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守望者的焦虑

1已有 3044 次阅读  2010-05-08 23:33   标签守望者 

一片繁茂的、有着虬转纷披、如燃烧的火焰一般的枝叶的炽热森林,一群像精灵一样在树林中、在林冠上飘飞、跳跃、自由地嬉戏的赤条条的孩童,森林外边是邈远、沉寂、有着令人恐惧的黑暗的神秘世界。一颗有着黝黑的枝干、红彤彤的如华灯辉映、又如燃烧的火焰一样的树冠的大树在漆黑的夜幕中熠熠闪耀,精灵一样的孩童在枝叶间跳跃、喧腾。郭燕的近作《菩提系列》就是围绕着这样两个基本意象展开的。流淌着生命洪流的森林与黑暗、邈远、死一样寂静的虚空,闪耀着生命之火的大树与令人窒息的漆黑夜幕,这是同一种对立关系的转化。像沸腾的熔岩、像燃烧的火焰的林木是孩童们现在的栖息地,那深不可测、令人窒息的黑暗地带则是他们不可预知却又无法逃避的未来世界——这样的观念结构在那些嬉闹在两个世界边缘的孩子们身上得到最明确的体现——《菩提系列》神秘、灵异的幻象的内在意蕴其实并不晦涩。

 

《菩提系列No.39》、《菩提系列No.51》等作品是对林中世界的描述。飘拂的金色树叶,舒展的玉色枝干,枝叶间露出的奇异、绚丽的玫瑰色天空,在林间自由穿飞、嬉闹的精灵一样的孩子……这是远离黑暗的温暖、祥和、生机勃勃的世界,是生命的礼赞。

 

《菩提系列No.23》、《菩提系列No.50》等作品是生命灵境与未知的黑暗世界之间的并置。一道亮色像一条若有若无的天河,下方是生命之火在熊熊燃烧的森林,上方是冷漠、沉寂、愈远愈黑、深不可测的未知世界。孩子们就在两个世界的边缘玩耍、嬉戏,他们在枝头充满好奇地向那个冷黑的世界张望,带着羽毛一样纷飞、有着生命热度的树叶高高跃起,又像归巢的小鸟一样飞回。在《菩提系列No.23》、《菩提系列No.38》等作品中,孩童们似乎正在成群地飞离树林,飞向那无尽的黑暗——那里正是他们未来的处所——这是茁壮成长的生命向着未知的世界跃跃欲试的意象。

 

《菩提系列No.24》、《菩提系列No.30》等则是对那些精灵一样的幼小生命的凝视。郭燕并没有无微不至地描绘他们的身体和肌肤,也没有细致地刻画面部表情,然而,在这些以粗放、率意的笔触塑造出来的或蜷缩、或舒展、或惬意、或惊颤的孩子却都有着无忧无虑、自由舒张的生命意态。显然,这些作品所呈现的不是孩子们具体的生活情态,而是艺术家对这些幼小生命的存在状态的理解。火焰般的生命热土、若有若无的界河、还有环绕在热土周围、隐隐可见的黑暗世界构成了孩子们的生存环境。

 

相对而言,关于树的意象更单一一些,都是漆黑的夜色与辉煌的、如燃烧的火焰般的大树和在大树间栖息、嬉闹的孩子的组合,只是通过树与夜空之间的面积关系的变化暗示出观看者与树之间远近不同的距离。《菩提系列No.47》是远观,远远看去,在漆黑的夜色中,火树兀自在燃烧,孩童兀自在嬉闹,火树辉映着周围的一片地面,但是夜色却愈深愈浓,火树是无尽黑暗中的孤岛。《菩提系列No.48》是近观,枝条舒展、树叶绽放、孩子在轻松自在地玩耍,一派温暖、祥和的生命景象,黑暗的夜色则被挤到画幅的边缘。《菩提系列No.4》、《菩提系列No.22》等作品的视距介于两者之间。

 

但是,对于郭燕来说,真正重要的显然不是意象的丰富变化,而是隐含在种种不同的意象背后的情感体验——意象和语言感觉的变化,实际上隐身在画外的孩子们的守望者的内心情感的变化——情感的基调是焦虑,即使在温暖、生机勃勃的林中世界里,那些焦灼不安的笔触,流淌的色斑,以及浓烈而又闪烁不定的色彩氛围都浸透着

 

从作品流露的气质看,郭燕并不像那些以激烈、偏执的方式直面荒诞、冷酷的现实世界的当代艺术家。浪漫、温情的人生态度使她远离那些过于沉重、过于冷酷、过于尖锐的社会问题,而宁愿沉浸在自我柔风细雨般的情感世界中。但是,作为对个体生命在越来越魔幻化的当代社会中的困境有着敏锐感知的艺术家,郭燕笔下的情感世界并不是只有风和日丽、鸟语花香的和煦,那里也有忧虑、困惑与挣扎,只是,她更愿意用一种浪漫、隐晦的笔调,更幽微、更婉约地表达自己凝重、纠结的情感体验。在2006年的《紫色印象》系列里,不仅有恋人间的温馨,在低沉的色调和恋人们忧郁的神情中也总是折射着生命存在的沉重。2007年的《飘系列》不仅通过漂浮在空中的爱侣种种不同的情态,敏感、细腻地呈现出爱侣们深情而又复杂的情感状态,更通过漂浮在空中的爱侣与种种环境的奇幻组合,深刻地表达出当代人孤单、飘忽、缺乏心灵归属的生存感觉。在这样的生存感觉中,郭燕通过一系列爱侣在空中漂浮的幻象,隐隐显现出从敏感的恋人到相依的家人的完整的心理历程,也隐隐透露出一颗敏感心灵黏稠的伤感与忧郁。

 

然而,当漂浮在空中的人从彼此相依的爱侣转换成没有自我保护能力的孩子的时候,作品的情绪就变得日渐激烈起来。那些在低沉、忧郁、缺乏人间温情的城市上空,随着飘转的气流漫无目的地漂浮的孩子们会飘到哪里去?哪里才是他们的归属?显然,作为一位温存的母亲,对于郭燕而言,这些被动、盲目、随风漂浮的孩子就是她的孩子;显然,正是一个无能为力的母亲对孩子在日益魔幻化的现实世界中不可预知的未来的深深忧虑,使习惯于婉约、幽微的语言感觉的郭燕迸发出了难以掩抑的激情。

 

《菩提系列》就是激情勃发的结果。“菩提本无树”,郭燕的“菩提”不是一片树林,不是一棵树,而是由守望者守护着的适于幼小生命成长的栖息地。然而,这个生机盎然的生命家园却不是孩子们的未来,他们的未来正是那个黑暗、沉寂、守望者无法预知、无法把握的世界。这个远远超越了守望者能力之外的未知世界的憧憧魅影,也许正是《菩提系列》无处不在的焦虑情绪的内在根源。

 

 

 

方志凌

2010-4-30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