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彭泽云丨“形而上绘画” (Metaphysical Painting)这顶帽子合适吗?

已有 616 次阅读  2017-08-05 11:09   标签基里科  彭泽云  形而上 

“形而上绘画” (Metaphysical Painting)这顶帽子合适吗?

                               彭泽云(策展人、艺术评论人)

 

伴随着 契里柯&莫兰迪意大利现代艺术的光芒展览在上海的开幕,契里柯的绘画又一次走进国内公众视野,笔者注意到学界惯用“Metaphysical Painting”一词称呼契里柯的作品,但对于Metaphysical Painting这一名称是否恰当,是否能正确的反映该画派的艺术特点。在艺术界语境下,“Metaphysical Painting”翻译为形而上绘画是否妥当、贴切等问题,国内尚未有学者公开探讨,而这些问题引发了笔者的关注。

 Metaphysics”原本是一个哲学名词,古希腊文τ μετ τ φυσικά拉丁文metaphysica。该词原为亚里士多德一部著作的名称,描述排在该著作中研究事物具体形态变化的《物理学》(physica)之后的部分,即《物理学之后诸卷》,古希腊文是 μετ τ φυσικά>,去掉冠词就成了拉丁文<metaphysica>,由于meta这个前缀有“之后”、“超越”的意思。原为“自然学(物理学)之后”的意思被拉丁语注解家错误地理解为“超越于自然学的科学”。明治时期,日本著名哲学家井上哲次郎,根据拉丁语<metaphysica>一词的错误注解,结合《易经·系辞》中“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的内涵,在《哲学字汇》中将“metaphysical”一词翻译为中文“形而上学”。这样此意译就扎根在汉语中。

因此,中国艺术界就将“Metaphysical painting”直译为“形而上绘画”是直接套用日本《哲学字汇》上“Metaphysical”一词的翻译,并非根据契里柯作品的构成特征及其成因等进行综合考量后的翻译。从注解有误的“Metaphysical”一词翻译为不甚贴切的形而上学,再将其机械地硬搬到中国艺术理论概念,“Metaphysical painting” 这一概念已经失去了它原有的语境,中国艺术界所用的“形而上绘画”与其本意已有出入,该词也未能概括契里柯作品的风格、特征,及其画面构成的指向性,这直接干扰到观众对该类型绘画的全面认识与客观理解。

而运用“Metaphysics”一词描述契里柯作品的是艺术家本人。他主要在慕尼黑受到最初的美术教育,对德国世纪末画家斐克林、克林格尔等人的作品深为喜爱。其中叔本华和尼采的哲学对于他绘画风格形成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从而激发他选用“Metaphysics”一词命名自己的绘画,但其作品是否体现了这一哲学思想就很难说。此外,据笔者查阅相关外文资料,国外学者在研究契里柯作品时,有从“Time”“Odysseus”“Melancholy”“Disorder”等比较具体的方面探讨其作品的,“Metaphysics”并不是其作品唯一特点与分析视角。即便其画面有把真实与非真实“犹如缠绵的梦境融合在一起”的特点,但该特点并非独一无二的(超现实主义亦有此特点),契里柯直接套用哲学概念来命名自己的绘画,没有将艺术语境与哲学语境区分开,显然是不太合适的,Metaphysics这顶帽子显得太过于主观与随意,缺乏个性与针对性,极易产生歧义。

由此,对位到古今中外艺术史,关于一个艺术风格、流派等的命名,命名主体一般可分为两种:一种是艺术家本人,其根据自己的艺术主张,结合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给自己的团体及风格命名。另一种是艺术家们本身并没有给自己的绘画风格、团体命名的意识,只是由于艺术风格的相似被后世的理论家归为特定的风格或流派。他们命名大致依照两个原则:一、按画家活动的地区,如中国古代的吴门派、娄东派,近代的海派,现代的江苏派、长安派等,外国的佛罗伦萨画派、威尼斯画派、巴黎画派等;二、按艺术表现的特点,如中国的“没骨派”、米家山水,外国的印象派、野兽派、立体派、超现实派等。这种依据艺术风格、特点的命名方式,尤其值得注意与审视,很容易出现无意义命名,上述的形而上画派形而上绘画当属此类。

当然,许多艺术风格、派别的命名都具有一定的偶然性,很多命名也并不是出于艺术家的主观意愿。在艺术史上及当下,有些关于艺术的命名太过随意或概括,如在写实主义里面,就有叫新写实主义、“实力派写实主义”,这些命名更像一个广告语slogan。关于如何命名,笔者认为至少要遵行以下两点:其一,从作品本身或流派成员等方面提取鲜明特点,总体上突出准确性、直接性、指向性、实效性。避免命名无所不包而又无任何指向性,模糊了内涵与外延。其二,切忌生搬硬套哲学等其他学科概念,故弄玄虚,导致产生与艺术家的风格特征、创作思想等缺乏关联的牵强名称。

总之,相关学者在给艺术风格、流派等命名时,一定要审慎推敲与研讨,减少无实效性的空壳式命名。因为通过命名,这些作品对未来的人们来说就被赋予了某种特征,这些命名虽不能成为未来解释的范式,但至少是未来解释的条件,而当机立断的命名,甚至能一劳永逸地封存艺术作品的命运。


原文发表于《大河美术》2017年7月31日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