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寻道求变——张守世先生人物画

6已有 1395 次阅读  2017-12-26 15:48

从轩辕故里走出来的书画名家张守世先生,在几十年前就意识到“不变,人物画一点出路都没有”,他开始探索造型上有自我特色的语言形式,尝试根据速写、写生素材,对形象进行变形处理。他的人物《钟馗》运用了鲜艳明亮的色彩,在构图、色彩、造型手法上采用了与以往不同艺术手法,看出张守世先生在这个时期创作思路的变化。

   “笔线”单元,张守世先生的书法作品和写意人物画尤为引人注目。张守世先生虽然是以素描为基本功,但也非常重视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学习吸收,而且一直坚持对笔墨线条的探研。他强调“以线造型是我们的传统,我们要坚持以线造型”。“书法入画”是他走进传统的

    张守世先生对自己艺术永不满足,他借助小品画的兴起对造型、笔墨进行反复的锤炼与探索,常对同一主题的创作进行不同风格的尝试。现已古稀之年的他创作了许多以市民晨起遛鸟为题材、表现日常悠闲生活的小品画。展览中就展出了一组鸣禽题材的小品画,有线描稿、水墨稿,有带有变形感和幽默感的“鸣禽图”,还有造型抽象、色彩纷繁的“鸣禽图”,从不同风格的画稿和成作中,可以看出张守世艺术探索中的困惑与完成时走出困境的满足感。在一幅画稿上他写道:“学画数十年竟然每天都像是刚开始学画一样茫然不知怎么画才好”,而另一件作品中写道:“改弦换辙绝处逢生”。

张守世先生主张中国画的现代化转变要借鉴西方现代主义、儿童画和民间艺术。尤其对于儿童画的借鉴研究,他的水墨构成作品中就有一类没有形象,纯用线条、墨块与色彩构成,常命名为“涂鸦图”,他在画作上题字“能如小儿涂鸦,那是化境,吞吐古今,无论东西,得天趣者胜,要在不使有一笔吴生习气,师非师,法无法,无法之法,乃为至法”,正体现了对于这种自由恣肆、纯真无邪的创作状态的追求。

   张守世先生一生坚持求真求变,他的脚步从未停歇。他对内心中渴求的艺术真谛充满无尽的向往,如张守世先生自己所说:“寿有限,艺无涯。朝朝暮暮,东涂西抹,面壁弄墨,数十年未成正果,何处丹砂,白发依稀始涂鸦。”他对于自我的要求没有极限,正如他心中的艺术理想,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褪色。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