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王江扬的油画艺术

2已有 525 次阅读  2018-07-08 20:38

王江扬1949年出生于陕西省,1988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王江扬乡土风情油画展,获得了极大的好评,作品在多家美术刊物和电视台展出与报道。

在任何一本关于西方艺术的书中,都会介绍这幅米勒的《拾穗者》,作者通过描写法国农民的劳动和生活,以现实主义基调,烘托出浓厚的民族色彩,令人振奋。油画自西方传入中国后,鲜有鲜明民族内涵的作品,油画民族化由此成为艺术家们探索本土油画精神的重要课题,这就不得不提到王江扬,这个被称为中国当代米勒的油画家,以他个性的艺术语言,展现出中国农民生活的真实风貌,时代感,民族性大放溢彩。

在王江扬身上,人们深感来自其骨血的质朴,在《中国油画大家—王江扬》画集的扉页,以庄子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为题句,足以见其高华的艺术追求。

王江扬先后干过木工、出纳、保管、主持丝绸厂印染设计,在社会底层打拼时苦难的经历,使他的目光深深锁定在贫瘠土地上,从大地母系的大美光辉下,展示悲剧色彩浓烈的精神意识,王江扬通过对劳动人民的刻画,来表现其追问现实的艺术方向。

《落日》以生活中真实存在的独居阿婆为创作原型,采取仰视的视角有意抬高老妇佝偻的身躯,色调通过有心设计的暗黑色,突出画面令人窒息的氛围,悲剧性效果和批判性意义强烈。

落日

王江扬利用油画语言的古典质感,在细节处施加想象力,或将人物造型夸张,如《大山深处》中人物瘦骨嶙峋至极,来反映现实生活的苦难性,或在物与景的细节相融处,达到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效果。

大山深处

如在《茶山春》中,在阴云密布的丘陵背景的烘托下,窝棚、背篓、人物、大衣等的破旧感,尤显苍凉,人物眼神的冷峻,不仅反映出其愤懑的心境,也通过人物的神态反映出在破败的环境中,寻求突破和转机的期待。

茶山春

王江扬试图用一种悲壮的艺术表现力,来抒发自己内心对于生活的感知与容纳,在整体阴晦或凝重的色彩造型下,常以一隅之光,打破沉闷,令人看到希望。

王江扬说,“艺术家必需引领着众生灵魂走向彼岸,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艺术家,只要你拥有真诚。”

阴阳界

在他眼里英雄和凡人都是平等的,而在一群小人物的身上同样折射出了生与死的意义和灵魂的不朽,因而他的作品更加彰显着时代主题与高尚的精神寓意。王江扬从社会的阴暗处出发寻找光明,作品在古典与现实,虚幻与真实中调和。

他以中国土地的贫瘠与萧索,烘托社会大背景下的荒凉,以劳动人民的朴素之态,缔造生活温柔的向善性、深切的人文关怀和对人生与艺术的终极性意义的探索,使得无论其笔下的人物、风景、动物何其悲默疏荒,笔调如何灰暗阴沉,人们都能在细节处找到挣扎的倔强,这便是王江扬想要表达的逆流而上的民族精神,他的油画艺术超越功利色彩,超越时髦和媚俗,超越泛泛而谈的艺术技巧,从而成为中国油画园地中宝贵的精神艺术领袖。

物体运动

七里香

上广元

山坡地

竹林2

夜路

夜郞之歌

阳关道

上山云

朋友

农忙时节系列组画之 残阳

老林口

兰花草

剑门关月

地久天长

白夜

回归

地光

交粮

开山

资料由北京一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编辑整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