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阳光” 的印象 | 黄泽森的当代水墨

2已有 335 次阅读  2018-04-11 16:45

“阳光” 的印象

——论黄泽森的当代水墨


□ 张晶晶 


水墨画在当代的发展是一个严肃而重大的课题,这个课题的核心包括两个相辅相成的方面,一是如何从水墨的语言系统内部演绎并发展出既有今天文化属性又有个人特征的话语,一是如何用水墨的方式表现与今日生活相关的现代观念。在水墨人物画领域,这个任务更加迫切,因为山水与花鸟这方面的传统并没有像当代水墨人物画那样受到现代文化的巨大冲击。许多优秀的人物画家怀抱继承传统、开拓进取的志向,笔墨当随时代,使得艺术创作出现多样发展的态势,水墨人物画也有了弥合传统与现实的创造。黄泽森是其中的佼佼者,他是新中国成立后新一代艺术院校培养出来的艺术家,对中国画的理解深刻,且勇于探索。他既有学院派的功底,又有艺术家的潇洒。黄泽森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数十年探索,是一个水墨语言和当代现实感受逐步融洽并建立起自我风格的过程。

草原之夜    138x69cm
农民工    180x150cm
火把节之夜    196x250cm
弯弯的月亮(局部)    140x70cm
自上世纪70年代起,黄泽森创作了大量的岭南风情人物画,《沙田秋色》《荔枝时节》《渔巷街头》《惊蛰》《水乡女》《故乡的小河》等,这些被称为“每一根线条都有生命,每一个细节都有情绪”的作品频频在全国美展、广东美展和各种学术性展览上亮相,形成了黄泽森标示性的符号。
进入新世纪后,黄泽森的创作之门向岭南之外开放。他的视野从家乡转向世界,直接切入当代具体的图景;他的心理情感从乡情转向与生存体验相关的现实人物;他的绘画主题从怀念故乡转向对当代精神现实的呈示。他走新疆,行云南,游印度,闯非洲。得益于早年的科班训练和后天的长期积累,在写生与创作之间,黄泽森厚积薄发,一幅幅一气呵成的作品,手到擒来,意趣俱全。2003年,黄泽森随广东省著名艺术家代表团赴新疆采风写生,意在尝试别处的生活,这次西行,对此后新疆系列的大气磅礴境界起到了重要的作用。随后他以粗犷的线条造型代替了细腻的线条,追求一种苍茫的效果,创作了一系列异域风情的舞蹈人物,这一系列在2009年中国美术馆举办的“感悟水墨——黄泽森国画人物作品展”上,得到了冯远、刘大为、王明明、吴长江、陈履生、何家英等众多美术大家的高度评价。画中的舞者以能歌善舞的新疆人为主,这些表现对象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舞蹈演员,大都是面对生活为幸福起舞的普通新疆人。多年来,画家不断丰富着创作,形成具有可观数量及艺术规模和文化特征的艺术品牌,走进当代中国人物画坛中,成为具有时代性、地域性和独特学术内涵的时代佳构。

黄泽森笔下的人物形态多样,跨越国界和种族,传统的笔墨语言和程式面对多样的当代人物往往会遇到表达困境,可见他高超娴熟的笔墨驾驭能力。这与他长期坚持人物写生密不可分。黄泽森热爱人物写生,乐于并善于从中获得创作灵感。所到之处,他不是观光客的身份,而是记录者,在勤勉的写生中吸收新旧传统的画法,并根据客观对象和感受加以变化,形成个性风格。黄泽森说:“写生本身是创造性的劳动,一件杰出的写生作品不亚于一幅情节性的绘画,对于人物画家而言,写生时最大的收获莫过于捕捉到能够代表当地风土人情和时代风貌的典型人物。” 

一言概之,黄泽森的当代人物让人看到了生活的“实”象,那是以一颗平常心所感受到的平凡的事物和平凡的人,同时,也让人感受到生活的“真”象,那是人的心理和精神存在。

面对丰富多彩的当代人物,黄泽森要解决的艺术问题在于如何用水墨语言表达当代人物的精神情态。毫无疑问,他所使用的语言是造型加笔墨的方式。他画得浑厚、苍茫,同时润泽也洒脱,在他的笔墨里有骨有肉,能够比较巧妙地婉转融合在一起。20世纪西风渐近,对中国画影响最大的是人物画的改良,当代水墨人物画主要有二种倾向,一是强调笔墨表现,往往容易损害了人物的形、神表达;一是非常注意人物刻画,但是,笔墨又完全处于依附的地位,仅仅起到描形的作用。西方的造型和东方的笔墨语言结合起来难度非常大,黄泽森的解决办法是短语和散风,这是很有意思的语言尝试,也是他的收获,使得他的画的笔墨结构的感染力和表现力相当强,也是他的画打动人的秘诀所在。无论是表现大场景,还是小幅创作,黄泽森都表现得精彩鲜活。扎实的造型基础,精湛的笔墨功夫,黄泽森以长期的创作为笔墨与造型结合的时代课题交出了独创性的答卷。

这是他站在巨人肩膀上踏进更高平台的收获。黄泽森的笔墨语言没有局限于师承,在岭南文化环境中吸取了尽量多的营养,并做了很多探索和努力。岭南人物画明快、单纯,线条连贯,但是黄泽森比较强调厚重、繁密,线条断断续续,明暗与线结合。他的人物画的面部处理有自己独特的语言特征,表面上看起来笔墨非常粗犷,但是,在面部五官的关系处理上,大部分还是染和皴结合,在沧桑的画面里,有一些非常细致的表现力。

值得一提的是,对阳光的重视,在黄泽森的画里得到了新的发展。阳光的效果,到他手里转换为笔墨,形成了一种斑驳,但同样充满阳光的色彩。光的表现,更多是反光,通过反光的方式表现一种斑驳的特色,显得不是特别整齐,感觉到离与合的特点。著名艺术史学者邹跃进认为,他的画面都是斑驳的,如果用一句话来说就是中国画的印象派,或者说是水墨画的印象派。这是对岭南人物画的重要推进。

阳光既是一种手段,也是画家的态度和立场。在黄泽森的绘画中,态度和立场表现为两方面的一致性。一方面,他保持了个人对现实热爱拥抱的态度,即一种处于现实“主流”去旁观现实的状态,这也是他性格特征的体现。他爱抽烟,爱喝酒;他爱美女,爱交友;他爱吟诗,爱朗声大笑。对于生活的激情使得他的作品题材相当丰富。另一方面,作为艺术家,他能够真实地感受新时代人类的憧憬、喜悦、向往、留恋,他最擅长捕捉鲜活的生命带来的艺术冲动。他笔下的人物,尤其是新疆系列,充满了阳光正能量。这些充满阳光的动态人物是黄泽森的优长。他表达动态非常大胆,画得很生动、活泼,能够这样把握非常不容易,尤其中国画更不容易。中国画要掌握笔墨运用,一笔下去不能修改。连人体写生稳坐中国工笔画第一把交椅的何家英都称赞不已,何家英说:“我画过很多的人体,由于对于形的苛求和理智表达,没有黄泽森画得那么感性、畅快和准确,那几张人体有非常好的空间感,他表达的那种亮感、空间感,笔墨的灵巧、意的表达都是非常有意思的,这都不是理性思索可以表达出来的。他的线条果断,以及结构的把握,恰恰是画中最精辟的地方。他不太拘泥于每个物体的孤立形态,更着重于整体的气韵和画面的气氛,他的笔墨不停留在表达的物象本身形态,气韵的表现是他的长处。他没有停留在画物上,更多还是想表达一种情绪,一种意境。”


于此可以说,黄泽森的印象水墨具有相当鲜明的“当代”品质或者说正能量,他对于当代人物画的推进和演变,不是一个旁观者偶尔介入的游戏,而是一颗当代文心在升腾间的观照。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