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王小宝:学画的故事——天性沉浮

2已有 632 次阅读  2017-01-19 13:05   标签王小宝  center  color  style  故事 


王小宝:学画的故事——天性沉浮



安 林


王小宝  早期临摹素描作品  30.6x22cm  1977年3月


1972年4月17日是我上山下乡当“知青”的日子。那天,我们从老汉口车站出发,上的是“闷罐子铁皮车厢”,同行的有袁善腊、鲁虹、余信海、冯汉华、李敦强、闻新建、陈瑞兰、李学伟、杨泽瑜等武汉八中高中同学,下去后又认识了王裕华、张政、刘少国、易三言、邵剑青、张爱国、张觉人、王铁、余熙、肖秋萍、沈小慧、李国平、宋小君、王建伟等知青同学(这一串人名中如今有好几人已不在人世,令人惋惜不已……)。到车站送行的除了我们的父母亲外,还有中学教美术的胡海涛老师,还有我们跟其学画且十分敬仰的徐芒耀老师。

“列车”很快向数百公里外的鄂南山中驶去,一直开到接近湖南边界的赵李桥小站才停住,这里正是蒲圻羊楼洞茶场场部所在地。我们被分到沿公路线的一大队五连,离场部尚有28里路,因来接知青的车辆不够,我们一批高中生便自告奋勇,沿山区公路,步行28华里到达连队驻地。

我因为爱好绘画、音乐与文学等,经常参与连队办报出刊和文体宣传活动。9月的一天,从场部来了一辆军用吉普车,停在马路边,连队通知我赶紧收拾铺盖行李随车走。直到现在我才明白那是得到仇坚指导员(先、后任五连指导员与场办主任)和场部群工科张春桥科长的赏识与厚爱,将才下去不到半年的我抽调到场部群工科参与全场文体宣传报道工作,落住场部招待所二楼,环境比连队好许多。

从场部再向南,沿山间小路穿行,不到一华里,豁然开朗,但见一水库,水面如镜,风景宜人。水库旁就是场部子弟学校,好一片桃花源地!我从子弟学校教美术的刘大力老师那儿借到一本素描教学书,书后赫然印有俄罗斯的女人体素描画,当时吃惊不小!将书拿回宿舍悄悄地一看再看。我从小看书喜欢抄书,等到书快要送还时,我终于忍不住,在独自一人时,在夜深人静时,在煤油灯下,偷偷临画了三幅女人体素描。临画过程中人激动万分也紧张万分,深怕被人发现了,好像地下工作者一般。我先是将画藏在床头垫子夹层中,一有机会就拿出来看一看,很方便。后来怕有人无意弄动床垫时被发现,就转移到木箱里锁起来。但我有时候也要到连队去,还是不放心,万一来小偷翻箱倒柜,那可不得了!我曾在饭后讲过一则古代笑话故事,马上被个别知青指责为封建意识,我心想,这笑话不过几十个字,那我将4大版报纸上的长篇诗歌《西沙之战》一字不漏背诵下来了,将毛泽东五篇哲学著作背诵下来了,那又算什么意识呢?想到此,我感到这三幅女人体画一旦被人发现会引起很大的误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于是,又是一天深夜,我小心翼翼将这三幅女人体画拿出来,看了又看,“恨死人间伤别离……”,我划燃火柴,从每幅画的右下角燃起,望着“她们”化作三缕青烟飘入空中时,我的心痛楚至极……同时又长嘘一口气,我安全了!自那以后,焚画一事,耿耿入怀……

1976年10月,天下大变,我也回到武汉,成为一名美术教师。5个月后即1977年3月,我又将那本素描教学书借到手,一字不漏地抄录全书,同时又重新临画了三幅俄罗斯女人体素描画,以弥补“山乡焚画之痛”。如今,每当我翻看这三幅画时就会想到在另外一个世界的那三幅画,“她们”生活得还好吗?与这三幅画相比,“她们”的用纸更白、更薄,画幅更小……

王小宝  早期临摹素描作品  30.6x22cm  1977年3月

王小宝  早期临摹素描作品  30.6x22cm  1977年3月


(未完待续)



安林艺苑 一个有用的公众号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