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贾廷峰:诚信的代价

1已有 788 次阅读  2018-05-11 10:53


刘大为,1945年生,祖籍山东诸城。1968年毕业于内蒙古师范大学美术系。198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研究生班。现任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教授、主任,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教科文组织下属国际造型艺术家协会主席、全国政协委员。

  主要作品《布里亚特婚礼》、《雏鹰》、《幼狮》、《张华壮曲谱新篇》、《小米加步枪》、《漠上》、《阳光下》、《马背上的民族》、《晚风》、《辉煌之路》、《帕米尔高原的婚礼》、《草原上的歌》、《巴扎归来》、《人民公仆》、《雪线》、《远山》、《雪域生灵》等。

  出版有《写意人物画技法》、《刘大为速写》、《刘大为作品集》、《刘大为小品集》、《刘大为水彩画作品》、《史诗与牧歌——刘大为作品集》等。其作品多次参加国内重大展览并获奖,在日本、英国、美国、德国、法国及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展出。

时间:2010年1月1日(元旦) 晚7:00

  地点:中央财经大学门口

  天气:气温 -10℃左右,寒风凛冽

  新年伊始,受朋友之托找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鉴定他90至2000年前后的三张人物画作品。寻到百忙之中的刘老师实非易事,又逢新年第一天,气温非常寒冷,心里实在不落忍,好在与刘老师是多年故交,想必他能够见谅。


  和好友祁向东驱车一路疾驰驶向事先约好的中央财经大学,七点整,车尚未停稳,便透过玻璃看见学校门口蜷缩着身体抓紧衣领立于寒风中等待的刘大为老师,我心里一阵内疚。

  寒喧后,借着马路旁昏暗的路灯,我将三张作品递给刘老师审视,浑身打了一个哆嗦,说不出是天冷所至还是担心作品有伪。刘老师借着灯光一张一张认认真真地看,笑着对我说:“你眼光还不错嘛,三张都是真的。”继而掏出笔在我事先准备好的鉴定证书上一一签上名。我这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心情难以言表,对刘老师真有千恩万谢之感。


  手捧鉴定书,钻进温暖的车厢,在回家的路上,我和老友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莫名的情绪涌来,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过了一会,向东哈哈大笑:“堂堂的中国美协主席,堂堂的知名画廊老板居然在寒风中马路边这样鉴定作品真伪?刘大为人够意思,真给你面子,可这种情形是否有些狼狈?你们这一行我不懂,难道没有别的保真方式?但凡刘老师的作品都要找他本人一一鉴定,他能鉴定得过来吗?你能找到他,别人能找得到吗?再者说中国那么多画家,那么多作品,如果每个人在市场上买的画都要找画家本人鉴定,那画家和你们岂不累死?这样谁还敢玩画?谁还敢收藏?你能碰上品格高尚甘愿顶着寒风为你鉴定作品的刘大为,但你能保证其他画家也能这样吗?若拿着真画,画家却不承认是真的,你岂不要气死?(注:个别画家认为市场上某些自己的早期作品质量太差或者价格太低,经常会矢口否认。)


  向东的一番话令我哭笑不得!不禁想起最近几年常在一些大公司的拍卖图录上见到这样一排红字“经某某画家亲自鉴定”,原本诚信二字应是整个交易过程之根本,在拍卖行业却要再三的强调真伪,实有画蛇添足之嫌。

  是啊,作为浸淫中国书画市场近二十年的老江湖,可谓见证了当代中国画市场的起步、兴旺与发展,十分了解这个行当的种种猫腻与弊端,同时也折射了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国内艺术产业的人生百态。在国内拍卖业兴旺发达、方兴未艾的热闹背后,甚至种种客观存在的人为“兴旺”景象背后,有多少“收藏家” 付出了海量白花花的银子,触雷身亡。“打眼”了,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打掉牙和血吞,有苦无处说。置身于这个行当,有谁敢说从未交过一分钱“学费”?我想绝对没有,就连那些所谓的专家又有哪一个敢说从不失手?我不相信,从不相信有这种人!所以中国现在的拍卖法有一条款:所有拍品须在上拍前由自己负责判断真伪,拍卖行概不保真,一切后果自负。于是乎,售假者大行其道,堂而皇之地抛售各种赝品,甚至是极其低劣的仿品。这就为那些制假、售假者遮上了一把大大的保护伞,也为艺术品普及教育收藏设置了一个栅栏壁垒。许多艺术爱好者因此望而却步。


  试问中国有哪家金融机构与拍卖行有联姻?又有哪家拍卖行是为了这个行业的健康发展,是真正想为文化产业做点实事的?他们终将在市场规律的作用下,自生自灭,并且造成了巨大的资源浪费,代价惨重。


  我曾经在2007年举办过一场中博国际艺术品拍卖会,可谓用心良苦,却由于种种原因,加上机缘未到致使我的理想未能延续至今最终夭折。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正是有了折翅之痛,付出了种种常人难以承受之代价,今天我才能站出来说这番话。


  在我举办的这场拍卖会的图录扉页有这样几句话:

  向德艺双馨的艺术家致敬!

  向弘扬中国书画艺术的艺术机构致敬!

文/贾廷峰

资料由北京一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编辑整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