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范光陵在联合国及世界谈红楼梦与情人的眼泪

已有 11 次阅读  2019-11-01 17:45

2019年范光陵在联合国内简短犮表 “红楼梦与情人的眼泪” 英文演讲,又在上海市以中英文发表红楼梦演讲。范光陵院士世界行,谈红楼梦的世界性及情人的眼泪


2019届教科书中国电脑之父,世界12大画家范光陵 Dr. Fan Kuanling 院士在世界谈红楼梦的世界性及情人的眼泪古今人生哲学.  响应青少年教育重点,振兴文化,东方文艺复兴。上图在法国巴黎。

范光陵1950年在台湾大学时,与红学大师潘重规教授有一段因 “红楼梦” 而生的奇遇之交流。1958年白话文运动领头人及红楼梦专家胡适从美国到台湾任中央研究院院长时,对即将去美国留学的范光陵作了一番单独的 “东方文艺复兴“ 鼓励,及犮挥红楼梦中情人的眼泪之讲话,奠下了后来范光陵在世界开创 “中英文诗意画” 的种子。

1960年范光陵以文法背景出身的东方人,第一个考入世界最大的电子计算机公司 IBM 从亊计算机系统创新。他首先提出了 “电脑文化” 新观会。又以电脑分析中国四大名著 红楼梦,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 也说过将来人人手上一个小电脑 (今天之手机)。1962年他在纽约市主办中英文 “留学生” 雜志,也主讲红楼梦之世界性。他又在世界多次以中英文讲述:中华文化,孝経,红楼梦。1990年代他与87版红楼梦编剧周雷,2000年代与与周大师过从较密的名作家肖泽颕,名艺术家陈红等过往。范光陵却公开自认为中等诗人,小画家,小科学家。

范光陵认为红楼梦的版本分为两个系统,手抄本和雕版印刷。现在出版的大部分是以一个版本为主,参照其他版本校订。前八十回大部分出版社选择庚辰版,这是曹雪芹生前出版的最全的一个版本,但是只有78回。一般的出版社会用其他版本补全。如果是初读者,随便选一种就好了,因为只是通读故事,不做文学研究,哪种都一样,都是现在的人改过的。如果想进一步学习,可以参照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红楼梦版本:

甲戌本:名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又称脂残本,脂铨本。是迄今发现最早的版本,仅存十六回。1927年为胡适先生发现收藏。1958在台湾师范大学给当时小青年范光陵看过。胡适去世后,将此本寄藏于美国康奈尔 Cornell大学图书馆(清乾隆甲戌1754年脂砚斋重评本

2019年从欧洲,联合国,日本,马来西亚等世界文艺交流成功归来,并在杭州富春江口,追随黄公望大师画作 “富春山居图” 的范光陵院士,惊闻老友红楼梦周雷大师病故。

范光陵院士含泪作 “念奴娇” 词以纪念老友。同时在家中纪念周雷大师,跪拜自己父亲,孙中山先生特助,名校野寨中学及南岳书院创办人,教他 “红楼梦” 的父亲范范声博士。与巴金同为世界七大百岁作家,同列春秋战国 “孟母三迁”,宋代 “岳母剌字,共和国 “范母破冰“ 之母亲李国彝博士。

范光陵院士新作之 “念奴娇词” 如下。并与世界文化大会之意大利阿弗隆斯主席,美国拉地卡主席等世界代表共同追颁东方文艺复兴先锋金奖予周雷大师。

宋 · 苏东坡赤壁怀古词韻。范光陵新填念奴娇词 “中华正气”,2019-08-03 沪:

周雷大去,风吹尽,多少历史人物。红楼梦醒,意难忘, 八七版电视剧。

贾府漂零,范母破冰,看黛玉葬花。光陵老矣,夜画轻骑踏月。

回想雷弟晚年,四海飘零了,范家小住。苍茫世界,血汗间,东方文艺复兴。

来生再见,情人的眼泪,金奖颁君。中华正气,忠孝仁爱和平。

《红楼梦》中,林黛玉到底为什么这么爱洒情人的眼泪?

 “木石前盟” 的形而上角度来看:贾宝玉的前身神瑛侍者对林黛玉的前身绛珠仙草有灌溉活命恩德。仙草后来修炼成仙子,听说神瑛侍者已经下凡投胎做人,为了表达当年活命之恩,便决定跟着下凡。决心用一生的眼泪来报恩。这就是 “还泪说 “寄人篱下” 的角度来看:林黛玉7岁丧母,11岁丧父,虽得外祖母疼爱,但总是寄人篱下,加上天生多愁善感,不屑于众人之虚伪与势利,故落落寡欢,时时落泪。更何况内心深处与贾宝玉相知相爱,却又无人为她做主,令她黯然神伤。 “真情” 的美学角度来看:林黛玉为情而生,为情而死,其生命的特质在于 “真情。此生命特质带有普世价值,林黛玉的眼泪不是一她一个人的,而是汇聚古往今来一切 “情人的眼泪”。这是人生泪海。祝天下有情人都成了眷属,是前生注定事莫錯过姻缘。

联合国大门口范光陵,夏雨等中外人士情丝海峡五洲


联合国内展示情人的眼泪


范光陵在世界英语演讲中华文化及红楼梦并得世界文化奖



范光陵,徐強,黄实在日本天皇之上野之森美术馆. 后为安倍首相送花。 



范光陵与 “尊师重道的之情” 的姚沁。她现任管理7.3万亿美元的美国法兰克林国际金融财团唯一亚裔执行董事,曾获美国国际小姐称号,1998年被《人民日报》称为“和平大使”。她促进中美友谊。

范光陵与有名的作家冰心很熟,多次去北京冰心府上相聚,长谈。但是,冰心不喜欢读红楼梦。许多人不喜欢读红楼梦。比如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与冰心齐名后来去了台湾的女作家苏雪林在《由红楼梦谈到偶像崇拜》一文中说:“曹雪芹只是一个仅有歪才、并无实学的纨绔子。红楼梦也只是一部未成熟的作品。” 苏的另一篇《试看红楼梦的真面目》文,说得更离谱:“红楼梦结构松懈、散漫,只是曹雪芹幼年时代富贵奢华生活的回忆录。”“作者又是个文学修养极劣、想象力完全缺乏的人。”

冰心不喜欢读红楼梦,但她十二岁时就开始读红了。《人民文学》曾载有冰心的长文《红楼梦写作技巧一斑》,她是对曹雪芹的写作技巧称颂不已的。然而,冰心又在多种场合说过,她不喜欢读红楼梦。

现代中国文人对红楼梦普遍存有敬畏和崇拜心理。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无一例外是红楼梦的崇拜者。茅盾先生还曾以年轻时候能把 “半部” 红楼梦背下来而自豪。俞平伯晚年感叹,红楼梦是一场梦魇,你越研究越糊涂。张爱玲也有类似的看法。她是每隔几个月,就要读一读红楼梦的。张爱玲写的《红楼梦魇》所花费的心血并不比她的小说少。

清人张潮说,三国演义是智书,水浒传是怒书,西游记是悟书,金瓶梅是哀书。宗璞又加了一句,“红楼梦是痴书。” 范光陵还是为了 “红楼梦” 等而画了一幅 “情人的眼泪”,走遍天下。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