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空寂的语境

1已有 136 次阅读  2017-02-17 23:17   标签山水  水墨  戴鹰 

THE EMPTY AND QUIET CONTEXT: The Construct of Poetic Feature in Ying DAI’s Ink and Wash Paintings

空寂的语境

—— 戴鹰水墨绘画的诗性建构

Hui SHANG

 

AbstractIn the construct of historical traces of pen and ink that cannot be avoided, Ying DAI’s ink and wash paintings have declared his admiration to classic memory. This kind of systematic and natural link seals his ink and wash with the dominant mark of continuation in art history. However, his ink and wash symbols and construction of the structural relations have virtually divorced the semiotic system and relations to which the scholar officials and literati paintings were central. The contemporary ink and wash paintings are in reality an expression of the ink and brush semiotic system against a context of immediate feelings and significance on the new humanistic relationship. It incorporates certain realistic and aesthetic values, and it is thus a difficult proposition. In this respect, Ying DAI has made rather effective attempt.

 

 

摘要】戴鹰的水墨绘画在不可回避的历史笔墨的痕迹建构中,宣示了对经典记忆的敬意,这是一种作为系统的天然链接,说明了戴鹰水墨绘画作为艺术史的承接印迹的显性表记,但其水墨符号及结构关系的建构,已经基本上放弃了文人士大夫绘画的符号体系和关系。当代水墨绘画事实上是笔墨符号系统在当下情感及意义的语境下对新的人文关系的表达,它包含了某种现实的美学要求,这是一个艰难的命题,戴鹰做了相当有效的尝试。

 

 

【正文】水墨绘画,在看似单纯的黑白形式中,实际上传递着相当复杂的信息指向,如同唐代张彦远说的“轻墨落素,有象因之以立,无形因之以成”,在至简至繁的道家思想的范畴中,图解了某种深刻厚重的存在观照,简单而又不简单。那种相当抒情的单纯图式包含着强烈的诗意吟唱。只不过,戴鹰将这种吟唱建构得更加空灵飘逸和冷寂。

戴鹰的水墨绘画,有着某种飘忽的难以把握的不确定性。在似是而非的笔墨建构和似是而非的图像呈现中,明显地意味着某些超验的观念见解在水墨的表达系统中被展示出来,形成了对艺术相当深刻的纯粹美学理解。

    “虚而灵,空而妙”(石涛语)作为一种具有佛道禅意的诗性境界,自宋元以后,在文人士大夫的认知系统中,无疑建构了最为深层的意识表征。这种水墨绘画的情感和意图指向,其独特的表现图式形成了一种相当稳固的自足结构,似乎成了水墨绘画的独特意象,以至今天,大多数水墨艺术仍然在这种图式中寻找着个体的情感叙事,所不同的,只是戴鹰的水墨图式有了新的符号形态。这事实上是对水墨的这种稳固的自足结构的主动重构。作为一个表现图式,文人士大夫的水墨艺术只不过是农业社会语境下的笔墨符号关系建构。由于文化语境的改变,那样的田园牧歌式笔墨关系赖以存在的条件已经失去了现实性,当然也就无法表达当代的现实意义和情感。当代水墨绘画事实上是笔墨符号系统在当下情感及意义的语境下对新的人文关系的表达,它包含了某种现实的美学要求。所以,当代水墨重构新的笔墨符号关系,才能实现水墨的当代艺术意图。然而,这却是一个艰难的命题。戴鹰做了相当有效的尝试。

    无疑,戴鹰的水墨绘画在不可回避的历史笔墨的痕迹建构中,宣示了对经典记忆的敬意。这是一种作为系统的天然链接,说明了戴鹰水墨绘画作为艺术史的承接印迹的显性表记。但他真正把握住了水墨绘画所要传达的美学意图。

    孔子学院总部高级顾问、策展人阿克曼认为,水墨是水墨艺术的核心,是一种独特的艺术立场。其本质是一种修养的过程,一种自然而然的表达。这一表述说明了水墨艺术是一种很难通俗化的艺术,它需要建构于某种形而上的思想认知之上。也就是说,这是一种需要以思想为基础的审美观看。

    但,在文人士大夫的认知系统建构起来的水墨表达系统,不过是以已经成为历史的显得有些简单的思想工具建立起来的,其中充满了对纷繁复杂的客观世界的着意回避,其本质是某种消极的态度和立场。戴鹰不想将这种已经不合时宜的态度和立场塞进他的绘画,虽然他尊重那样的态度和立场。在戴鹰的水墨绘画中,尽管有着某种经典的图像意境,但却消解了这种在当代水墨艺术中仍大量存在的消极、病态和俗媚。

的确,戴鹰的水墨绘画,就水墨表达系统来说,仍然来自于水墨对艺术的理解,但其水墨符号及结构关系的建构,已经基本上放弃了文人士大夫绘画的符号体系和关系。虽然从图像的呈现看,有着明显的文人士大夫水墨艺术的诗意传承,比如清冷空寂,但其图像中流露出来的对积极情感的隐喻也是显而易见的。无论在题材的选择上如山水、竹子、荷花等抱持怎样的立场,表象上的冷峻并不能掩盖戴鹰那种开放和积极的态度。在黑白灰的单纯意象中,笔墨的时代性力量是被有节制的、逐渐的释放在他的水墨图像之中。那些全新的笔墨符号在反复出现的单纯图式的组合建构下显示了相当深厚而多变的空间关系。戴鹰抽离对物象的表面性叙事,在有效控制的艺术语言所形成的结果来看,更清晰的延伸了绘画的深层意图,恰好成为其水墨绘画当代性叙述的重要特征。

 

对于戴鹰的水墨艺术,我们已经不能简单地用人们熟悉的水墨的既定概念来表述。就戴鹰的水墨绘画来说,其图像所传递出来的诗意境界在绘画形式上的意义已经更加趋向于纯粹美学的范畴,而远离了功利主义的意图,早已不是“与六经同功”的实用主义的浅薄。

 

                                  201615日,定稿于成都

分享 举报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匿名卡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