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岭南强音 | 谢天赐花鸟画

1已有 816 次阅读  2018-04-04 09:21
天赐花鸟,岭南强音

□ 罗一平


艺术的生命力在于革故鼎新。在近现代中国画诸多流派当中,京派语言成熟,落笔典雅华美,但与现实社会的联系太过松散;海派把传统笔墨的精华聚集起来,也迎合了民众的审美需求,雅俗共赏;而最具革命性的当属岭南画派。岭南画派融汇中西,用艺术关注民生、关注国运,这是很多传统的绘画语言没有办法解决的。岭南画派与其说是一个画派,不如说是一种折衷中西、革新传统、直面社会的精神。自高剑父、高奇峰、陈树人诸先生以来,岭南画派在此革新精神的指引下,人才辈出,成为推动中国画现代转型的中坚力量之一。而谢天赐先生的花鸟画,气势雄浑、别具一格,而又浑金璞玉、浑然天成,上接岭南三杰诸先生之革新精神,下开大写意花鸟画的新局面,以雄奇之势再发岭南强音,称其为“天赐花鸟”再恰当不过。


谢天赐先生从艺四十余年,十年油画而转版画,再十年版画而转攻国画荷花,十年之后的1999年就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天赐荷花艺术展》,名噪京城。大展之后,谢天赐继续沉浸在对水墨荷花的探索将近十年后,于花甲之年开始了大写意花鸟的创作。他的经历无疑让我们想起衰年变法的白石老人。白石老人五十七岁所作《白石诗草》云:“余作画数十年,未称己意。从此决定大变,不欲人知。即饿死京华,公等勿怜,乃余或可自部快心时也。”对于艺术家而言,作品“未称己意”,自然要思求变化。谢天赐以二十年画荷的笔力,融合二十年油画、版画经验,终于打出一片新天地。我认为,谢天赐在大写意花鸟方面的突破性成就主要有两点:


第一,构图上的突破


中国画历经数千年发展,已经形成一套很成熟的章法结构,谢赫“六法”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经营位置”。但是完备的作画程式到了近现代却越来越成为中国画转型的桎梏。高剑父先生力主“新国画”革命的时候就曾就构图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新国画的‘构图’,是不为向来固定规矩、范围所限的,是取材于大自然的。无论古人有无这类“章法”,疏也可,密也可;聚也可,散也可;不争也可,不让也可;不顾盼也可,不朝揖也可;上不留天、下不留地也可;全幅填塞也可,全幅空白亦无不可。要之,是‘胸贮五岳,目无全牛’,宇宙间一切事事物物,任他如何错综复杂,皆可成一最新最好之章法。” 高剑父先生是主张不要为传统所束缚而进行自由活泼的构图的。自近代以来,这样的转变并不少见,花鸟画中传统的书写性逐渐转向整体结构的经营。谢天赐的花鸟作品则更进一步,已经形成富有个人特色的构图结构;也正如他自己所说的“状物构图法”。他的大写意花鸟尺幅很大,满布墙面,用色浓烈随心,充满视觉冲击力。由于他多年版画的经验,画面整体上却错落有致,有一种内在的节奏感,不管是留白与画面间的关系还是墨色浓淡层次间的关系都有一种浑然天成的大气。剑父先生说:“盖‘能入而能出’,‘能合法能离法’,所谓‘有法之极归于无法’,是‘我用我法’。能解放古人束缚,不为古人奴隶,如是者,殆亦数百年一遇罢了!” 谢天赐匠心独运,已臻“我用我法”之境。

万里碧霄路一去    98x180cm    2014年

阳春布德泽    68x138cm    2013年


第二,气韵上的突破


中国画首重气韵。北宋郭若虚在《图画见闻志卷一 · 论气韵非师》中说道:“六法精论,万古不移,然而骨法用笔以下五法可学。如其气韵,必在生知,固不可以巧密得,复不可以岁月到,默契神会,不知然而然也。” 郭若虚认为气韵生而知之,无法后天习得。明代董其昌在《画禅室随笔》中则提出了学习气韵之法:“画家六法,一气韵生动。气韵不可学,此生而知之,自然天授。然也有学得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邱壑内营,成立鄞鄂,随手写出,皆为山水传神矣。”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确是培养文心气韵的好方法。谢天赐从艺以来,不拘成法,涉猎广博,多年以来孜孜不倦追求心中的艺术理想,使他的画清新动人,具有一种宇宙生命的大气磅礴。这种气韵在《碧波万顷》、《江流天地外》等作品中都有体现。而他多年画荷,也自然而然地在作品中带入了超然物象之外的哲思。即以作品《清净心》为例,荷花映日,鲜红似火,而浓墨荷叶双鹅却又将整个画面稳定下来,形成沉静清澈之境,又无寂寥衰颓之感,细细品位,自有所悟。

苍茫    138X68cm    2013年
不将颜色托春风    180X98cm    2014年

一张好画能够让人进入其中,细细品位其中的意象和笔墨,品出作者的文脉和心性修养。画不在繁简,而在于是否有趣味、韵味,作品是否清气通透,整体意象是否有意境,笔墨是否构成了文心的韵律。笔墨是中国画的语言,是灵魂,离开了这一语言和灵魂,就可能走偏。有了文心,画家就能持有平和的创作心态,作品的品象就高,不火气、不俗气,就能象外有情、象外有意、象外有味、象外有韵、象外有境,就有了文化的厚度。很多画家为了追求象外之意,往往流于刻意。谢天赐有一个“三笔”理论,却巧妙地解决了这个大问题。他作画时第一笔往往随意落墨,甚至像美国艺术家波洛克那样将颜料随意泼洒于画面,形成一个天然之境,再从第二笔开始以理性驾驭整体布局。按照他的说法,将整个画面统一起来的第三笔则需要天才。我感觉,谢天赐的第一笔是天赐,第二笔得益于他中西跨界、博采众家之长的勤奋,第三笔则是他多年孜孜以求的气韵带给他的艺术直觉。


高剑父先生曾言:“今日改革了、创作了,不久就会陈旧了,又有新方法、新理论了;那时又从而革之、创之,实在永远地革命,永远地创作,才永远地进步。” 我愿以此语与谢天赐先生互勉,期望他为中国大写意花鸟画的转型和变革作出更大的贡献,永远进步,为我们创作更多更好的“天赐花鸟”!

谢天赐艺术简介

1948年生于广东阳江,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省政府文史研究馆(参事室)馆员、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画家、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院研究员

在传统与当代激烈碰撞的动荡中,谢天赐带着希望和梦想,用数十载的笔墨磨炼,以荷花题材为突破口,概念重组,运用泼墨构成大写意阐述哲理和佛意,以不断变化的空间错觉,成功地使花鸟画的古典图式走向当代形态。在荷花题材的成功,伸延到花鸟画的众多领域,作品随意随形,浑然一体,张扬着时代精神。形成了谢氏花鸟画独特强烈的艺术风貌。

1999年在北京中国美术馆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观察》和广东美术家协会主办了“谢天赐水墨荷花艺术展”,并举办了研讨会。

2013年在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由中国国家画院主办了“天心赐意一一谢天赐大写意花鸟画艺术展”,并召开了“笔墨的现代性转换”研讨会。客观地评价了谢天赐大写意花鸟画的创作与探索。肯定了他对中国花鸟画艺术领域的影响和贡献。

2013年8月在广东美术馆由中国画学会、中国美术家协会组联部、广东省文化厅、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室)文史研究馆、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广东美术馆等机构共同主办“天心赐意——谢天赐大写意花鸟画作品展”和研讨会,再次肯定他的花鸟画艺术的成就,被誉为“岭南强音”。

作品参加国内外大展并获多种奖项。由人美出版了大红袍及多种版本的画册。作品被北京人民大会堂、国务院、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美术馆、广东美术馆等艺术机构收藏。并随中国艺术代表团赴纽约参加联合国六十周年庆典活动,并被联合国有关机构授予“和平使者”和“世界华人杰出艺术家”称号。由中央电视台和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联合摄制大型电视专题片《中国当代画家谢天赐》,列入国家档案,作为国家文化工程之一。

(探墨艺术网)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