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李小山评刘二刚:画如其人

1已有 8 次阅读  2019-05-14 18:53

福建画家王和平对我说,在南京的所有中年画家里他最看重刘二刚,他认为二刚可能成大器。这个说法我不止听过一一次, 对此我从来未置可否,因为,现在下这样的结论稍稍早了一些。


二刚的确画得不错,从他的画中能够看出某种潜力,特别是他对画画的执迷,丝毫不敢松懈的勤奋,多少奠定了今后那种可能性,我的意思是说,可能性与事实终究还是两回事。


然而。我相信二刚能成,这也是基于一一个事实,就是他在艺术上超越一般人的悟性和理解力。二刚的用功是有口皆碑的,我以为这还不是他最大的优势,人们忽略了他的一个非常突出的长处(连他的朋友也很少看出),那就是自始至终的创作上的激情,我知道他的这种激情不是外露的,不张扬,但是保持很长久。在他的窄小的画间里悄悄展开,他每个时期的作品可以为此作证。


外地的朋友对南京画家不温不火的状态颇有微词,基本的看法是南京画家缺乏激情,身上的传统文人气太重,因而在艺术上总是过于平稳,没有起伏和热情,一言蔽之,那是一种缺乏活力的表现,活力是指什么呢?解释起来反而糊涂了,我想不外乎是指不断的破坏和建设,精神的动荡是不可缺少的,不仅要坚定对自己的信心,同时也经常怀疑,一味沾沾自喜和一味的悲观失望都不好,都容易导致创作激情的衰退。二刚具有 些怀疑精神,但是他把握得很有分寸,在适度的范围内,既不影响” 以贯之的追求,又不使自已很快僵化。


二刚注重在传统中国画(主要是文人画)的表现力上下功夫,他的技法是从传统中脱胎而来,加进了自己观察生活的经验,在技法与经验两者之,间左右逢源,因为他从不做与他本人能力不相符的事情,这也是一种本领。我们看到许多画家不是心气过高,使自己的理想找不到着落点,就是目标太低,把自己与生俱来的才华白白浪费掉。二刚之为二刚,在于他对自己认识得很清楚,离开已经掌握的传统技法,他将一事无成,然而,不从日 常经验中提炼( 和修正)技法的现时适用性,又会变为食古不化的老学究,皓首穷经的人值得敬重吗?至少二刚明白他自己是不会这么去做。


二刚的作品大多具有平中见奇的效果,我常听有些同行说起二刚这一手绝活, 言下之意是佩服的。的确是这样,我比较喜欢二刚的作品也正是基于这一点,平中见奇,包括二刚在用笔用墨上的洒脱,不拘小节,往往出现那种偶然的随机的画面张力,加强了笔墨本身的表现性。


观赏二刚的作品不免会发出会心的笑,他的画一如他本人,在不苟言笑的木讷的外表下,包藏天生的诙谐,不经意间说出几句令人惊叹的妙论。


还有一点,二刚是个造型能力颇强的画家,山水、花鸟、人物无所不能,以至偶尔会发这样的感慨,山水画家们的聚会不请他,当他是个人物画家,人物画家的聚会也不请他,当他是个花鸟画家,也许二刚要想达到他心中的目标,道路还很长很崎岖,我的意见是,二刚既然到了今天这一步,索性硬着头皮往下走,不要过多考虑得失问题,有一句话叫做一但问耕耘,不问收获。


二刚姓刘,现在刚从《江苏画刊》调南京书画院从事专业创作。

——李小山写于2000年


刘二刚,1947年7月生于江苏镇江。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

1959年从事美术工作,曾在镇江画院18年,工厂8年,江苏美术出版社8年,1999年为南京书画院书画家。

     先后在南京、北京、上海、及海外举办过个人画展。曾参加“百年中国画展”、“中国新文人画展”、“新中国美术60年大展”。

     出版《二十世纪下半叶新文人画.刘二刚》、《无闷集》、《画里画外》、《庙亭山随笔》、《午梦斋随笔》、《且文且想且画》、《一个宇宙一个人》、《独上高楼》等。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及私人收藏。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