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盛澜杂文丨说说琴桌

5已有 1356 次阅读  2017-04-20 14:22   标签杂文 

曹明仲《格古要论》记载:“琴桌须用维摩样,高二尺八寸,可容三琴,长过琴一尺许。桌面用郭公砖最佳,玛瑙石、南阳石、永石尤佳。如用木桌,须用坚木,厚一寸许则好,再三加灰漆,以黑光为妙。佐尝见郭公砖,灰白色,中空,面上有象眼花纹,相传云,出河南郑州泥水中者绝佳。砖长仅五尺,阔一尺有余,此砖驾琴抚之,有清声,泠泠可爱。”

参阅朱家溍先生的著述结合故宫现存“陈设档”文献的描述,琴桌用途似与供桌、条案相似,但其稍低矮狭小、多依墙而设、或仅作为陈设之用,故清代宫廷家具中琴桌的式样较多且工艺考究,制作上一般采用枨子上下起阳线,仿丝带形状,卡子花雕刻成双龙形,也有刻成玉壁形的。桌台面镶嵌瘿木或云石,不同材质的纹理,云石抽象的图案,给人以想象的空间。琴桌脚型变化多端,有四季花草浮雕和镶瘿木,还有镂空的脚,可见琴桌腿上的装饰也很讲究。

琴桌原本是操琴之用具,陈从周在《说园》中讲“家具俗称‘屋肚肠’,其重要可知,园缺家具,即胸无点墨,水平高下自在其中。”明清时期文人雅士的居室中常陈列以示清雅的琴桌,从明清刻本插图以及绘画作品中可见琴桌广泛用来陈设书房、客厅、布置玄关,但其对居室的装饰效果似乎远大于家具本身。

陈设一张精致的琴桌装点文房,与插花、山水盆景、古董摆放相结合,空间错落有致,彰显主人的精神追求,使居室富有生气。意与境、形与神、景与情交融在一起,诠释设计者的审美意趣。

琴桌是中国古典家具中比较经典的文人家具,专用的琴桌早在宋代就己经出现,宋代赵佶的《听琴图》中描绘的琴桌,面下设有音箱,四围描绘着精美的花纹,周边的景致亦清雅宁静。

明代琴桌装饰简洁、富于结构感,大多形似平头条案,不同于清代琴桌的华丽与精致繁复,别具一格。也有明式琴桌的装饰运用透雕花板,镂空剔透。吉祥图案在明式琴桌中应用也十分广泛,常以含蓄、谐音等手法,组成吉祥寓意的纹饰,图案语言十分丰富。

王世襄《自珍集》:

时荃猷从管平湖先生学琴,先生曾言,琴几之制,当以可供两人对弹之桌案为佳。在管先生指导下,如法改制。明式平头案从此与古琴结下不解之缘。

两端大边内面板个开长方孔,藉容琴首及下垂之轸穗。其优点在琴首不在琴几之外,可防止触琴落地。更大之优点在学琴。师生对坐,两琴并置,传授者左右手指法,弟子历历在目,边学边弹,易见成效,一曲脱谱,即可合弹。

平湖先生在受聘音乐研究所之前,常惠临舍间,与荃猷同时学琴者有郑珉中先生。师生弹琴,均用此案。

嗣后南北琴家吴景略、查阜西、詹澄秋、凌其阵、杨新伦、吴文光诸先生,均曾来访,并用此案弹奏。传世名琴曾陈案上者,仅唐斫即有汪孟舒先生之“春雷”、“枯木龙吟”,程子荣先生之“飞泉”,拙藏“大圣遗音”及历下詹氏所藏等不下五六床,宋元名琴更多不胜数。案若有知,亦当尤奇遇之感。

清时期的琴桌基本沿用古制,还有填漆戗金的,以薄板为面,在桌面下另加一层屉板,并与上层桌面隔出3至4厘米的空隙,桌里镂出透孔钱纹两个,是为音箱,目的在于使琴音在空当中产生共振,提高音色效果,桌身通体线刻填金龙纹图案。这样的琴桌据胡德生先生关于故宫藏家具的著述反应现存2张,形制与装饰风格接近,一张为明晚期,一张为清早期,是现存宫廷家具中罕见的实用操琴用具。

盛澜

2015年9月于京西灵光寺

作者简介:

盛澜,1975年生于北京,数学博士,对佛教建筑、佛教文献、佛教造像、佛教美术有研究。

师从著名红学家、敦煌学家、佛学家、文史学家周绍良先生。

曾任中国佛教古代文献保护中心理事、香港东方佛教艺术研究会研究员、中国佛教建筑研究所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