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房企遐:大理清碧溪遇险记

1已有 71 次阅读  2019-01-10 15:04   标签大理  房企遐  宁波  云南  浙江  画家  采风 
 
难忘之旅    大理清碧溪遇险记

 
 房企遐
 
   1991年暑假,我的表叔陈竞余回家乡探亲。他是我父亲的小舅舅的长子,在云南大理师范专科学校物理系任副教授。8月底暑假即将结束,表叔要回云南大理。正好我那年已经离开宁波地毯厂绘画室,不用去上班了,我就决定跟着表叔去远游天下。我们购买了从杭州到昆明的火车票,途中分别几次改签在桂林、安顺下车,游览了漓江山水和黄果树瀑布,到达昆明后访圆通寺,登西山龙门眺望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

那时的大理几乎没有什么外地游客,据说从昆明到大理,一天只有一到二班的长途汽车。昆明的长途汽车站隐藏在城区,规模也很小。

那日到达大理已是傍晚时分,记得,我在空气中闻到了一阵沁人心扉的桉树叶清香,那味道犹如口中含着一颗香甜的桉叶糖,我还记得,那日天空中的晚霞,是无比的灿烂美丽!

  过去曾在图片和电影里看过大理的风光,很早就知道大理有“五朵金花”、“大理三月好风光”,有美丽的蝴蝶泉,还有崇圣寺三塔……来到大理一游,果真名不虚传!

   闻说,藏在苍山深处的清碧溪,风景秀丽而幽静,溪水从白雪皑皑的苍山顶上潺潺流下,雪水溶化而成的涓涓水流在半山腰引成了一个三级瀑布。虽然,我在贵州刚刚观赏了举世无双的黄果树飞瀑,但是出于我内心有一种对瀑布流泉特殊的渴望,特别是听到在附近就有飞瀑美景,那是必须是要去探一探的。正好表弟陈云成刚刚在云南建材学校毕业,在家等待分配,他就自告奋勇地陪我一起登苍山访清碧溪。

  9月8日,正好是白露节气,记得还是个星期天。我和云成表弟一大清早就起来,匆匆地吃了一碗稀饭,就准备出发了。中午我们回不来,表叔给每人准备了二个面包带上。我背了一个蓝牛津布的双肩旅行包,包里面有一只“傻瓜”相机和一本速写本。

   我们的位置在下关大理师范专科学校,离清碧溪大约还有十几公里的路程。于是我和云成表弟在学校的马路边,搭上了一辆中巴公交车。

   昨晚刚刚下了一场大雨,把美丽的苍山洗涤得格外洁净苍翠!高高的山峰下,墨绿色的山间,还在不停地冒出乳白色的雾霭,随风在绿宝石般晶莹的丛林间出没,飘忽,赭红色土坡边有一座古老的小庙,一个穿蓝印花布上装的妇人正背着一篓青菜在在一棵大树下走过……金黄的稻田边,有二头黄牛在低头啃草,牛背上还立着一只小鸟,天空里好像有一位神奇的魔法师,正在把满天的五彩云朵,变换成各种千奇百怪形状……

   中巴公交车停在苍山脚下的一座桥边,桥下水流声喧哗。我跟着表弟在这里下了车,沿着逶迤的小路向山上走去,山谷之中十分的安静,一路上几乎没有碰到什么行人。清风拂面,耳畔只有溪流喧哗,还有几只黄色的鸟儿在林间穿棱、鸣叫……

   转过了两个路口,有几棵古松挂满了藤萝,绿荫里映透出一座杏色的古寺。寺的大门口有块题匾:感通寺。一对门联跳入眼帘: 寺古松森,西南揽胜无双地。马嘶花放,苍洱驰名第一山。原来明末清初著名的诗、书、画高僧担当晚年就常住在感通寺,并为感通寺撰写了这一副门联。

   云成表弟告诉我,我们沿着这感通寺边上的山路上去,就是青碧溪了。清碧溪是苍山十八溪中的佼佼者,位于马龙峰与圣应峰之间。两峰险峻对峙,溪水穿石流过,称为“一线天”。深涧中一股清泉自峭壁飞泄而下,依次形成上、中、下三潭悬于陡峭崖中,形成“水叠三潭”的主要景观。

   云成表弟身材修长,戴着一付近视眼镜,讲话慢条细理。他告诉我,他读中学时,曾与同学一起几次来过清碧溪,对这里很熟悉。我在云成表弟的带领下,翻山越岭地沿着清碧溪宽阔而湍急的溪流向上行进,有几段山路非常地崎岖,还有几段山路由于涨水被淹没了,我们只好小心翼翼地在溪流之中的大石头上面,手脚并用地爬行,虽然是很小心,但是我仍然是几度滑落在溪流之中,浸湿了鞋子。

   由于昨天晚上在外面马路上,突然遇到了大雨,雨水灌湿了我的白色旅行鞋。今天一早要上山去,旅行鞋湿了不能穿,临时只好穿了云成表弟的一双鞋子。表弟的这双鞋,尺寸比我的大了一码,是一双运动跑鞋,运动跑鞋的底部是一颗颗圆圆的突出橡胶钉,走旱路尚会感到吃力,一旦碰到水后,鞋子就显得非常滑了,我还要在流水中的石头上行走更是艰难……

   清碧溪真是非常壮观,其最宽处有几间房子的宽度,它从苍山顶上逶迤飞流而下,一路咆哮奔向洱海,气势不凡!这里有一段山道很崎岖,而且隐在树丛之中。突然,林荫之中冒出一个戴草帽的汉子正牵扯一头大黄牛横在山道中间,真吓了我一大跳!

   中午时分,经过二个多小时的努力,我们终于到达了清碧溪的第二级瀑布。抬头仰视,溪旁岩石就像两道凌空而立的大门,险而壮观。陡崖之间一股清泉从悬岩峭壁中悬流倾泻,汇集成潭,飞珠溅玉,煞是壮观!

   终于见到了心仪的清碧溪瀑布,我非常地高兴。于是我不顾危险,沿着悬岩峭壁小心地攀岩下去,站在瀑布里下面水潭中的一块岩石上,叫表弟为我拍摄照片留影。等拍好照片,我发现这瀑布的潭水很浅,看上去很平静,水底下的石头也一清二楚。我一时大意了起来,为了抄近路就没有按原路返回,而是想跨着水潭下的石头而行。谁知暗流湍急,我刚一步踩下去就感到脚底一滑,身体重心不稳,马上就跌落在水潭的水口之中!幸亏我从小就学会游泳,水性还不错,故没有惊慌……正好在身体趴着落水的,我用双手紧紧抓住水潭底的石头,于是冰凉的瀑流慢慢地把我横着水口的身体冲向了潭边……在岸上的表弟拿着照相机,已经吓得脸色发白,说不出话来。我水淋淋地爬上水潭,回首一看,这瀑布往左转弯下面又是一个数丈高的瀑布,瀑布下面还有一个黑黝黝深潭……好险啊! 

   真可谓:一失足险成千古遗憾!

 
 
   这时我吓得腿都软了,己经是立足不稳了。为了日后长记性,我蹲在这个潭边的岩石上,又叫表弟按下了照相机快门。

   等到下山的时候,我们已饥饿万分,疲惫不堪。因为山上买不到食物,早上带来的二个面包也早已吃完。我感到眼冒金星,双腿发软,连滚带爬地走下了苍山,狼狈不堪地离开了清碧溪……

   但有意义的是:自从大理之行结束后,我在作画时,画瀑布、溪流,感到用笔越来越自然生动,可以随意生发了。这可能是得益于这次清碧溪之行吧!

   还真是有缘,多年以后,我在书中读到,徐霞客和徐悲鸿都曾到过大理清碧溪,当年徐霞客也曾经跌入清碧溪的第二瀑中…… 徐霞客曾这样描写:“漾光浮黛,照耀崖谷,午时射其中,金碧交荡,光怪得未曾有。”徐悲鸿赞清碧溪为“峰壑林泉无一不可入画”。原来徐霞客还是担当的朋友,他在游历感通寺品尝感通茶后,称其“绝以桂相似”,“茶味颇佳”。如今感通茶成为名重古今的大理第一名茶。 

   孔仲起先生曾说我有“遇险而脱险”的精神。

     神助乎?巧合乎?

     2018年7月8日完稿于浙东霞飞书屋西窗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