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拾梦敦煌

2已有 1057 次阅读  2015-12-02 18:01   标签center  style  敦煌 

《拾梦敦煌》


   二零零零年的一个深秋,我寻着一条心灵指引的方向独自一人背着承重的行囊,乘着一辆旧大巴从兰州出发沿着丝绸之路的遗迹,穿过河西走廊来到一个远在西域的千年古镇敦煌。我以前去过柔美的江南水乡,也去过天苍苍野茫茫的塞北草原。敦煌这个地方第一眼看上去只有肆虐的风沙和毫无生机的茫茫戈壁,让人不免心生悲勉。我和其他游客一样翌日清晨便从县城出发前往二十里外藏掩在树木断崖中的莫高窟。

     莫高窟在这茫茫大漠中掩埋沉睡了千年,它的精美深藏在这四百九十二个洞窟中。看着墙壁上斑驳泛黄的壁画,虽然饱经沧桑岁月和历史变迁的无情摧残,可是那些线条轮廓和丰富的色彩让我深深沉迷。世尊微笑,迦叶拈花,金刚怒目等等......每一尊塑像每一幅壁画仿佛都在诉说着一个个久远的故事。形形色色的飞天姿态无一不是那般飘逸灵动。有的臂挎花篮,采摘鲜花;有的怀抱琵琶,轻拨银弦;有的倒悬身子,自天而降;有的彩带飘浮,漫天遨游;有的舒展双臂,翩翩起舞正如传言中的“满壁风动,天衣飞扬。”莫高窟中的这些宝藏在我的鉴赏局限下也只能以管窥天以锥指地。

    在我回去后的两个月曾不止一次想起敦煌的明月,铅华般净洗。耳边仿佛时常响起莫高窟九层佛塔檐角的风铃声。更忘不了莫高窟中那些富丽多彩的壁画。于是我找了很多有关敦煌壁画的书籍,反复观看临摹。有一天我找了一个形态优美大小适中的鸡蛋葫芦,慢慢磨着手中的刻刀和刻针而心中一直在勾勒一个飞天姿态。耳边的音乐常常会打乱我的思绪,于是我就让它暂停一会。神思许久之后我便心无旁骛的开始雕刻,约一个下午的时间,一个《反弹琵琶》便雕刻好了。虽然不是令我特别满意但是我突然发现我应该多去尝试这个题材的创作雕刻。我以前葫芦雕刻的题材大多是一些花鸟山水,人物故事。一个好点的图案如《关羽》《高山流水》《紫气东来》会反反复复雕刻上百次。时间久了技艺上也是难有更大的进步甚至自己都觉得乏腻无趣。

   后来几年我一直在雕刻一些有关敦煌壁画的作品,主要是一些飞天和佛教文化为主。经过长时间的雕刻创作我对这些传统的素材有了新的认识。最初学习雕刻葫芦以模仿为主,觉得模仿的越像就是越好。而传统的中国古典画最大的特点是写意为主,而不是刻板的将实景表现出来。追求画面构图之外的东西。我每次雕刻的时候觉得作品要是没有神韵,画面没有神韵和层次感肯定是失败的。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白描技法不像西方油画刻画一个细微东西有那么多的繁苛,只需要简单的几笔线条便要把神态表现出来。所以我觉得眼睛的刻画就是人物神情表达的关键之一。尤其是在一枚鸡蛋大小的葫芦上刻出上万针复杂的雕刻画卷,画卷中人物眼睛的雕刻上难度可想而知。例如唐代吴道子的《八十七神仙卷》正是白描画的至臻之作,场面之宏大,人物比例结构之精确,神情之华妙,构图之宏伟壮丽,线条之圆润劲健,也是我心目中追求的模本。之后我以敦煌壁画为范本,雕刻出了各种姿态的《飞天》,《罗汉像》,《四大菩萨》,《释迦摩尼讲经图》等……为了让每一个作品有生命力,三十多年来我反复磨练,手上的老茧厚了又被磨掉,掉了又重新磨出来。吹尽黄沙始到金我相信凭着我对中国古典文化和敦煌文化艺术的喜爱和自己持之以恒的历练,我会刻出更好的作品。

     贰零壹壹年初春我又去了敦煌,回到那个令我心生向往的地方。黄沙伴随着瑟瑟的疾风掠过脸颊,那轮明月依旧皎洁净洗。而那个十年前的小镇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街道小巷随着经济发展焕然一新,那里的人们质朴热情。我在这里开始了葫芦现场雕刻展销,一直干到了今天。敦,厚也,煌,明亮盛大。这里不正是佛经里描述的佛国世界吗?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