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郭熙的三远论中人生哲理

已有 148 次阅读  2020-02-03 11:42

说到三远,自然想到郭熙的高远深**远,但这里要说的不是画画的视角那么简单,因为我想到的是另外的意义,人生的意义,至少是看人看世上当用怎么样的眼光与视角的问题,“是青眼看人万里晴”还是“白眼相看世上人”的问题,高远时,你可能还有点奴性心理,深远时,你可能有点高高在上,如文化皇帝一般,只有平远时,你是平和中庸地看待世上的一切,可以说是真实而充沛得多了,至少是角度与位置适当得多了。

人生来赤条条,去时亦不带走什么,一句话,生来平等,所以平视一切是常理,也是社会真正能够和谐,天人真正能合一的原因。但人走进世间后,一切后来附加的东西让他迷失方向,视角与位置皆有所偏离,看什么与本来的相差甚远,也许他或她并不是没有头脑,而是太有头脑了,或者头脑飘然了,造成不能找到真实的视角与位置,想问题还是评论问题皆难以如意,造成各种不和的分裂状态,或者影响自己的心智与批判力,因此调整自己的视角与位置变得十分的必要了。

网络文化的兴起后,总有一些自命不凡的象牙塔民变得保守起来,陶醉于过去的辉煌,不能够接受形势进一步的变化,如同康有为、梁启超早年还有点革新与革命精神,到后来成了保皇派一般,失去原来的光泽,那些自命不凡的文化帝皇仍然写着用东方加西方哲人漂亮词汇堆叠起来的文字,其实是空空洞洞,言之无物,叫嚣鼓努。

问题是同在象牙塔中学习的晚一代们不容易清晰这些迷药其实是害人的,但又有什么办法呢。一旦那些学子从塔中走出,触到现实的世界,会迷失自我,无所依附,这是值得担心的,另外的一些高倡的理念,有点不实际,用东方文化侵入西方的那种幻想,忘记东方文化水的特质,以柔克刚,重在无形,而不是主动的攻击。

在多元的现代社会,自由但不保守方是合理的,而不是相反,有人自称自己是自由的保守主义者,其实已经没有自由王国的开放心理,而是退缩到封闭的状态中,尽管看起来还是开放的。古人,洋人的东西,那也只是古人洋人的东西,无法给自己的思想理念提供光芒,就算能闪耀一下,最终还会熄灭,虽然本博读书少,读书的环境也不好,但能清晰读哪些书能够指明方向,这是本博从西方转身东方的原因,亦能清晰漂亮的词语无意义如自己思想的形成与发掘,终究是别人的衣钵。

与其深入西方,不如从自己的文化系统中找回自己,而且并不对西方文化的吸收排斥,只不过要以我为主,本人读过现代人的文章也不多,也许有时会心高气傲,但读今人时佩服的还是钱穆,写的文章其实十分的平实,但言之有物,而且有与人不一般的见解,就算不能让所有的人信服,至少他能做到不人云亦云,这与其处的文化环境比内地的人好些的原因,从香港到台湾,这位学历不高的人能够洋洋洒洒地谈论“天人合一”,而且每次谈论四字真言时,能够从看山是山到看山不是山,再到看山是山,次次不同,次次有新意,连其夫人都难理解。

东方文化的力量说穿了是太极的渗透力,无需在形势上如同西方一般的主动强势,只需要从自己的系统中更为深入的领悟自己的真谛在何处,掌握它因应外部的挑战,而不是主动的幻想强势并先行深入,只要先认清自己的文化系统是水的性质,就知道自己的文化文明胜在无形,潜移默化,守势其实亦是最好的攻势。

两河流域的文明总是在变动中,并没有一个固定的程式,移民与文化的移动有时是同时的,埋在古墓里的文化也许早已流出不在原地,比如原中原是河南一带,但历次的战乱让此地的文化连同南渡的移民一起带走,而且还不是一次移动那么简单,所以发掘某个文化遗址时,那个文化其实早已离开,一切文化与文明是在变化中进行的。所以所谓崇尚某一流域文明,是在不灵活变动的思绪中产生。

只是中原文明的大体范围不会有多大的变化,尽管伸延得十分的远,五洲四海,发源地仍然在原处大体的位置,仍然在两河(黄河、长江)流域。移民是文化移动的主体,当然会与新地的文化产生整合与变革,但核心的精髓的不会有太多的改变。或者表面上看新的文化文明会掩盖旧的,但骨子的的东西总有一天会冒出台面,取而代之。

三星堆是商文化的移动,有扶桑树的器物可以说明,与东夷文化的一支相同,四川向来就是中原文化的避难所,当然还有海岛与南方各地,原器物埋在此处,人在何处,其实在他方,并不守在一个故土上,是千年的一个常态。战乱与自愿的移动造成所埋土地的文化与地面文化的不一致,是应该认清的一个理念。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