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塔依尔别勒戈拜的哈萨克冬不拉

已有 43 次阅读  2019-02-11 20:24

            塔依尔别勒戈拜的哈萨克冬不拉

                       黎明羌笛

新疆是一个多民族的边疆区域,这里有着无数能吹拉弹唱的优秀民间艺人,在新疆,有朋友告诉我,若去阿勒泰哈萨克草原,假如见不到司玛古勒和塔依尔,就算你白跑一趟。“司玛古勒的嘴,塔依尔的手”,可谓新疆哈萨克民间乐人的骄傲。可遗憾的是著名“阿肯”司玛古勒已经在十几年前去世了,他那张风趣幽默、能说会道的巧嘴,不可能再重新张开。我只有将满怀的希望寄托在高超“冬不拉手”乐师塔依尔.别勒戈,指望着能亲眼目睹一番他那双呼风唤雨、巧夺天工的神手。

                    

为了实现这个普通而奇伟的夙愿,我乘坐长途班车从乌鲁木齐,前往遥远的阿勒泰山区,又不惧艰险,翻山越岭,以步代车, 趟过额尔齐斯河,翻越哈拉特里克山口,终于来到塔依尔.别勒戈居住的离城三十多里的“阿苇滩”,即这个盛产野生阿苇蘑菇的哈萨克大草原。

来到阿苇滩,此地果然到处是碧绿如洗的草坪,姹紫嫣红的野花丛,茂盛杂驳的灌木林,湍急潺流、清澈甘洌的泉溪,还有那布满青苔的石板夹缝中白生生、细嫩嫩、鲜美美的阿苇蘑菇。我在朋友的陪同下,沿着这条充满诗意的山路,来到当地人崇拜的哈萨克著名“阿肯”塔依尔.别勒戈拜家中。

此时,年过花甲之年的这位老人和儿女们喜盈盈地将我们家门。头戴白毡帽,身穿皮坎肩,脚蹬牛皮靴的塔依尔,面容清瘦、目光炯炯,给人一种凌然和善的英气。待我们进入毡房,握手寒暄过后,我不觉下意识地将视线落到他的那双神奇的“手”上。

这是一双清瘦、健硕的手线条清晰、棱角分明,隆起的经络、血管树杈般地纵横交错,凸凹隆起,显露出一股勃发超人的力。他那历经沧桑的双手紧紧把握住“阿拜式”的冬不拉,形似鹞鹰攫兔,猛虎擒羊。半个多世纪以来,塔依尔就是用这双神奇的手,悠悠弹奏起冬不拉,以民族音乐的魅力征服着阿尔泰整个哈萨克草原。

人们常说:“歌与马是哈萨克的两支翅膀”,若套用在著名民间艺人塔依尔身上,应该将“歌”改为“琴”似乎更为合适。是这古老的阿拜冬不拉伴随他老人家整整大半生。塔依尔身上插着琴与马这两支翅膀,才从新疆阿勒泰飞向伊犁、乌鲁不齐,然后是北京、中亚,乃至东方诸国。

论及其技艺,功成名就的著名哈萨克乐手塔依尔.别勒戈拜,本来可以在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首府伊宁市,或者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市安渡晚年。可是执意将养老的地点选择在阿勒泰郊的阿苇滩。原来这里是他63前出生的地方,在此地一顶普普通通的小毡房,诞生了这位国内外闻名的出类拔萃的民间笃信伊斯兰教的父亲要把他送到邻国阿拉木图,希望他能成为一位宗教高层喀孜塔依尔至死不从而是暗地追随民间音乐家舅舅努鲁塔扎,精心习练冬不拉,四处弹唱为,不久就在额尔齐斯河流域美名远扬。

可能阿尔泰山哈萨克牧场就是冬不拉音乐的故乡,更因为抬手即乐塔依尔的天赋才华和后天的努力,没有几年就超越了舅舅和所有的“阿肯”,过目成诵, 出口成章,不知不觉运用自如地弹奏大量的传统名曲,深受广大牧民的狂热喜爱。

美丽富饶的阿勒泰哈萨克草原,经常举行热闹非凡的民族节庆、婚礼、喜宴。举行赛马、刁羊、角力和“阿肯弹唱”,该民族克烈部落的司马古勒的精彩歌声,还有乃曼部落技艺高超的塔依尔的美妙琴声,哈萨克“阿吾勒”牧村不能缺少的精神食粮与美味佳肴。

塔依尔.别勒戈拜广泛地吸取前辈和同时代哈萨克民间艺人的冬不拉弹奏法,竭力将许多濒消亡的古典乐曲恢复再现。传闻历史上曾流行的哈萨克古典套曲“空额尔”,据说62支,可随着时代的变迁、岁月的流逝,其曲目名称、音响资料早已荡然是存,无处可寻了。可值得庆幸的是,竟然在塔依尔中,却能演奏与道出其中主要5支,其中由他弹奏的《铁勒空额尔》被新疆人民广播电台录制后经常播放,成为家喻户晓的名曲

近年来,塔依尔.别勒戈拜由于患病,致使肺呼吸弱、嗓子哑的缘故,不能像司马古勒那样能说会唱,在“黑萨”与“达斯坦”吟唱方面艺压众人,但他擅长难度很大的冬不拉演奏。他那双细长灵巧的手,丰富多变、轻盈跳跃的的指法,技艺超群,令人陶醉不已。他天才地用琴声描绘高山密林中各种动物的步伐,动作和生活习性,模拟美妙生动大自然已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

诸如他所弹奏的《交勒嘎努居努斯》(即《瘸腿马》)、《卡拉托勒卡义》(即《黑色的掠鸟》)、《玛尔哈布勒的白额黑马》,以及《善走的骆驼》、《善跑的棕熊》等乐曲,将天山阿尔泰山中的飞禽走兽栩栩如生、呼之欲出呈现在广大听众的面前。尤其是他用冬不拉高超绝伦准确形象地描摹草原上的马匹习性,实在令人惊叹不已

当我们安坐在塔依尔简朴天然而富有民族特色的毡房花毡上,身临其境、洗耳恭听,目睹他十指娴熟、交替弹奏、按抚那支硕长丰盈的阿拜冬不拉时,奇迹蓦然展现了。先是让人在琴声中看到在美丽广阔的大草原上,一群群牛马在河畔悠闲地吃草觅食,嬉戏撒欢,不知是因为天敌降临,还是风暴将至,马群骚动起来,开始时呜呜嘶鸣、原地旋转,接着是咬嚼刨地、昂首长啸,后来在我们的视听众出现狂暴炸群的牛马羊群,脱开围栏绳索,蹄声笃笃,猛烈地敲击着大地,疾风暴雨、排山倒海般成群地奔向远方。惊讶无比的听众一时忘却了饮用茶点奶食,不觉屏息凝听,良久激动地站起来大声鼓掌呼喊起来。此时的塔依尔.别勒戈拜仿佛成为古代战场勇猛凯旋的哈萨克骑士。

因为塔依尔的冬不拉弹奏技艺太高超了,他在阿尔泰山地区名声太大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文工团慕名来到额尔齐斯河畔这顶小毡房,恭请他从民间牧区走向更高更大专业文艺舞台,担任人民政府外事活动礼仪表演的冬不拉演奏,受到国内外高级宾客们的倾慕爱戴。     

在伊宁与乌鲁木齐的音乐艺术大世界,让塔依尔.别勒戈拜名声大震的是一首哈萨克此曲为《黄河》,这是新疆文联副主席,著名作家王玉胡根据哈萨克草原真人真事创作的电影故事片《哈森与加米拉》,由他谱写并演奏的冬不拉曲,此曲后来还成为苏联哈萨克联盟共和国广播电台的开播序曲。另外他还在此部电影中成功扮演了“老阿肯角色,被边疆各族观众所熟记。随后,他还写作与弹奏了冬不拉独奏曲《阿克阿莉亚》,曲调优美动听,感情热烈真挚,由衷地抒发了他对故乡的恋之情。此曲经伊犁州文工团著名作曲家祝恒谦改编加工成大型管弦乐曲,被国内很多乐团演奏,更使他和音乐作品名声远扬。

解放初期边疆文艺界将塔依尔.别勒戈拜的冬不拉乐曲水平推向艺术高峰的《新灵感》,这是一首描绘哈萨克牧民欢天喜地庆祝翻身解放的优秀民族器乐曲节奏明快、旋律流畅、情绪高涨,此首冬不拉协奏曲一经问世,就在全疆各地和国内外广为传播。另外,他不负众望,还四处采风,积极发掘、整理、改编了许多民间歌曲和乐曲,为保护、发展、繁荣新疆哈萨克民族音乐文化做出应有的贡献。

                   

岁月的风刀霜剑无情地着侵蚀塔依尔.别勒戈拜的身体,他选择了从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首府回到阿勒泰南郊阿苇滩的道路尽管年迈体衰、手脚不便,再伴随着严重的心肺病,导致昼夜咳嗽,行动不便。阻挡不了他对冬不拉琴的钟爱。他雄心不灭,热流涌动,只要身体情况有所好转,塔依尔仍然紧紧地怀抱阿拜式冬不拉,不停歇地谱曲与弹奏,以及口授心传

听说在不久之前,塔依尔偕民间乐手达吾列坦和黑扎提前去北京,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邀请,前去录制他的冬不拉作,还有一批中外闻名的哈萨克经典乐曲。他心中清楚,这些都是祖先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不能在他的手中失传。该民族传统优秀乐曲如《玛依拉》、《可爱的一朵玫瑰花》、《白额姑娘》(即《在那遥远的地方》)等之所以成为名曲,是因为融汇了独特的东西方调式、织体与旋法,是哈萨克族音乐艺术智慧的结晶

塔依尔.别勒戈拜何尝不是边疆草原上飞奔一匹不知疲倦的骏马,他的身后总跟随着一批又一批的民族音乐学子,使之博大精深的哈萨克器乐发扬光大。这次我们来到阿尔泰阿苇滩,不仅聆听到他卓越的冬不拉演奏,还欣赏到他得意弟子、学生、儿子、女儿、女婿的不凡水平的民族器乐演奏,简直是开一场别具特色的草原民间音乐会。

他的儿子叶尔楞、女儿娜黑玛、女婿多尔拉为我们演奏了从老父亲那里学会的传统优秀乐曲,风味纯正,婉转悠扬。叶尔楞手中的冬不拉技艺有所发展,翻新演奏了一些从兄弟民族乐曲学来的演奏技艺,在继承与发展本民族音乐文化方面迈开了重要的一步

在此座哈萨克毡房中,最让人感到传奇与发生兴趣的是塔依尔的女婿多尔拉竟然是与他齐名的著名阿肯司马古勒的亲生儿子。女儿娜黑玛与的结合,宛如神话般美丽故事“司玛古勒的嘴,塔依尔的手”的继续延续。父辈充满智慧与力量的音乐之嘴和手的历史性遇合,实在是哈萨克族民间文化的一桩盛事。我们衷心祝福塔依尔.别勒戈科的希冀得以实现,边疆民族音乐找到了艺术传承之人

[HTK]转载自《悠悠冬不拉》《天山之声》1984[HT]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