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老甲:他们一定会回来的

已有 24 次阅读  2019-10-14 21:26

近年来,由于政策的开放,文艺思想也发生着急剧的变化。西方各种思潮在冲击着中国,青年人基本上都被吸纳过去了。但他们还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他们是变得更加强壮,更具有思想后,又返回“大陆”来。

 在新思想的浪潮中

1987年2 月20 日


回来  50x34.5cm  20世纪90年代


母子  44.5x48cm  20世纪90年代


莽莽草原   69x50cm  20世纪90年代


老牛  95.5x177.5cm  1994年

题识 :

愁啊,愁啊,愁!打开收音机,你立刻会听到这凄凄切切的歌声 ;你再打开电视机,十几、二十几岁的歌手们在那儿皱着眉、闭着眼、拖着哭腔,要死要活地爱呀爱呀,没有你我就去死⋯⋯有人问为什么不唱些欢快的?答曰 :我喜欢深刻。噢,愁的(得)要死,爱的(得)什么都不想了,就是深刻!绘画也出现了一大批“深刻”,画光屁股的即现代,刻划一下生殖器就叫生命 ;再加些白骨,就是生与死。我明白了“当今”的深刻!无奈朽木不可雕,我仍涂着肤浅的老牛。不过请君不要失望,你看后边也加了一个“蛋子”?!一九九四年听“匣子”有感而作于大山村画室,老甲记并图。


远行  44x34cm  20世纪90年代

横过手机看大图:


天地神游  362x138cm   1989年

题识 :

泼泼洒洒莽苍苍,人无党,笔无派。不依张家青山,不借李家壁光。头上蓝天天无限,足下大地地无边,艺海神游有胆否?有胆方可探日饮辉,方可踩波挽澜,方可嬉戏环宇间。辛未又题。己巳老甲画。


老甲,本名贾浩义,1936年生于河北省遵化县鸡鸣村。1961年毕业于北京艺术学院,北京画院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全国美协会员,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研究中心特约创作顾问,中央文史馆书画院艺委会委员,老甲艺术馆馆长。

老甲从艺几十年,不断修正步履,使之归于“一,”即“以我法写我心 ”追求强悍、浑厚、博大富于现代意义的中国画大写意风格,世人称“非常大写意”。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