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艺网:色界|这就是你以为的世界

已有 81 次阅读  2018-01-08 11:05   标签艺网 

故宫因红色城墙给人庄严、雪山因洁白苍茫给人神圣,普罗旺斯因薰衣草紫给人浪漫,大理因白云蓝天给人出世无忧的避所...

颜色确切说是人的主观感受,而非物体的客观属性。

但人类各自视觉不同,脑回路不同,为何你看见的花儿和我的一样红?接着往下看☟☟☟

#WE SEE

我们如何看见

首先,我们平时所说的“看见”,其实是眼睛接收到了相当频率的可见光的结果,过高或过低频率的电磁波无法处理(如红外线这些),就成了“看不见”的部分。

那么,如何对所看见的进行表达?例如“火”的颜色被称作红色的而不是黑色或者白色?虽然人类接收可见光的范围基本差不多,但精细的眼部构造依旧会产生不可忽视的差异,加上大脑的运作过程中又往往涉及许多主观因素,因此标准的界定十分必要。

#WE THINK

我们如何定义颜色

这里必然涉及到语言和文字两大符号系统,包括声、形、意等,从结绳记事、象形文字到音义结合,它们在人类的交际实践中被不断明确。

色界 | 这就是你以为的世界

▲“红”字的篆文和隶书写法

以“红”为例。远古时期,华夏先民在天地星河、日出月落中感知自然的敬畏,同时也总结生活的规律,比如将“白、青、黑、赤、黄”五色同“金木水火土”五行结合。“赤”原本指“火的颜色”后来直接指称“红色”,如白居易《忆江南》中“日出江花红胜火”。颜色“名称”的规约从起初的随意性演变成某种约定俗成。这其中都离不开人的主观因素。

抛开复杂的光学理论,道理同故宫(因红色城墙)给人庄严、雪山(因洁白苍茫)给人神圣,普罗旺斯(因薰衣草紫)给人浪漫,大理(因白云蓝天)给人出世无忧的避所,你(纯属自虐)把自己搞成猫奴,是一样的。

▲Adobe Stock x Pantone

颜色,确切说应该是人的主观感受,而非物体的客观属性。2017年12月,当潘通将“紫外光Ultra Violet”选为今年流行色,2018便注定被带上“浪漫、叛逆、科技”的期许。

#WE MAKE

人类对颜色的创造

这种主观感受并非武断结论,而是大脑缜密、多重维度共同感知运作的结果,是宇宙隐蔽的自有秩序,而这种超微观的运作往往具有瞬间完成、因人而异的特性,就像提到紫色,有人听到Prince的叛逆,有人看到莫奈的浪漫。

▲Prince(普林斯·罗杰斯·内尔森),美国歌手、词曲作家、音乐家、演员兼导演

作为美国全能多产的音乐艺术家,Prince以兼收并蓄的作品、华丽的舞台表演和奢华着装闻名,曲风囊括放克、摇滚、爵士、R&B、流行、迷幻等,“不羁”“大胆实验”“性格古怪”的标签下,他钟爱的紫色亦成为“神秘、叛逆”的象征。

▲为纪念Prince而专门创造的Love Symbol#2

Love Symbol#2在Prince逝世一年后推出,看上去像被蒙了一层浅浅的灰度,没那么明亮,却暗含复杂,像红色兴奋与蓝色宁静为代表的两种截然相反的情绪结合。

相比之下,“紫外光Ultra Violet”的饱和度和亮度则更高,偏向蓝色,呈现更加“刺激”视觉效果。

▲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法国最重要画家之一,印象派创始人之一

莫奈改变了阴影和轮廓线的画法,在绘画中追求片刻的光与影,而后一挥而就凝结永恒,这种创作行为的本身就足够浪漫,而他众多作品作品中朦胧氤氲着的紫色则更具鲜活和富有诗意。

▲鲁昂大教堂系列,创作于19世纪90年代,对一年和一天中不同时间的教堂外观进行捕捉。

▲吉维尼的干草堆

▲睡莲系列,在搬去维吉尼尔之后直至离世的近三十年间,共创作了约250幅油画作品。

莫奈有一种将嘈杂、肮脏的卑微变得平和而美丽的能力,在那里,你能听到火车从轰隆声中驶来,炊烟从屋顶升起......这便是绘画本应存在的地方......而我们现在的艺术家也应该从这些“车站”中寻找艺术的诗意,正如我们的父辈在山川河流中所寻获的那样。——左拉

(注:以下作品来自艺网

▲日常状态1 罗飞 2016 布面丙烯 200x150cm

▲章回 杨彬 2014 布面油画 25x25cm

▲第一感No.39 李明 2016 布面丙烯 360x140cm

潘通的年度色不再仅仅是设计界中的潮流趋势,而更像对现实世界中人们真正所需的反映。——LauriePressman(潘通色彩研究所副总裁)

在时间的洪流中,用自我创造补给踏足未来勇气。

想了解更多艺网艺术品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艺网大拿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