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诗意的凝望——董春凤作品中的浪漫主义情怀

20已有 1331 次阅读  2014-11-17 22:13   标签浪漫主义 
什么是诗意的精神?或许这样的问题永远没有准确的答案,这个问题不是要在一件作品里读出一段时间、一种观念、一个流派,而是通过视觉的入口发现一种事物的关联,又在关联中醒悟真谛。因此,我们试图将艺术家董春凤作品的艺术语言作为个案,进行阐释和解读。

本周日下午15:00,董春凤作品展将于时代美术馆开幕,欢迎艺术家朋友前来解读!!
董春凤作品展  Muse Dong‘s  Art
开幕2014年11月23日15时
Opening 2014/11/23  15:00
展期2014年11月23-11月30日
Date 2014/11/23-2014/11/30
        策展人:王艺
看董春凤的作品,一言以蔽之,有种强烈的视觉满足感,她善于将人物和背景做巧妙地结合,这种融合或许也受到表现主义画风的影响,作品中的绚烂、简洁和纯粹是极为打动观者的。灵魂的自由与肉身的桎梏,在视觉的表达上表现出一种对撞性的矛盾,在壮阔的暮霭中冲出一道神秘的光,这道光把黑暗推开,把阴影捆绑,裹挟着过往的记忆甚至创伤,带给观者冲破暮霭后的黎明,那飘动的衣裙和宁静的怀想,却让我们可以感受到艺术家内心深处的紧张、诗意和不安。
乡土浪漫主义作家沈从文曾说过“因生命本身,从阳光雨露而来,即如火焰,有热有光。”他高扬审美的价值,对生命与生活的认识近似于西方浪漫主义,他强调自然的爱与美,认为:“一个人过于爱有生一切时,必因为在一切有生中发现了“美”,亦即发现了“神”。必觉得那个光与色,形与线,即是代表一种最高的德性,使人乐于受它的统治,受它的处置。”这种对美的追求,生命的渴望,对自然情感尤其是“爱”的张扬,透过董春凤的作品,我们冥冥当中依然可以感知到这种隐秘的情感。董春凤的父母是知青,从哈尔滨到扎龙的农场,直到文革后再次返回城市,在那样一个特殊的年代里,将自己和家庭的命运都留在了那片土地上,这样的幼年记忆在董春凤的印象中却产生了浓厚的情结,成为她创作的内在驱动力。翻看她的作品自述“扎龙,对于父亲,对于我,有着全然不同的意义。”这个不同就在于,扎龙之于董春凤具有非常朦胧的想象成分,在某种程度上,她对这个意象加以了创造和再现,她的作品所呈现的就是一个寻找的过程,一个潜意识中的意境。
一般来说,艺术的创造性来源于画家本人的生活经历和体验,扎龙之于艺术家已经成为双重的隐喻符号。如果说乡土写实绘画所追求的是,质朴的形象背后感情气氛和精神价值,那么这种浪漫主义则更加注重物质感觉和绘画的形式因素,艺术家把捕捉到的情境,融合个人记忆,变成一种隐喻和象征,仿佛要在瞬间抓住永恒之物,在寻常的对象中阐释神秘莫测的世界,站在这个维度理解艺术家董春凤的作品,我们便可以感知到她作品中那种乡土浪漫主义气息,“那片湿地的主人,多年来谜一般的牵动我,让南来北往的迁徙同样成为我的宿命……这一半冰封雪飘,我头也不回,展开翅膀去那一半,那里有我的芳草萋萋、鱼翔浅底”,浪漫主义认为乡土记忆远远超过了出生成长的地理概念,它是田园般的精神后花园,更是一个复杂的意义系统,当我们从小到大生活在一个安稳的世界,根本不会意识到它的存在,似乎一切都理所当然,只有急速在不同世界转变,两者又根本断裂时,人才会感觉到某种彷徨无措,而在这彷徨与期待的背后,潜藏着的却是对自我身份的确认和对生活价值的认同,“在腐质的城市生活久了之后,我已离繁茂的植物太远,离泥土的芬芳更远。--董春凤”

所以,在董春凤的创作中,扎龙的景象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的语境,一种抽象而隐秘的文本。我们常常看到她画面中一个孤独的身影,在水天之间行走与凝望,尤其她近两年的作品《一念之间》《篝火》等,已经不再追求画面背景中的真实,而是通过灿烂的色彩和流动的笔触,展开了她理想主义图式的营造和遐想,鹤与人并置,打破了画中现实的平静,它们在画面上掠起一阵情绪的波澜,构成了人与物的双重转换,形成了一种戏剧化的场景,这种形式的处理增加了超现实的感觉,使画中的人与环境产生了具有悬念的故事。她画的不只是看到的,更多是感觉到的,时间的维度延伸了画面实际的空间,让人感到作品中人物命运具有某种宿命的色彩。这种诗意的营造我们可以在米勒的《晚钟》中看到,在怀斯的《克里斯蒂娜的世界》中看到,更近一点可以想到孤独而忧伤的诗人何多岺的一系列作品,可以说,在他们的作品中,对我们持久感动的不只是具体的色彩和形象,而更多是对于命运的虔诚和万物的恩赐,对于生命存在的纯情意识,无论站的多么边缘,他们都身在其中,这种诗意并没有脱离人作为社会环境的人的思考,正如著名评论家水天中先生所述:“象征主义是对现实主义的浪漫反应。中国人的象征主义倾向,较多地表现在对历史文化环境的冥想,较少有个人内心的冲突和对命运的质疑。”至此,我们就不难理解中国现代油画那种诗意的人文精神,董春凤的作品也为我们提供了这样一种艺术关照的视域。

“高贵的单纯,静穆的伟大”这是温克尔曼评述古希腊雕塑的名句,曾几何时,大自然的“神性”成为艺术世界沉默的主宰,无论艺术潮流如何让发展,我们始终会怀念那种诗意的精神,这样我们才能接近“生命的真相”。

20141016
于北京 怀柔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