为何没有统一的称呼,这个问题相当的复杂,我一直是想以“水画”来统一东方绘画艺术的称呼,这样没有中国画,朝鲜画,日本画的界限,因为它们虽然地域民族风格,当主体核心的材质与手法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借鉴西方的艺术手法,实际上中国清时就在进行,实际上更早,而且一些洋人亦进入中国的社会深处,甚至是皇家,象郎世宁等人,就开始借鉴西方而服务东方绘画,只不过因为在一个不是新的时代而重要性得不到张扬,而且一些作品,因为是画在宫殿里,比如圆明园,当园被战火所毁时,一些艺术品成了寒灰,现实的迹象不存在,无法真实的获观当时艺术的全貌,有多少足以肯定中国艺术在近代史上的地位不得而知,旧体制影响到中国艺术在中西合璧或者东西合璧的艺术探索上的评介。

作品分析:狩野芳崖的《悲母观音》

在此图中的新意是有一点西方绘画的幻觉,某种浮雕的感觉,或者重视一些明暗深浅的效果,观音洒着杨枝水,一个婴儿幻化在一个水泡般的圈子里,这个婴儿,就是有点老子婴儿的意味,象征人世的众生,众生如佛者心中的孩子,婴儿,尚未获得无上智慧,沉在苦海之中,观音放不下这个众生,一个婴儿只是一个象征,代表所有的人类众生,各个人以一人代之,这种象征的佛画,表达的一个佛学的理念与引导人们向往的媒介。绘画的主旨在歌咏观音伟大的情怀,是苦海众生的寄托与拯救之母。佛画在东方艺术中占有的地位应当说是主要的,我们的唐宋艺术,佛画的份量应当是相当重,《宣和画谱》罗列的那些现存或失传的作品名目,佛画占到的比例相当大,我们的绘画祖师爷吴道子就是画佛画的高手,而且他画一个佛子就象画一个鸡蛋一般的熟练轻松,他画嘉陵江能三日完工,画数十百人物同样是行云流水,当然这可能是神话化了的,只能说明他的绘画技艺高明,西域的佛法传过来时,绘画艺术是相当的紧跟,众生大多文化不高,识字的不多,所以像与图就成为有力的传道手段。所有的佛堂不仅有经,更有佛画与雕塑的存在,影响直观而超过文字经卷。过去的佛画在中原本土大多是平面化的,实际上西方的深浅之法还是存在在中原古时的艺术实践中,只是没有成为主流罢了,因为失传的作品太多,我们是无法把古代的艺术中东西合璧的话题说得十分的清晰。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