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女史箴图》——承载中国记忆的仕女画极品

已有 117 次阅读  2019-01-10 21:32

思接千载 视通万里哲学艺术历史“三位一体”详解名画流芳千古之谜


       1759年1月5日,不列颠博物馆正式对外开放。最初馆址是一座贵族的私人邸宅,只是一座两层楼的法国式建筑,规模很小。随着英国国力进一步强盛,博物馆的藏品越来越丰富。”

       博物馆里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第四展区——东方文物展示室,有来自中国、日本、印度以及其他中南亚国家的文物十多万件,仅来自中国的历代珍宝就达2万多件,其中绝大多数是无价之宝。


       这里的展品是按历史顺序排列的,从远古时期的石器,6000多年前的半坡村红陶碗及尖足罐,新石器时代的大琮、大刀、玉斧,商周时期的青铜尊、鼎,到秦汉时代的铜镜、陶器、漆器、铁剑,六朝时代的金铜佛,隋代白色大理石立佛像,唐代的三彩瓷器和宋元明清各代的瓷器及各式金玉制品,门类齐全,无所不包,而且都是具有代表性的文物。此外,还展有中国历代铜币、丝绸、绘画、雕塑、书稿,斯坦因从中国夺去的大批敦煌经卷、佛教艺术珍品也都收藏在这里。琳琅满目的展品在闪耀中华古代文明灿烂光彩的同时,也承载着那段苦难岁月的屈辱记忆。

      我在展厅里不停地转来转去,却并没有找到《女史箴图》


      《女史箴图》是一幅彩色绢本画,纵24.8厘米,横348.2厘米;成画于中国的东晋时期,大约公元3世纪下半叶,作者是大名鼎鼎的顾恺之。《女史箴图》的艺术价值很高,从问世起就一直是历代宫廷收藏的珍品,后人也多有临摹。由于年代久远,现在世界上仅存两幅临摹品,一幅是北京故宫收藏的宋人摹品,笔意、色彩皆非上品,价值不高;另一幅就是这件藏于不列颠博物馆的隋唐摹本,风格古朴,色泽鲜艳,画尾署名‘顾恺之画’,是公认的画中极品,也是目前世界上尚能见到的中国最早的专业画作之一,被誉为中国美术史的开卷之图。画卷上仅历代题跋、签章就占据了一半版面,且每一个在上面留有名字的人都曾声名显赫。


      历代学者也对《女史箴图》极为看重。中国宋代的书画艺术达到绚烂之境,由皇家编纂的《宣和画谱》对该摹本做了极为详细的记录。集书画家、鉴定家、收藏家于一身的米芾,收藏宏富,涉猎甚广,鉴定精良,他在所著《画史》中对这个摹本极为称道;明代著名画家、书法家、绘画理论家董其昌以及著名鉴赏家项墨林等也对《女史箴图》非常赞赏;清乾隆皇帝是一个有名的文物收藏家,清宫的许多书画是他亲自选定收藏的,这幅摹本是乾隆的案头心爱之物,并在卷尾留下了亲笔题字。”


       既然这幅画如此珍贵,又是怎样到了这里的?”

      “乾隆皇帝之后,皇室把《女史箴图》摹本珍藏在圆明园中。八国联军洗劫圆明园时,英军上尉基勇抢走该画卷并携往国外,《女史箴图》从此失踪。1903年,《女史箴图》被另一名英军上尉约翰以区区两英镑的价格卖给了不列颠博物馆,成为镇馆之宝。不列颠博物馆早就对公众全面开放,《女史箴图》却一直秘不示人。在存放《女史箴图》的斯坦因密室登记册上,只有上世纪20年代两个日本人来现场临摹过的记录;一直到2002年,《女史箴图》终于在中国学者谢成水面前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女史是中国古代负责皇帝嫔妃礼仪教化的宫廷女官,经常在皇后左右,随时记载言行并制定嫔妃应遵守的规章制度;箴是一种规戒性的文体。公元290年,晋惠帝登基,中国历史上出现了一个昏庸无能皇帝的典型,朝中大权尽落于皇后贾南风之手。又矮又黑的贾后妒忌凶悍,专权残暴,荒淫无度,引起朝中众臣的强烈不满。大臣张华便收集各代贤妃圣女的事迹,以韵文形式,拟女史口气,写成《女史箴》一文,婉转劝戒贾后。全文336个字,讲的是宫廷女性应该具有的操守品德,有叙述,有举例,写得非常生动。顾恺之根据原文内容分段作画,采用的手卷形式与当时书本的形式也相一致,除第一段外,每段都有箴文,共114个字,各段画面形象地揭示了箴文的含义,故称《女史箴图》。


     《女史箴图》是中国古代宫廷妇女生活的真实写照,环境布置闲雅,人物美丽娴静,五官细致入微,情态自然大方,着装多以下摆宽大的白色衣裙为主,风格简雅,只在头发、裙边或衣带等处染以浓色,微加点缀,飘飘欲仙,雍容华贵。整个画面静中有动,既典雅宁静,又亮丽活泼,卓越高妙的画技无懈可击,给人以和谐的大美享受,难怪远至宋代米芾,近到明清诸家都称赞它画品高古端丽、笔彩生动、气韵绝伦了。”

      人物画是中国画的一大画科,以线条表现人物的神情为主要特点,力求气韵生动、形神兼备,常把对人物性格的表现,寓于环境、气氛、身段和动态的渲染之中,以求人物和整体布局的统一。晋以前的中国画家就善于用细线勾勒人物,这种线条均匀而有节奏,连绵缠绕,顾恺之则将这一技法推向极致。人们用各种极美的比喻来描述他的线条带来的美感:春云浮空、春蚕吐丝、流水行地、纯任自然。还取了个好听的名字:高古游丝描。《女史箴图》中的线条连绵悠缓、自然均和的节奏感,与色彩配合创造了美妙的韵律,波状翻转的衣褶、飘带和精心梳理的发型等都表现出感性和飘逸动感的活力,很有浪漫主义色彩,充满艺术魅力。”


      《女史箴图》原有12段,流传至今的共9段。第一段‘冯姬挡熊’画的是冯婕妤以身挡熊、保卫汉元帝的故事,冯婕妤的临危不惧与众人的惊慌失措形成强烈对比;第二段‘班姬辞辇’讲的是班婕妤不与汉成帝同车的故事,表现了她高尚的人品和防微虑远的眼光;第三段‘世事盛衰’画的是人猎杀鸟兽于山水之间,意思是日月有常、万物莫不盛极而衰,维持中庸平和是明哲保身之举,也是一种美德;第四段‘修容饰性’描绘了临镜梳装的中国古代妇女纤丽淑婉的姿态,告诫女性不要只爱打扮而不修养德性;第五段‘同衾以疑’画的是床帏间夫妇相背、男子揭帏仓猝而起。喻指夫妻之间也要互相善待、信任,否则,即使睡在一张床上,也是咫尺千里;第六段‘微言荣辱’上夫妇并坐、妾侍围坐、群婴罗膝,喻意后妃不妒忌,则子孙繁多;第七段‘专宠渎欢’画的是男女二人相向对立,男子对女子举手做相拒之势。规劝女子不能刻意争宠,专宠必生傲慢;第八段‘靖恭自思’是一个贞静妃子端坐,意思是女子若想尊贵,必须谨言慎行,尤其要慎独;第九段‘女史司箴’画一个宫廷女官在劝导两位嫔妃,普天下女子也应以此为鉴。”


修容饰性

      这幅画卷呈现了当时中国最美丽的女性形象。你看她们的目光,所及处如果不是画中人物,就一定是落在某个虚无之处,从不投向画外,更不会与观者对视,这样的处理使人物不带半点挑逗,只余内敛与自持。如第四段‘修容饰性’说的是人们都知道修饰容貌,却不知养性修身,而用礼仪不断修正自身、克制欲念就能成为圣人。顾恺之以一个美丽谦逊的夫人来表现文意,你看被人侍候的那位夫人甚至没有将目光投向镜中的自己,而是望着镜子下方空处,这应该是画家的故意处理,以突出夫人的美德。《女史箴图》是现存最早的中国专业画家顾恺之的传世之作,也是当今存世最早的中国绢画,在中国美术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同时也是最早的一幅‘以形传神’的杰出作品,因而它除了具有独特的艺术价值之外,还有难以比拟的史学价值和社会价值,是世界美术史上公认的中国超级国宝,是精品中的精品!”


专宠渎欢

      中国最早有记载的画家是公元2世纪至3世纪、三国时吴国一位叫曹不兴的画家,但他的名气仅限于当时,顾恺之则是中国绘画史上第一个有画迹可考的著名画家。他是江苏无锡人,小字虎头。大约生于公元344—346年之间,卒于405—407年之间。顾恺之自幼聪颖,博览群书,擅长文学,多才多艺,尤其是绘画。他是一个天才的艺术家,成名很早。20岁那年,给大文学家兼画家的王维画了一幅肖像,画得很成功,获得当时人们的普遍赞扬。顾恺之的才华传到了上层人士的耳中,被人器重,做了官,甚至还和皇帝桓玄常有交往,很受赏识,他们成为顾恺之的艺术保护人。但顾恺之的仕途并不顺利,官职一直不高。当时人都说顾恺之有三绝:痴绝、才绝和画绝。痴绝是说他为人率真,非常幽默,并带有痴呆的傻气;才绝是称赞他博学多艺,有才气。他常与当时和王羲之、王献之齐名的大书法家——羊欣讨论书法直至深夜,但遗留到现在的书迹,只有《女史箴图》上的箴言;画绝则是肯定他的绘画技艺。”


冯姬挡熊

      顾恺之的主要成就是绘画艺术。在中国美术史上,顾恺之占有特殊重要的地位,他是一位改造画风的巨匠。在继承和发展前人现实主义传统的基础上,他一扫古拙呆滞的画法,用自己的画笔开创了周瞻完美、生动活泼的一代新风,他的画被东晋著名宰相、淝水之战总指挥,也是大才子的谢安称为‘自生人以来未有也’。顾恺之一生作品数量很大,创作题材十分广泛,包括人物、山水、花卉、飞禽、走兽、游鱼等;他的人物画除释道佛像、宗教壁画外,大量的是古代仕女、名流画像。所以把他称作是中国山水画、花卉画的远祖和‘全能画圣’并非过誉。画史上对顾恺之画人的最高评价是‘顾得其神’,另外两位著名画家张僧繇、陆探微仅是‘张得其肉(丰润),陆得其骨(清秀)’,而‘神妙无方,以顾为最。’


班姬辞辇

       顾恺之还是中国第一个卓越的画学理论家,第一次在理论上明确提出‘传神’的重要性,认为表现人物的精神气质——‘神’是人物画的根本要求,‘形’是表现‘神’的手段,即‘以形写神’,而眼睛是表现‘神’的关键。他认为画家在创作中要‘迁想妙得’,充分发挥艺术想象力;只有掌握熟练的技术,才能得心应手地创作出好的作品;画家应该慎重地精密构思,然后才可下笔。他把骨法、气势、韵味、特别是神情作为绘画及鉴赏的标准。当时佛教兴盛,几乎人人烧香拜佛,佛教的一个重要观点就是‘形神相离’,‘形神兼备’观点的提出和实践不仅是革命性的创新,而且无疑需要极大的勇气。顾恺之的绘画理论和实践对后世影响极大:陆探微是其画法的继承人,张僧繇、孙尚子、田僧亮、杨子华、杨契丹、展子虔以至唐代的阎立本、吴道子、周昉等,无不摹写顾恺之的画迹,受到他的影响。”


       顾恺之如同一颗灿烂无比的明星,照耀着中国国画艺术的千秋长河。但我们现在能看到的、被大家都接受的顾恺之作品只有三种:《女史箴图》、《洛神赋图》和《列女图》。它们其实都是后代的摹本,只是因为通过种种研究认为这三种特别是前两种摹本临摹得很忠实原作,所以现在对顾恺之的认识主要来自于《女史箴图》与《洛神赋图》。


薛林兴:中国史上第一位荣登世界最高艺术殿堂---2005巴黎卢浮宫法国沙龙展的画家;中国史上第一位由13位国家首脑在作品《和平美神》上题写和平祝词的画家;中国史上第一位以一己之力兴建气势雄伟的近万米私人美术馆的画家。他被画界权威誉为东方美神之父、引领当代人物画走向的新仕女画派一代宗师。现任: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画家联盟主席,中国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人物画研究室主任,中国仕女画研究会会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全国政协文史馆人物画研究院副院长,中华全国工商联书画院执行院长,东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北京市第十二届政协委员,联合国国际科学与和平周艺术委员会副主席。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