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安迪-沃霍尔-波普主义的俄狄甫斯情结者

已有 67 次阅读  2020-04-05 10:26


安迪-沃霍尔82年来中国的时候,我们一切还在复苏中,文革的风情还在,我也是刚刚读完艺校不久,那时的艺术,还在管制中,解放的程度肯定不足以令人满意,但一切却是复苏中,现代的潮流亦在数年后迸发,沃霍尔当时以为,肯德基与麦当劳皆会有的,确实,他过世后的未来中国,正是他在美国纽约的那段历史的延续,只不过是换上另一个族群罢了,他的艺术品,他的理念,逐步地为中国的艺术群体所接受,而且有点鹦鹉学舌般的模仿,把西方玩过的花招再玩一遍。这是发生在八五后的中国艺术界的事情,而且有点激情澎湃,或者有点乱哄哄的,甚至枪击事件曾经发生在沃霍尔身上的那个伤痛,让他早走了这个世界,不知那个中国的二百五,亦玩一玩在中国美术馆的枪击事件,美名日:行为艺术!往后数年又出现事件,把这个风潮冷落下去,安迪先生在美国的艺术工作的自由经历,在我们是不特别的存在,风浪常常发生,几经波折,缺少大师成长的环境,这也是大家明知而惆怅的地方。

当安迪-沃霍尔在87年过世那年,我正好进入一家商店工作,为这家商店画广告,理论上说应当叫POP,也就是当时世界通行的波普艺术。但是我们没有这个完整的意识,只是一种谋生的手段,而且水平绝对在一个原始且相当低的状态,而且薪水少得可怜,更重要的没有意识到象沃霍尔那样,商店其实是一个艺术的博物馆,商品本身是一种可以出售的艺术品,当然又是生活用品,食物等,这个缺陷正是我们的艺术觉悟不够所致,当时的社会教育亦是落后,封闭国家这么久,我们愚昧,我们傻气,我们短视,太平洋彼岸的社会进步与艺术繁荣,在我们只是仰望星空罢了。

随着视野的不断开启,一切为之改变,我们知道了更多艺术流派与现象的存在,我们学习,模仿,当然希望突破,从鹦鹉学舌到中国智造,或者创造。这个不仅是艺术界,还有各行各业的层面。

沃霍尔发生在商业层面较浓的时代,一批用商品包装作为他的艺术造型,类似现成品的展览,正好还有丹托这样的理论高手伴随出现,有一种合理系统慎密的阐明解释,丹托在他的一些书籍中对于沃霍尔《布里洛的盒子》的分析中明晰商品与艺术的界限,为大家辨清真伪,如此提升对于难以把握的当代艺术有一个欣赏层次的提升,以及为艺术品的投资者提供选择。

沃霍尔的艺术手段丰富,电影,丝网印刷,设计,制作,写作等等,皆是他展示波普艺术的媒介,其中丝网印刷的一系列作品,特别是“梦露”、系列视觉境象的影响较为震撼。前者可以有画者自己的暗恋情结,或者是俄狄甫斯情结的一个伸延。画者长期与母亲生活在一起,对美人的迷恋在他的电影追星生活与造星历史中体现得相当的明显,他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他自己对于爱情的哲理思考与众不同,而且他的思想中充满哲学的光芒。至于后者,我们以为美国人其实有不少来自世界各地,虽名为美国人,总有他原本的祖籍地,沃霍尔这位东欧的美国人有点倾向东方。

一个机智的画者、艺术制造者,所产生的作品看起来简单而“不值钱”,其实这种重复的意象构成,成品的重新安置,皆有一种丰富深刻的含蕴有待高明者去体味与揭示,某种意义上他是近东方的禅宗,让人流目相同的意象有强化有刺激的意味存在,加深一个情绪与感觉的发生,而且不同的人对于不同的意象产生不同的心理作用。画者对于名人与杰出人物的好感加深其作品对象的选择与复制的频率,能够平缓一种惆怅与失落,象在而逝去的人物不断地唤起人们的记忆与情绪,获得一种感情上的满足,这样所谓简单的相,成了一个丰富感情的点拨物,简明中现复杂,单纯中现丰富。

我们过去生活的时代奇怪而不正常,自然没有沃霍尔当时那种自由创造的环境,理解他的作品延后一个时段,但最终是完全的融合在一起,他的作品在大陆的反响,已经是不再有任何的障碍,我们皆认为他可以与毕加索,齐白石等大师齐名,而且在拍卖市场的价格上显示了这一点,虽然价格并不能完全显示作品的价值,却是一个重要的参照。

美国是一个熔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民进入美国而成为其中一员时,他的创造力得到张扬,那个时候的美国梦是非常的诱人,各个人都有十五分钟的成名时间(沃霍尔语),这个是人人是艺术家的一个具体化,我忘记人人皆可成为艺术家是谁的名言,黑格尔或者马克思,这个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当我们有手机与微信与微博时,我们每个人都有了成为艺术家的机会,而且我们每个人都在拍摄,然后刷存在感,这个时代较之沃霍尔的时代又进了一步,而且未来更加的让我们茫然,我们无法阻止这个进步会到何种境地,我们要与美妙的***生活在一起,她或他看起来与我们一样,他是或她是艺术品,又是生活的一部分,美是生活,可生活不一定有美,艺术可以是美,也可以不美,而且这不是现代与当代就有,我们的傅山的字写得“丑”,但写得很“温柔”,达达主义以来的艺术并不再是追求美,追求与哲学共眠,而是反其道而行之,只是用智而不用“磨洋工”,现成的东西用好了,夜壶(杜尚的《泉》)皆是不朽的艺术作品,当然需要丹托那样的理论家为你说明一下,解释一下,否则你始终在云里雾里,不得要领。

没有谁能精准地预见未来,我们用电脑喷绘的时代,我们的艺术手段更加丰富,而且我们的摄影手段亦是更加平常化,未来应当是如何的,我们只有看运气,看每个可以成为艺术家的人自身的素养与机智,若有能够震撼人的作品存在,这个便让人欣然,至少你可以成为一瞬间的不朽,每个人可以成为中心,当你的作品出世时四方振动,你就是中心,当梵高画出《椅子》时,他在阿尔的卧室就是中心,世人也许不知,但天灵却知中心的所在。(作者:雷家林)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