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浅夏,牵牛花儿开

11已有 111 次阅读  2019-05-15 18:53




浅夏,一朵牵牛花就开了,在夏日的清晨,绽放笑颜。

浅夏的风不似春风温柔,它夹着一丝泥土里的温热,吹得人额头滋生密密细汗。

若此时你起个大早,一定会被路边的牵牛花惊爽,它像个含羞的姑娘,穿着紫色裙摆,在晨露中亮亮晃晃,你稍稍靠近,一丝微凉沁入心田,那种舒爽,让人忍不住和这夏天打个招呼:

“嗨,夏!”

“你好啊,牵牛花!”

一开始并不觉得牵牛花有多美,白日见到的大部分都已经被晒蔫了,耷拉着脑袋,趴在藤蔓上。

直至有一回,听来一个故事。过去有一个人在园子里种满了牵牛花,但他爱睡懒觉,每天日上三竿才起。

邻居跟他说,这是“朝颜”,每天第一缕阳光还没到的时候它就已经开花了。而他不想早起,又想看牵牛花初开的样子。

他想了一个办法,夜晚给牵牛花围一圈黑布,等第二天醒来拉开。阳光一照,牵牛花以为是“早上”了,忙不迭地伸开懒腰,也跟着醒来,尖尖的花蕾开成一朵朵喇叭花。

难怪人们称它“朝颜”,无论如何,它都是以一张灿烂的笑脸,迎接清晨第一缕阳光,与早起的人打下一个清灵的招呼,好像在说:新的一天要记得微笑呀!

牵牛花的花期很短,炎炎夏日开到上午九到十点,便开始凋谢了。一点点收起小花伞,卷缩成一团,像带着一个秘密似的断然离去。

所以汪曾祺说:“牵牛花短命。早晨沾露才开,午时即已萎谢。”在我们看来,它一日几小时的生命确实有些可惜,毕竟它为了这一刻准备了一夜。

夜间,牵牛花的藤蔓会迅速攀爬。有一次叶圣陶的牵牛花爬墙了,他看着墙上的斑剥痕想:“明天未必能爬到这里吧”,但出乎意外,一夜工夫它已经爬到了剥痕之上。

那牵牛花的花蕾也令人困惑,开花的前一晚竟突然变大,深夜里不停地鼓出,未到凌晨四点已经开出一朵大喇叭花。

但对于牵牛花来说,这也没什么好可惜的,“晨光只开一刻钟,但比千年松,并无甚不同”。

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管它短与长,人间最值得!

其实,牵牛花是一种闲花野草,城市里不太容易见到,但一回到乡下,田间地头、竹篱笆上、农人家的菜园子里,一整个夏季的清晨都能看到它们。

记得儿时,部队大院外便是乡间。一大清早跑去上学,与邻里几个小伙伴三步并两步蹦跶在小路上,迎面而来的是凉丝丝的晨风,还有缠绕在野地路边的牵牛花。

不过我们不叫牵牛花,常叫“喇叭花”。儿时总念道:“牵牛花儿像喇叭,喇叭吹起滴滴答”,童谣唱的天真,总会忍不住摘下一朵放在口中吹,花不响来笑声响,一次次回响在静谧村庄。

多年过去,虽然再难看见漫山遍野的牵牛花,可我心中早已种下一个它。

每逢天到来,我总会处处留意,偶然逢见两三朵,便有了勇气去面对这晒得睁不眼的季节。

浅夏,愿你能和牵牛花一样,

开一刻有一刻的欢喜,就这样,纯真,简单活下去!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