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中国东北古代钱币的宝库 ---转李松林老师的文章

2已有 1879 次阅读  2013-06-10 22:33   标签qzone  display  center  color  style 
古代钱币的宝库
图片为本人收藏的契丹文钱币钱面文字未识待解....

岁月的脚步浩浩荡荡地从远古走来、又一路逶迤地向历史的纵深处走去。岁月勿勿、勿勿岁月、草木枯荣、桃红枊绿、江河呼啸、浪飞潮起。走过春秋、走过秦汉、走过盛唐、走过颓宋。莽莽苍野,千里平原,万里山谷间曾是战场,河岸山脚下有无数毁弃的古城。斗转星移,沧海桑田。朝代的更叠,狼烟四起,鸟飞兔窜,无数的珍宝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二千年后中国东北中小城市迎来了建设的高潮,楼房的地基无不挖地三米,大棚,村村通工程又和过去的农村学大寨时一样大动干戈,数条高速公路使北京,天津,唐山,朝阳,赤峰,张家口连在了一起。就这样东北大地上的无数古城,古墓遗址被发现、大量的丰富多彩,五彩纷呈的各朝代的文物出现在了我们面前。钱币收藏者迎来了一个空前的集藏高潮,历代的古钱币以一种新颖的风貌出现在了众人眼前,钱范,刀币,布币,春秋,汉,唐,五代十国,唐,辽,金,西夏,宋,元,明,清。各朝珍币无不出现,数量惊人使人目不暇接、触目惊心以至目瞪口呆。干坑,窑藏,水坑,砂坑,罐藏丰富己及。何以东北大地有如此丰富的地下古钱币宝藏?这要追溯到远古时期,春秋战国之前山戎时期就入侵中原。辽,金亦多次攻入两宋腹地又使北宋南宋每年输入大量的贡币。蒙古成吉思汗的铁骑横扫欧亚大陆。各朝军官士兵无不劫掠财宝运回老家,这就是中原钱币大量出现在东北的原因。从本土来说,辽,金,西夏,蒙元又先后是这片土地的主人,他们入侵中原劫掠财宝的同时也劫掠了大批的工匠艺人,把中原的技艺也带回了本土。于是和中原相似工艺的本国本朝铸币就圣诞生了。

   以辽西朝阳为例,朝阳是东北地区历史悠久的古城之一,早在公元四世纪中叶即己是十六国时前燕的都城,前燕的慕容皝迁都于此。至今己有一千六百多年的历史了。朝阳东的凤凰山十六国时期叫龙山,前燕向关内发展后,慕容宝建后燕都于此。隋代右又置龙城县,龙山县,又改为柳城郡。唐代亦如此成为唐王朝在东北的军事重镇。后来契丹势力强盛,占据柳城,至辽太祖时置霸州,即又升为兴中府,金元沿用兴中之名,明永乐年问为蒙古兀良哈三卫游牧地。各朝在这个古城市周围不知建有多少和又毁灭了多少城市。历代的改朝换代,都有兵连祸结的动荡,杀戮毁弃重建再毁弃,往而复始终又被淹没于历史的汪洋大海之中。                  

   查阅资料史书,被发现的辽代、金代古城数不胜数,如辽惠州城遗址、(建平县八家)黑城子遗址、(北票市东九八十里处)建州城遗址、(朝阳县木头城子与黃花滩)。利州(今喀喇沁左翼自治县),安德州(朝阳县五十家子)。北票四家板上城基。(川州)。包古老营子城址。小城子古城址。黑城子古城址。凌源二十里铺土城(榆州)等等数不胜数。

   网络上也经常有新发现的报导,如,:乾安县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发现了四处大型辽代遗址群,并在遗址中采集到了大量的古钱币和陶、瓷片等物品。经我省考古专家调查,初步认定为辽代皇帝“春捺钵”(皇帝行宫)遗址,该遗址的发现填补了我国多年未寻找到“捺钵”遗址的空白,同时证明封建社会时期到吉林省来的第一个皇帝是辽代的皇帝,而不是此前考古界公认的清朝皇帝康熙,在时间上提前了700年左右。
 发现过程:
    百姓挖出铜钱引起注意“当时有老百姓挖出铜钱、灶台,引起了我们的重视。”乾安县文物管理所所长王中军介绍,今年11月初,乾安县文物管理所的工作人员在文物普查过程中,听说有老百姓在“花敖泡”附近挖出了很多铜钱,其中一个人最多挖出了800多枚铜钱,还挖出了铁锅、灶台等,这一情况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根据百姓的描述,从2001年11月3日至11月末,乾安县文物管理所的工作人员经过仔细勘察,先后在赞字乡洁字村科铁公路线北的“花敖泡”南侧、让字镇藏字村北侧和正东、地字村(查干湖西南)发现了四处大型辽代遗址群。在遗址群中发现了上千个“土台”,同时还发现大量的古钱币和陶、瓷片等物品。“这些土台都是搭帐蓬用的!”王所长向记者介绍,土台的形状有圆形的,有长方形的,最高的土台有3米多高。
专家鉴定:系辽代皇帝行宫的遗址
   经吉林省考古专家调查,初步认定,在乾安县发现的遗址群为辽代皇帝“四季捺钵(皇帝行宫)”——“春水”“夏凉”“秋山”“坐冬”中的“春捺钵”遗址群。这里所说的“捺钵”是契丹语,相当于汉语中皇帝的行宫,这是我国首次发现辽代皇帝行宫遗址。
  “这是一次重大的发现!”据东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傅佳欣介绍,捺钵是辽国独特的政治制度,契丹民族生活在广阔的草原上,逐渐形成了随季节变化辗转迁徙的游牧习俗,契丹建国以后,封建化程度虽然大大加强,但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依然可见其“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迹象,即使贵为国君的皇帝,也要随着季节、气候和水草的变化而四季游徙,并随时处理国家事务,于是便产生了四季捺钵制度,“捺钵”按春夏秋冬的时序安排,因而也称四时捺钵。
历史活动:皇帝每年都要钓“头鱼”
    据史料记载,辽代皇帝每年正月上旬从辽上京出发,沿今乌尔吉木伦河东行到阿鲁科尔沁旗和乌力吉木仁,再北上到突泉双城辽古城,然后沿洮儿河到程四家子古城,最后来到查干湖西南设“春捺钵”。“春捺钵”的活动主要是钓鱼、捕天鹅并接受女真“千里之内”诸酋长的朝贺。
   据专家介绍,钓鱼是每年春捺钵中一项重要活动,通常“头鱼”由皇帝亲手来钓,钓得“头鱼”后,皇帝就在大帐内摆宴,并命令前来祝贺的女真各部酋长依次歌舞助兴。一般“头鱼”不是普通的鱼类,而是鲟鱼、鳇鱼之类,体重力大,皇帝得头鱼除了娱乐以外,更彰显武功与威严。
  用海东青捕天鹅后祭祖
 每年春捺钵中,还有一项活动就是捕天鹅,在活动开始前,皇帝的侍从们都要穿墨绿色的衣服,每人准备连锤和刺鹅椎,站在水泊周围。如果发现了天鹅,侍从们就高高举起旗帜,天鹅受惊飞起后,侍从们敲起扁鼓,摇动旗帜。此时,专门饲养海东青的侍官将海东青呈给皇帝,皇帝放飞海东青。海东青飞上天空,与天鹅搏斗。等天鹅落地后,侍从立刻上前,拿起刺鹅锥将天鹅杀死,取天鹅脑给海东青吃。
 皇帝拿到“头鹅”之后,先要祭祀祖庙,然后群臣们各献酒果,开始饮酒作乐。
四时捺钵 时间 活动内容
春捺钵 正月上旬至四月中旬 钓鱼、捕天鹅、召见女真首领
夏捺钵 四月中旬至七月中上旬 避暑、议政
秋捺钵 七月中上旬至十月 射鹿、召见各部落首领
冬捺钵 十月至正月上旬 避寒、议政
重大意义
证明辽代皇帝先来的吉林省
   谈到此次遗址发现的意义,东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傅佳欣说:“遗址的发现证明到目前为止,中国封建社会时期到吉林省来的第一个皇帝是辽代的皇帝,而不是之前公认的清朝皇帝康熙。同时,这个发现也让书上记载的死地名活了!按照《辽史·营卫志》记载,春捺钵地域包括鸭子河、长春州等,而这些古代地名究竟在哪里,我们并不知道,这个遗址的发现将答案揭晓,鸭子河就在松花江段,而长春州就是塔虎城。”
   另外,傅教授表示,通过遗址可以看出辽代捺钵的规模很大,考古人员在一处遗址中就发现了近500个土台,以每个土台建一处营帐,每个营帐住8个人算,参加捺钵的人就近4000人,这与辽史是相符的。同时,从土台的大小、高低可以看出当时的等级制度非常严格,皇帝、大臣所用的土台大小都是不同的,而士兵可能就没有资格在土台上扎营。

   近些年的开发建设使大批文物出土于内蒙、辽西、辽东地区。出土的文物相当丰富,金,银,铜,铁,陶瓷器珍贵精美。历代改朝换代,都有兵连祸结的动荡,一些古代文物能够保存至今的己经十分不易,有的更是凤毛麟角弥足珍贵。可以想象古人每遇战火最好的保存财宝的方式就是深埋地下后出逃避难,期待风平浪静之时回来再用,奈何兵连祸结这些埋宝人再也没有回去的机会。现代人因某项开发偶然发现了这些财宝,单说出土钱币窑藏,罐藏应有尽有,多者常以吨计。由于东北辽西地区为干燥性气候区,雨水偏少,缸、釜、窖藏,罐藏的钱币出土钱币氧化锈蚀情况多轻微薄锈,品相绝佳。由为完美。其中钱币钱范南北都有,中外具全,上下年代久远,上自春秋战国,下至满清民国,都可能混入其中,当然出土最多的是唐、宋、辽、金、西夏、元六朝钱币,钱范。从出土地分析,钱及范的主人多应为各朝代军官的后代及王公大臣的后代。钱的性质,除本国的赏赐钱外,绝大部分是掠夺自五代十国,辽、金、西夏、北南宋。因为是掠地灭国,所得钱币和范大部分来自各国宫廷、府库、钱局,所以钱多见各国钱史所不载,民间行用钱所未见,历代钱谱所失录之钱币。实是北方坑中最具魅力,最有吸引力,最值得研究的钱币。由于钱多出谱品,钱形规整,材质似新钱,棱角分明,似多未使用,钱身红绿可爱,钱范五彩缤纷。人们初见多怀疑它的真实性。可对这些形制工整肃穆,文字端丽俊美的钱币都又爱不释手,它们材质有的银白有的青黄,上面的红绿迹尤为鲜艳,五彩纷呈。为了检验它们的真实性,曾采用了开水煮,碱水洗,铜刷刷三种方法验锈。铜刷刷锈虽然破坏了一些包浆,使钱体斑驳陆离,红绿迹下显露出的细腻温润胴体及紫红或黑漆地子却使钱本身更加古朴温润。又经仪器设备检验其钱范钱币材质多含银,多在20%---30%之间,还有的为金银合金币,含银量达50%之多,含金在20%。而混在其中的雕母全为银质,含银量高达85%之多。细观钱的形制,均符合当时各代样钱或母钱的规定。无论缘郭的宽窄,面背的深浅,钱径大小,钱体厚薄,其特点是币材精炼,细腻温润,铜色青黄,形制规整,工艺精堪,厚薄深浅,径穿郭缘,钱文风格,文字书法,符合时代。一切均中规中矩。悄一擦拭便泛出一种柔和温润的宝光,令人赏心悦目,令人不敢再对其材质和真实性有所怀疑。再仔细观赏,使用磨损、磕碰历经苍桑,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情写在上面,其中包括制做者、使用者、拥有者留下的,蕴藏着一种不解的历史风情。每一枚古钱币都是历史长河中的一朵小花,其中更有奇花异草,象美酒一样散发着异香。每位收藏者都在精心呵护着他们心爱的园林,并不住的向园林中添加新的株苗。在此借朱敦儒的《西江月》以表心情。日日深杯酒满,朝朝小圃花开。自歌自舞自开怀,且喜无拘无碍。青史几番春梦,红尘多少奇才。不须计较与安排,领取而今现在。我们在享受着收藏、研究的快乐。

   货币学家张杰先生在《天圆地方的困惑》一书中指出,中国货币史,便是货币神权文化的发展史,这种由神权文化促成又为神权文化抹粉,它使货币成为皇帝专有把玩和寄意的文化产物。达官贵人贫民百姓对它情有独钟更不是怪事。在东北发现这些钱币和钱范绝非偶然,因为这些钱是春秋战国时期少数民族入侵,辽得燕云十六州,金灭辽和北宋,元又灭金和南宋,及蒙古铁蹄从各朝宫廷内、财帛库中掠夺而来。是经各代掠夺者精中选精,多次反复筛选的珍品,故而才有如此惊世骇俗的容貌。就说明了它们是各代各地珍宝中的珍品。各朝各国各地钱监,宫廷库府中保留的呈样、母钱、试铸样、开炉、庆典、赏赐、镇库等钱,都成为各朝军士掠夺者抢掠的重要目标,也为被灭国的重要标致物之一。

   有人会说是后人后铸或是臆造的,可又说不出何时何地何人臆造后铸,臆造后铸的目的是什么?为钱,犯不上做这么精美,又卖不上高价,有用真金白银造假后当铜卖的吗?岂不是费力又赔本?这哪是当代造假者追求最大利润的头脑所能为之的事?其次,高估了造假者的文化历史知识。造假者中虽不乏高科技人才,但不相信造假者中会有对五代十国、契丹、女真、西夏、蒙古、唐宋钱币文化,书法文字,历史宗教,风土民俗等知识集于一身的人。钱币中的契丹文、女真文、西夏文、八思巴文钱,造假者难能臆造,仅唐宋、五代及辽、金、西夏、元钱的汉文书体发展演变的脉络及特点,造假者就很难掌握。照猫画虎,翻铸改刻易,而拍脑袋凭空臆造就不容易了。因为臆造一种既符合时代特征,又遵循书法文字发展脉络特点,兼具当代推崇书家个人风貌的书体,可说是难上加难。再说,现代人掌握古人的铸造技术吗?用现代技术造出的古钱一定是非驴非马,仿制都是十分艰难的事。(后铸之人有没有这种能力,能不能后铸出和古钱一样的产品值得怀疑。用翻砂法后铸沌属无稽之谈。)

在我国研究钱币的著名学者都出自南方,北方还没有出现这样的学者,三、四十年代北方在日本人的铁蹄下人民倍受苦难,人没有能力完成收藏研究工作。五六七十年代国内政治局面不容人收藏,八九十年代后不一样了,北方出现了一大批藏家,一直在作着不间断的研究。

   回顾三、四十年代,当时南方有很多局限性,所藏钱币不够完美,品种、数量、地理都有差异。对钱币的物理机制了解得不够透彻,研究的结果也必然不同。前人是否发现了钱币铸造真正的奥秘?尽管在数十年间诞生了无数的理论,钱币专家们好比是透过浓雾看钱币铸造历史,对古钱币到底是咋样制作的几乎还没有认识。事实是不是这样?中国钱币界的现状就是如此,用原理论研究钱币时发现,越研究越有问题,我们之前所用的理论全部都是错误的。这不是耸人听闻,也不是故弄玄虚,由于地域气候等方面原因,南方的钱币学家拒绝给北方钱币应有地位,南北专家严重对立,以及部分专家严重缺失北方民族钱币知识等怪现状,导致了中国古代金属铸币界定与分析的混乱,和研究的混沌无序与胡编乱造现象。这些理论给钱币界带来了极大祸害,使钱币收藏知识千创百孔,再也难以自圆其说;使年轻的钱币爱好者在错误的理论蒙蔽下,面对古钱币茫然不知所措,造成了古钱币鉴定界,常期被一些不学无术,指鹿为马,无理搅三分的钱贩子把持的局面。导致钱币界常期无人研究发掘中国古钱币中这些最精采、最具艺术魅力、最能体现中国古代铸钱迷人风貌的泥铸、用漆艺术。本系列文章的论述可谓使钱币研究探索的历史峰回路转。

                                                                   

 

                                                                     一一一一一李松林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