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方向明:房企遐中国画新作选 序

1已有 172 次阅读  2019-08-24 15:29   标签画家  房企遐  余秋雨  孔仲起  儋州  长江 
 
 
 
山水清音•房企遐中国画新作选  
 
                   方向明/序

    画前面放一篇所谓的序,其实是大可不必的。懂行的只需看画,便掂得出份量,洞悉画家的追求。况且让一个不懂行的人写序,更是多余。但企遐君的认真感动了我,我只得认真地说些外行话。

  为了体会企遐君画作的精妙,我特地去他的画室看原作。进得画室,便有一股咖啡的醇香。他画画时喜欢泡一杯咖啡,还要有音乐。企遐君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熏染,然不迷信教条,不愿受金科玉律的桎梏,心很大,很开阔,很灵活。单说他和他的画“中西合璧”,恐有点简单化了。

  说起画画的经历,最先似乎是受了父命。40多年前,父亲让他学画,出于生计的考虑。他画肖像画,在素描上下过功夫,还学过油画、水彩,也画过图案。之所以后来更多地画山水,大抵是受了陆一飞先生的影响。当年他在沪上拜访了祖籍慈溪的画家陆一飞先生。陆先生对他说,画山水最快乐,学过山水画,你就不想画别的了。也许是陆先生的话起了作用,也许他自己也体会到了山水画的魅力,从此便沉醉于山水,并不断开出了新面貌。说到恩师陆先生,企遐君心中油然而生敬意。让企遐印象更深的是陆先生的另一番话。有一次,先生见了企遐的画,说了句:“太像了。”言外之意是,你可以学我,但更要有自己;或者是,你学我,还要超越我。随后,陆先生还说,不过我也要努力不让你们超越,我们竞争。陆先生是那么谦逊,又以自己的勤奋为学生做着榜样。
 
房企遐  晚风 [局部]

 
  自从与山水画结缘,企遐君的创造力便一发不可收地出来了。古人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企遐的想法是,更要行万里路。书里记录的都是别人的感受,别人的感受替代不了你自己的感受。必须走出去,到大自然去,到生活中去。否则当你面对真山真水,往往会无从下笔,束手无策。于是,企遐的心随着足迹抵达了大江南北,名山大川。这在他的自叙《快乐山水》里,我们可以充分感受到他“乐山乐水”的丰沛情感。我在他的画室里看到了1992年10月他的“长江之行”速写本。长江轮船10月12日从上海出发,一星期后抵达重庆,“长江之行”的速写是他在这六七天里,坐在长江轮船的船头,心摹手追画下的。随后的十多天里,他继续行走重庆,自贡,大足,乐山,峨眉山,成都,内江,庐山,滕王阁……速写画了厚厚的几大本。
  企遐是一位喜欢“冒险”的画家。山水之路上,他一直在冒着“险”。要不断地吸收传统,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他认为,必须寻求突破,如蚕吃桑叶,然后成茧,然后破出来。这是他的夫子自道。他还放言:传统是人创造的,一个个人创造的东西被认同而成了传统,不同时代的人必须不断地丰富它,不断创造新的传统。他语速很快,大概的意思应该是这样的。我说,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有时连传统都学不到十之一二。他坚持说,现在我们更缺乏的是自己的东西。国外有画家为自己的画“像某人”而感到痛苦,我们却一味地强调笔笔有根砥,了无新意。——这又让我想起陆一飞先生的话:“太像了。”看来,教他“冒险”的正是他的先生。
 
房企遐 潮音 105×55cm

  看企遐君的画,往往会有惊喜,继而钦佩于画家的胆气。胆气真大,“城市山水”,那可是禁区,他冒险闯了。1999年他自费去了欧洲,也许是因为感受到塞纳河的亲切和艾菲尔铁塔居高临下的气势,激起了这位东方人心底那种不可言说的思绪和惆怅,激起他心中蕴藏着的东方人的志气和艺术个性的张扬,在“出走”欧洲的同时,在创作之路上也毅然“出走”。随后的2008年,他画遍了世界几十个奥运城市。海南儋州,画家十多次登临,沿着苏东坡当年的足迹,画出了南国的真山真水。此前的“再现泰宁”,和这一次的“再现儋州”,都是许多画家不敢轻易尝试的,他却“冒险”尝试了,并且有些意外地获得了成功,泰宁和儋州因为房企遐的画而更多地被世人知晓,浙江画家房企遐也更多地被了解。老画家孔仲起先生一直称自己是慈溪人,对企遐有一句话:“遇险而脱险,精神脱险。”我理解孔先生的意思,这是一种“冒险”,但孔老师认同了小老乡的闯劲。

房企遐 空   105×55cm

  这一次的新作集《山水清音》,基本是企遐君近年的新作。是又一次“冒犯”,没有框框,没有程式,风格更鲜明,更强烈。水墨画的散点透视、墨与笔的丰富张力和西画的色彩光感、画面的层次等,自然洒脱地结合在一起,加上他喜欢的动感,形成了他自己。山水中有隐约的明暗,景物里有暗含的透视,结构中有藏不住的当代视野,所塑造的意境亦真亦幻。仿佛不是在用笔在画,而是用心去写,用情感去倾注。令我想到了“心与物的融会”的话。艺术说到底是一种心灵的创造物,艺术家的高明正在于他们创造了世间本无、心中常有的那种美丽、优雅与高尚,即心与物的融会。企遐君的山水画,实实地带有他自己的特色,他是将全部的热爱与真诚都寄托于画幅之中,汹涌于心间的情感,在水墨间流动,在画纸上奔腾。
  这是画家心中的山水。家乡的大滩涂,在夕阳的照耀下,无尽的波光向着无尽的海延伸。恢弘的大滩涂啊,一下撞击了画家敏感的心。于是有了大幅的《几度夕阳红》,泥涂,芦苇,群鸟,尤其是美得让人心醉的夕阳。这一回撞击的是看画人的心。我惊叹于光的表现。企遐回忆起当年一位老画家的话:光是色之母。《烟花三月》醉人的红,铺天盖地的那种红,一定是画家被大自然感染之后以他的方式呈现于我们面前的。《天高任鸟飞》醉心的蓝,那是画家心中的梦幻。而《潮音》,令我们听到的是画家心中独有的海的声音。
 
房企遐   秋生湖上山 [局部]

  “这些图景显得烟水迷离、云卷霞染,很有味道。中国传统水墨画的出路应该有很多条,房企遐先生以自己的努力提供了一种可能。”余秋雨先生,又是我们的老乡,他的话,说得十分中肯。
  那天在画室准备起身告辞的时候,瞥见一叠厚厚的发黄的旧书模样的东西,做得极像书,封面题签“芥子园画谱”。细看,不是印刷品,是一笔一笔描出来的。企遐君说,这是他40年前“复制”的。借来的书是要还的,只有花笨功夫照着画下来,待日后细细揣摩。都是用7分钱一张的土皮纸画的,合起来订成一本,有十来本,“山石谱”“草虫花卉谱”“人物屋宇谱”“翎毛花卉谱”,还有“梅谱”“兰谱”“竹谱”“菊谱”等。翻开“山石谱”,上面的文字密密麻麻,“小斧劈法,本自刘松年、李唐,唐寅学之深得其奥”,“折带皴法,倪云林用之”,还有“马远皴法”“徐熙皴法”“披麻斧劈法”等等。有一本里写着:“一九七四年冬始,至一九七五年春临完”。物质匮乏年代,也许很多人都做过这样的笨事,却无意中练就了“童子功”。这个“冒险”的家伙,背后却有着并不“冒险”的一面。
                                         
乙未年春 于半亩方塘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