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也说佛教家具

6已有 1617 次阅读  2017-03-31 11:49

佛教对东方文化或者直接说是中国文化的影响是广泛的,在中国人的生活中,随处可见佛影禅踪。释教经典中阐述的世界观、宇宙观、人生观、审美观等,不自觉的透示出丰富的文化内涵。佛教文明与中国文明彼此浸透,对中国家具的形式演化与美学透视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佛教自传入中土就源源不绝地带进了大量的域外陈设用具。有北魏菩萨的方形坐凳、双人胡床;有北周菩萨的腰鼓形藤凳等等。这些高型家具,是我们汉地前所未有的,与中华文明早期席地而坐的传统矮型家居陈设截然不同。

佛教文化不仅带来了属于印度大陆本土的文化基因(当然印度文化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古代中东、非洲乃至欧洲文明的影响),也在其东渐的过程中不断融入了不同地域的文化特质。

经过青金石文化与丝绸文化的交融,佛教文化得以汇入华夏文明。其实,释教进入中国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在与中国本土文明的彼此浸透甚至彼此抵触的1000年中不断发展起来的。

从敦煌莫高窟、云冈石窟、龙门石窟等石窟岩画和墓岩画里能够窥见到“佛”和“菩萨”所带来的域外高型坐具:绳床——椅子、佛座——墩、胡床、方凳等,这一切无不诠释着古代中国家具文化的发展和起居方式的演进。

在古代文献的记载里,当时的印度僧侣大都坐这种被称作“绳床”或“禅床”的椅子。不同于中国古代的起居形式,这种有靠背、有扶手的高型坐具——绳床、禅床、椅子,是印度僧侣的典型坐具。因而,各种形式的高型坐具随着佛教的传播进入中土是必然的。

南北朝时期是古代中国佛教发展兴盛的期,这一阶段是佛教汉化的基础阶段。佛教家具与陈设的装饰风格历经隋唐已臻于汉化。唐代的佛教家具装饰水平可谓集历代之大成,并与本土汉文明高度融合,在装饰手法上更加丰富、装饰风格也更加繁复奢华。至宋元以后,中国佛教家具的形制与装饰风格随着禅宗的兴起而有明显的变化。

“南北朝后期到隋唐一代的四百年,特别是唐代前期的“贞观之治”,社会呈昌盛向上的形势。释教文明因而得到了广泛的传达。在恢宏的大唐帝国里,释教家具脱离了天竺佛国的清雅与简捷,披上了绮丽多彩的外衣。”

佛教对家具装饰的影响,主要表现为被佛教赋予象征意义的动植物雕刻和彩漆图案,如莲花纹、忍冬纹、狮、象等,此外,以佛像做装饰的有释迦牟尼、观音、飞天等形象,以佛教故事做装饰的有天女散花、经变故事等。

八吉祥是中国古代家具装饰中与佛教有关的最常见的纹样。随着密教在汉地的传播,元、明、清三代佛教家具在相当程度上呈现出与藏传佛教艺术的关联。莲花是魏晋南北朝时代最为盛行的家具装饰纹样,这是与佛教的传播密不可分的(佛教以莲花为“净土”的代表,在佛教中,佛座为莲座,佛眼称为莲眼。)。

随着与印度文化相关的高型坐具在汉地使用的日益广泛,明显的推动了古代中国人起居方式的变化。中国人的起居方式,自上古至今,可分为席地坐和垂足坐两大时期。

“席地坐,包括跪坐,都以席和床为起居中心。从西晋时起,跪坐的礼节观念渐渐淡薄,箕踞、趺坐或斜坐,从心所欲;随之而兴的是放在床上可供傍倚或后靠的凭几等。至南北朝,垂足坐渐见流行,高形坐具,如凳与筌蹄等,相继出现。”

隋唐之际逐渐出现了高形的桌案。“到了宋代,人们的起居方式已不再以床为中心,而移向地上,完全进入垂足高坐的时期,各种高形家具已初步定型。”无论从形制、用材(紫檀的使用)、装饰风格与人文内涵上讲:佛教家具在佛教东渐传入中土的千年之间实现了与汉文明的深度融合,同时佛教传播也对古代中国人的起居与陈设文化产生了深远影响。

作者简介

盛澜,1975年生于北京,数学博士,对佛教建筑、佛教文献、佛教造像、佛教美术有研究。

师从著名红学家、敦煌学家、佛学家、文史学家周绍良先生。

曾任中国佛教古代文献保护中心理事、香港东方佛教艺术研究会研究员、中国佛教建筑研究所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