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他骨子里其实很批判》(杨少斌谈河上·高惠君)

2已有 2919 次阅读  2011-10-06 12:09   标签高惠君 

 

杨少斌:《他骨子里其实很批判》

 

采访者: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 (以下简称泰达当代)

受访者:杨少斌

地点:宋庄小堡,杨少斌工作室

 

泰达当代:你和高惠君是老朋友,应该洞悉他的艺术世界。

杨少斌:我和他在河北唐山工业学校同学,比他高两届,那时就知道他喜欢画国画,练书法。我在圆明园的时候,他在部队,常过来看我。搬到宋庄后,他才开始职业的创作,那时画些鱼、水草、天安门。我也没问他为什么画这些东西,可能与89年之后的心情有关,可能与一种幻想有关,有神话色彩。后来他用油画棒画碎瓶,又画一些达利的钟,挂在山水里面,要不就是一只大象,驮着一个云团,很多我也读不懂。因为和他邻居,老见面,艺术问题反而很少讨论,也很难进入他的作品世界,因为我和他在艺术上是两个不同方向的人。我觉得他画得很好,但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画,如果我问他,他肯定会跟我讲一大堆道理。我最喜欢的还是他最初那个水下的作品,以及现在纯山水的作品。他有个特点,画的特认真,笔墨比较传统,

 

泰达当代:他守在自己的世界里,对于传统人文精神的衰落有一种忧伤的情绪。

杨少斌:他在生活中绝对是个愤青,眼睛里容不得砂子,有很强的文化意识,有传统知识分子风度。邵帆也是一个和他有类似文化情结的艺术家,但邵帆特重技术,认为宋以后的绘画技术都特别差。惠君他们这种对传统文人思想和审美观都特迷恋的人,感觉生活在一个秋天的黄昏景象里,悲观的态度很自然就带进绘画当中。对于现在潮流也不关注,这两年当代艺术这么火,他也不焦灼,特平静,和我们不太一样。

 

泰达当代:他生活在你们小堡的这个圈子里,但画风跟你们截然相反,这也特有意思。

杨少斌:他跟我们一起玩,但他不可能被同化。我们更现实一点,对现实直接作出反应,他是形而上的,在一个神秘的世界里,可能跟国画的这种传统有关。在西方的古典艺术史上,战争,暴力,屠杀,都有描绘和记载,但中国画从历史上看,就没出现过一滴血的东西,这种避世超然的心态,从文人应当具有的现实性关怀这个角度来说,是不可思议的地方。包括朱耷的画也是,只有一些寒鸟、枯树和山山水水,明清朝代更迭的那种巨大历史创伤很难看到影子。

 

泰达当代:文人画也是很奇怪的一个中国文化现象,与现实的直接联系那么疏远,古代文人很难承担起西方那种公共知识分子的角色,特别是通过文学艺术这些领域实现出来。

杨少斌:但孔子这些儒家都是很实用的,很入世的,你看春秋战国时期那些人物,在当时社会政治层面很活跃的,但在中国后来历史上没有形成一个强烈的传统。艺术做到最后都是面向社会现实的一个态度,惠君的作品里还是有批判的东西,他骨子里也呈现一种知识分子角色,只不过比较形而上。现在像他这种艺术家也很少,很珍贵。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