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王和平的花鸟画

3已有 950 次阅读  2015-01-25 11:39   标签花鸟画  和平 


花鸟都成诗世界,临泉恰适画生涯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新文人画派”如一声春雷,奏响了中国画回归传统文脉的先声。时至今日,“新文人画派”依然是当代中国画坛最具学术探究价值的一支劲旅。新文人画的艺术观念,大抵对垒于当时观念至上的实验水墨,既尊重传统笔墨灵性,又推崇型感语言的独立。然因其过于彰显个人化的笔墨形塑,与耽溺于小我世界的嬉戏自娱,使得其中部分画家的作品流于游戏式漫笔,虽在形式上悦人耳目,但其整体艺术境界有欠辽阔。相较之下,王和平先生的花鸟画,初看似乎不骛声华,也少了那份戏谑意味,但那中正平和的雅格,却纯属写心写境之作,俨然与中国画的雍容正脉相表里。

要说文人画,和平先生的花鸟画真正是名符其实。古来文人画家,多将吟诗视作以悦有生之涯的第一要务。和平先生擅作近体诗,其轨迹大抵是兼顾人事与抒情,尤将其达观的生活态度蕴蓄其中,使人从中可以窥见一种君子的澹泊情怀。如其《自题壶天楼壁》诗云:“未干水墨带烟霞,醉后留题字迹斜。花鸟都成诗世界,临泉恰适画生涯。安居斗舍性情淡,难寐壶天春意奢。抛却两间庸俗事,柳窗月皎颂南华。”这首安顿心斋的七律,且不谈其语境铺陈之练达与句式翻转之娴熟,但就诗中可读出名士、道士、老僧之不同意象,那又是缘于何等机巧缜密的心思?

古来文人画家,多以书法为可炫之技。和平先生的书法,大抵是以笔法归正的行书为擅。他的行书,结字精研,章法疏朗,如婵娟初上柳林,徐缓有致,俨然是二王帖学一脉的雅正渊薮。在我看来,和平先生的书法品位,即便是放在当代书坛中,也罕有能出其右者。

古来文人画家,多耻言笔墨,将绘画视为小技。此论虽是修辞,大约也缘于绘画不若诗书更能体现一个文人的修养。有如此精湛诗书修养的和平先生,返观其绘画,亦未有不契合其性情者。和平先生的花鸟画,出枝洒脱,写物清新,其笔力圆成,写意又不失精微,融八大之放逸与南田之洒脱为一炉,其春云流水般的蕴藉,将一位现代文人的旷达情怀一寓于中。对于这样一位画者,我们没有理由不心生敬意。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