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出身江南,这家博物馆文创有点燃

1已有 410 次阅读  2018-08-31 16:24

江南水乡,诗画故里,这里的一切都是以温婉可人著称。不过,饶是如此,一家深处江南腹地的博物馆,却有一批能让人瞬间燃起来的文创作品。

 

夫差宝剑起惊鸿

 

春秋时期的吴王夫差,破越败齐,称霸一时 。而他手中的夫差剑见证了他激荡的戎马生涯。在目前已知的吴王夫差剑中,这一柄保存最为完整,同时也是最长的。


苏州博物馆藏吴王夫差剑


剑身上有一层蓝色薄锈,刃锋极其锋利,堪称削铁如泥、吹毛断发。靠近刃锋处剑身明显变窄,双刃呈弧线。剑格作倒凹字形,装饰有兽面纹,镶嵌绿松石,一面已佚。剑身近格处铸有铭文两行十字:攻敔(吴)王夫差自乍(作)其元用。

 

吴王夫差剑细节


吴钩重辉系列:「惊鸿琉璃吊坠的设计灵感正来源与此剑。吊坠以简约利落的线条重现千年古剑的风范,轻巧随身的设计更让人感受到当年吴王夫差持这把剑称霸天下的气魄。


 

吴钩重辉系列:「惊鸿」琉璃吊坠


中俄界碑伴旅途


苏州人士吴大澂,清代学者、官员、金石学家、书画家。其实,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守土卫疆的民族英雄。1886年,吴大澂据理力争,迫使沙俄重立土字碑、争得中国船只在图们江口的航行权,迫使沙俄归还了黑顶子山地区其战略眼光与爱国精神令后人称颂。

 

图门江畔吴大澂像


吴大澂同时在边界上树立铜柱及石界碑若干。铜柱上铸有铭文四行,纪其事:“光绪十二年四月,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吴大澂、珲春副都统依克唐阿奉命会勘中俄边界,既竣事,立此铜柱。铭曰:疆域有表国有维,此柱可立不可移。”


铜柱上的铭文


铜柱后为俄国铲断,下落不明。苏州博物馆藏有铜柱拓本,弥足珍贵。藉此灵感来源,中俄界碑·黄铜行李牌应运而生。设计师说:让中俄界碑上可立不可移的文字,继续守护远游在他乡的你吧!


中俄界碑·黄铜行李牌


风谲云诡过云楼

 

苏州顾氏过云楼是著名私家藏书楼,建于清同治年间,以其收藏之富享有“江南第一家”美誉。150年间,过云楼虽历经劫难、风雨飘零,顾氏家族仍谨守所藏,旷世珍品得以有序流传。

 

苏州顾氏过云楼


民国时期,顾鹤逸的朋友傅增湘先生曾要求借阅藏书,主人碍于情面,同意其在楼内观书,但附加了一个十分苛刻的条件,看书时不能带纸砚抄写。于是傅氏每天观书数种,归而记其书目,写成《顾鹤逸藏书目》,发表在《国立北平图书馆馆刊》第五卷第六号上。这样的情节,堪比谍战大片。

 

过云楼第一代主人顾文彬


建国后过云楼藏书陆续赠予国家,化私为公,过眼烟云终化作为了霞晖渊映。烟云过眼金属书签以冯桂芬所提“过云楼”一匾中的书法字体“烟云过眼”为设计元素。当你读书静思之时,也许能想到过云楼的沧桑往事。

烟云过眼金属书签


当然,除了以上作品。这里也有许多富于江南诗情画意文创产品,吴门四家、梅景书屋、片石假山、苦吟入定皆可成为产品元素,沈周、文征明、唐寅、仇英、祝枝山都是常客。这家博物馆就是苏州博物馆,更多苏州情调的文创精品等你寻觅。



苏州博物馆文创商店已入驻雅昌交艺「艺术店」欢迎进店选购心爱之物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