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春在溪头荠菜花

14已有 363 次阅读  2018-03-13 20:36


晚餐时,见到了一道荠菜豆腐汤,不由得记忆被味蕾催醒。想起了小时候挎着小竹篮挖荠菜,想起了辛弃疾那首《鹧鸪天•陌上柔桑破嫩芽》。

公元1181年,即南宋淳熙八年,冬,41岁的辛弃疾遭遇弹劾,隐居江西上饶。此前,他的职务是隆兴(南昌)知府兼江西安抚使,也是一方大员,但辛弃疾显然对这样的地方官吏不感兴趣,他心中有着更大的理想,那就是抗金北伐,收复失地,为此,他曾向朝廷提交过《美芹十论》、《九议》之类的雄文。

辛弃疾的才干是有的,21岁时,他曾聚集2000多人,加入耿京的队伍抗金,并率领50多人冲进数万人的敌营,把杀害耿京的叛徒张安国擒拿回健康(南京)斩首。尽管他的勇敢和决断成为当时的美谈,但南宋小朝廷似乎对北伐没有足够的信心和计划。当个人的理想和政府的决策出现矛盾的时候,辛弃疾的内心无疑是苦闷的,而他刚拙自信的性格,也让他很难见容于“只把杭州当汴州”仕林。他知道,迟早有一天,他会被“暖风熏得游人醉”的官场所抛弃。

所以,在隆兴知府任上时,辛弃疾开始兴建带湖庄园,并取名为“稼轩”,他的号“稼轩居士”也是从那个时候使用的。巧合的是,庄园修好之时,恰是他罢官之日。此后20多年,辛弃疾除了两年出任福建提点刑狱和福建安抚使这样的闲职外,大部分时间都在稼轩过着闲散的乡居生活。

那首著名的《鹧鸪天•陌上柔桑破嫩芽》,便是在罢官之年写的。“陌上柔桑破嫩芽,东邻蚕种已生些。平冈细草鸣黄犊,斜日寒林点暮鸦。山远近,路横斜,青旗沽酒有人家。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

南宋时期,商业相对繁荣,但是城乡还没有呈现二元化,那时的城市,只是比乡村多了一些烟火气,少了一些野性罢了。但远近的山河横斜的路,似乎只有乡村才有。转过山脚,一面青旗在春光里微微飘动,粗陋的草房,浑浊的米酒,对辛弃疾来说,算得上江南寻常景色,如果当垆的是一个绿袖的少女,更好。

似乎没有,从城中闲步而来的辛弃疾看到的,是溪边上星星点点的荠菜,开着白花的荠菜,氤氲着春的气息的荠菜。

从辛弃疾的老家山东历城,到客居之地江西上饶,荠菜随处可见,它们卑贱地委伏于土地,春来发芽,夏至枯萎,至冬而没,一岁一枯荣,是它们的冷暖自知,除了春天里提着篮子挖野菜的妇女和儿童,没有人会记得它们。只有辛弃疾这随口的咏叹,荠菜,才成了春天的象征,而且以最文艺的形式,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按照辛弃疾词中描绘的景物,他这次乡村信步并且捧红荠菜,应该是在惊蛰之后,这个时节,荠菜冒出小小的白花,还不算老,挖回去,在溪水里淘洗干净,水灵灵的美。

荠菜有着锯齿形的柳条叶,趴在地上,散开着生长,很容易辨别。沿着田垄,溪边,路边,都能随处找到荠菜。我听过一种说法,越是被踩踏过的田野,荠菜生长越旺盛。

荠菜又叫地菜、田儿菜等,是一种药食同源生长在田头地角的一种野菜。味道极为鲜美可口、营养丰富。在中药里,荠菜味甘、性凉,归肝、脾、肾经,被誉为“菜中甘草”,中医认为有止血、明目等效用。相传吃了可防治头晕、头疼,还可驱邪避鬼。

荠菜最常见的便是包饺子了:荠菜洗净后剁碎,拌上肉馅隔水蒸熟,咬一口满嘴流油,那滋味啊,真叫一个美。

荠菜还有很多吃法,比如做荠菜豆腐羹,清汤里面豆腐白荠菜青,飘飘漾漾,再洒几滴麻油,黄澄澄地浮在水面,别说喝,光看,心里就是一片春光大好。

在江南,荠菜还可以和豆干凉拌,把荠菜用开水焯一下,挤干水分,剁碎,豆干切成丝,油盐一渍,哗啦一声,倒在白瓷盘里,不但清香幽幽,整个春天都在盘子里呢。

此外,还有荠菜炒虾仁,春笋炒荠菜,荠菜春卷、荠菜豆皮......

直到荠菜老了,开了花,也还有一个“三月三,荠菜花煮鸡蛋”的民俗等着你。

荠菜花煮鸡蛋,它不仅营养丰富,而且荠菜花的药用价值也很高,有清凉解毒、明目等药用之功效。

河里的,田里的,山上的,随手都可与荠菜搭配在一起。那时你才知道,原来,春天,真的只在乡间和山间徘徊。

我猜,辛弃疾说“春在溪头荠菜花”,其实是想说,一株荠菜保藏着一个蓄谋已久的春天。

想念荠菜小面鱼儿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4 个评论)

 34 12
  • 黄艺昌 2018-03-13 21:09
    荠菜花开小牡丹,俚语,草根也有春日,………
  • 瓷器鼻祖 2018-03-13 21:17
  • 黄艺昌 2018-03-13 21:47
    一片春喜待酒浇…夜雨剪嫩韭,陌头荠菜挑,觅觅,跑跑,找找,荘家好逍遥……
  • 马幼惠 2018-03-14 07:49
  • 清风徐徐1 2018-03-14 08:30
    想念荠菜小面鱼儿了
  • 胡顺卿书画 2018-03-14 10:31
    美味
  • 含英咀华 2018-03-14 18:46
  • 黄艺昌 2018-03-14 19:48
    辛弃疾说“春在溪头荠菜花”,其实是想说,一株荠菜保藏着一个蓄谋已久的春天
    这才是男儿“闲”时纯真与“忙”时谋略的双面
    太闲则庄周……太忙则曾国藩,曾有为师,为相,为将三完人之说。唐浩明的曾
    国藩三本值得一读……因有了二月河的“月色”唐星则暗淡多了…此乃命也,生瑜何生亮………一声叹!也叹众才子!………当然二月河不容易,夜间不睡,用烟头烫自己的腿写作………歪!莲师不要学这扛睡法,烫跛了脚,别怪我…女子要美腿!!!
  • 红莲 2018-03-14 21:36
    黄艺昌: 荠菜花开小牡丹,俚语,草根也有春日,………
    先生说得好!再渺小,也有属于自己的春天!
  • 红莲 2018-03-14 21:36
    瓷器鼻祖:
  • 红莲 2018-03-14 21:36
    黄艺昌: 一片春喜待酒浇…夜雨剪嫩韭,陌头荠菜挑,觅觅,跑跑,找找,荘家好逍遥……
    看来勾起黄君的儿时回忆了。
  • 红莲 2018-03-14 21:37
    马幼惠:
  • 红莲 2018-03-14 21:40
    清风徐徐1: 想念荠菜小面鱼儿了
    下大油清炒一下,加水、加小面鱼儿煮开,加适量盐,激一次冷水,再煮片刻(不可盖锅盖),用少许鸡精吊鲜即可。美味啊。
  • 红莲 2018-03-14 21:41
    胡顺卿书画: 美味
    荠菜确实鲜美。
  • 红莲 2018-03-14 21:41
    含英咀华:
  • 红莲 2018-03-14 21:41
    黄艺昌: 辛弃疾说“春在溪头荠菜花”,其实是想说,一株荠菜保藏着一个蓄谋已久的春天
    这才是男儿“闲”时纯真与“忙”时谋略的双面
    太闲则庄周……太忙则曾国藩,曾有为
    放心吧,不会不会,那是兄台的专利。哈哈
  • 黄艺昌 2018-03-14 21:48
    红莲: 放心吧,不会不会,那是兄台的专利。哈哈
    苐三枪歪一下,倒落个自羞,师厉害!敏捷,春花粉多,勿过敏!
  • 红莲 2018-03-14 22:13
    黄艺昌: 苐三枪歪一下,倒落个自羞,师厉害!敏捷,春花粉多,勿过敏!
    多谢!多谢!我是爱花之人,不怕的。
  • 蔡健 2018-03-15 11:53
    黄艺昌: 辛弃疾说“春在溪头荠菜花”,其实是想说,一株荠菜保藏着一个蓄谋已久的春天
    这才是男儿“闲”时纯真与“忙”时谋略的双面
    太闲则庄周……太忙则曾国藩,曾有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君护花之心跃然纸上啊!叹服叹服!只是指引也太具体了点,不怕烫手,就怕烫腿,啧啧,啧啧
  • 蔡健 2018-03-15 12:13
    生于岭南僻地真滴不认识荠菜,看了红君图文,才得识天骄。此草接地气,荫益百姓多多,虽卑微而实宏大,为大众所喜爱,故谓之天骄。红君此作,追思昔小清纯记忆,兼怀前辈家国情怀,将一介小草与历史人物织密了文学关系,娓娓道来,如清溪过沙,沁人心脾!其中语涉家常的料理描述,逗人胃口,也殊可赞,中午就吃荠菜饺子去,不过是全国连锁店卖的,谈不上新鲜啦
  • 黄艺昌 2018-03-15 19:30
    红莲: 下大油清炒一下,加水、加小面鱼儿煮开,加适量盐,激一次冷水,再煮片刻(不可盖锅盖),用少许鸡精吊鲜即可。美味啊。
    请问红大厨:荠菜美人魚怎做法,烫面不要将魚腿烫跛了………
  • 黄艺昌 2018-03-15 19:46
    蔡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君护花之心跃然纸上啊!叹服叹服!只是指引也太具体了点,不怕烫手,就怕烫腿,啧啧,啧啧[em:3:
    啧啧,啧啧………先烫莲师腿,再烫蔡君嘴,……啧啧,啧啧……君在品味呢……
    上面有莲子肉香啊……啧啧,啧啧………可比荠菜……啥小魚儿鲜美………
  • 黄艺昌 2018-03-15 20:20
    蔡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君护花之心跃然纸上啊!叹服叹服!只是指引也太具体了点,不怕烫手,就怕烫腿,啧啧,啧啧[em:3:
    关于二月河烫腿写清代小说:康,雍,乾。是凌解放(原名)亲口。非吾编。
    君以为吾歪,吾是济公,心正也光明。同君一样。正人君子!
  • 红莲 2018-03-15 22:13
    蔡健: 生于岭南僻地真滴不认识荠菜,看了红君图文,才得识天骄。此草接地气,荫益百姓多多,虽卑微而实宏大,为大众所喜爱,故谓之天骄。红君此作,追思昔小清
    蔡君不接地气哦?荠菜在中国可谓是“全国各地都有”,君竟然不识?唉,毕竟是男孩子,若是拿把枪一准认识了。
  • 红莲 2018-03-15 22:15
    黄艺昌: 请问红大厨:荠菜美人魚怎做法,烫面不要将魚腿烫跛了………
    这个好解。一则蔡君之法,二则嘛,到时候猴儿 洗干净了跳进去不就知道了?——美人鱼又没规定男女的?
  • 蔡健 2018-03-16 12:41
    红莲: 蔡君不接地气哦?荠菜在中国可谓是“全国各地都有”,君竟然不识?唉,毕竟是男孩子,若是拿把枪一准认识了。
    真的我们那里没有这名字和这菜,看了图感觉田头地里似乎有,但没有人说过吃过呀!但是,荠菜、莼菜是我耳熟能详的啦,每次到杭州我是必吃莼菜鱼丸汤的男孩玩的东西,您说对啦,哪怕拿个竹棍子也幻想是个骑着大马的司令官
  • 蔡健 2018-03-16 12:46
    黄艺昌: 关于二月河烫腿写清代小说:康,雍,乾。是凌解放(原名)亲口。非吾编。
    君以为吾歪,吾是济公,心正也光明。同君一样。正人君子!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啊,黄君的确是高人正人!您说的两部书刚好都看过,服您的!
  • 蔡健 2018-03-16 12:48
    黄艺昌: 啧啧,啧啧………先烫莲师腿,再烫蔡君嘴,……啧啧,啧啧……君在品味呢……
    上面有莲子肉香啊……啧啧,啧啧………可比荠菜……啥小魚儿鲜美………
    又是什么香什么香,受不了额受不了额,匆匆吃饭去也
  • 红莲 2018-03-16 19:55
    蔡健: 真的我们那里没有这名字和这菜,看了图感觉田头地里似乎有,但没有人说过吃过呀!但是,荠菜、莼菜是我耳熟能详的啦,每次到杭州我是必吃莼菜鱼丸汤的[em
    荠菜呀,蔡君小区的草地上,必有。
  • 蔡健 2018-03-19 11:49
    红莲: 荠菜呀,蔡君小区的草地上,必有。
    我住的单位福利房好久的啦,比不上新开的小区,没多少草地。但是小时候门前百把步就是一大片菜地,种种的绿叶繁花,还有对面翻墙过去就是一大片废墟,里面就是百草园,也是种种的绿叶繁花,还有许多的小虫小动物,那时玩耍其中就是乐以忘忧啊这两处地方,现在想来,必有荠菜盛长其间!
 34 12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