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新春抱月(雍正粉彩加珐琅抱月瓶观赏随感)

8已有 1131 次阅读  2017-02-24 06:04

迎春抱月

(雍正粉彩加珐琅抱月瓶赏析)

我一般很少把藏品作为手机微信空间内容当主题交流。 

其实我的藏友群体非常大,但是几十个群也忙不过来,就是因为办啦个(陶瓷艺术馆),在大学与私人合作的前提下开了个先河。但以前并不是没有人这么做,以后也有,而且将因此蔚然成风。 

文化兴国的大前提是什么?首先就是要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回头看看。 

法国的保罗.高更放下银行丰厚的薪资待遇不要,一个人跑到极为偏僻的“塔希提”海岛过日子,画啦一副三联画,题目就是“我们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为的是什么?说城里的日子过腻啦?“寻根”吗?这远离巴黎喧嚣的岛屿和那儿一点关系没有,但也事实如此。还找啦一个土著人当老婆,文化差异如此之大,言语如何交流,交流什么?就知道吃饭睡觉嘛?我个人以为,“当文明高度发达以后,与大自然亲和近乎原生态的人类生活会形成一个轮回”。其实现在的城里人多想到乡下躲起来晒太阳啊。

回过头来再看看这件雍正早期粉彩加珐琅彩的如意耳抱月瓶了,古人把这种对于回归自然的安逸和想往都在此体现得淋漓尽致。尤其对于情爱的至高无上之顶礼,缠绵叵测之爱之提升净化,不能不让观者动容。“抱月”,多么温柔之情怀。那是男人对于女人的一种深爱。本人一个立论是,“陶瓷历史就是一份男人对于女人的一个荡气回肠的爱情史”!从陶器开始,除啦“青铜时代”的隔断,进入瓷器历史之后,做陶瓷器的几无女人再加入进来,体力活她们也吃不消,干活的多为男工为主,包括后来清宫造办处的绣活,都是男技工来做,尤其是龙袍。至于绣个花荷包之类的宫廷“女红”都不在数。

这么美得瓷器究竟美在何处,尤其在宋以后,就是单色釉来讲,除了釉之外,主要美哉器型,器型的曲线美在男人手指尖的拿捏中,不就是女人的胴体曲线是什么?相比古人,如今的“农民工”可幸福多了,三十元即可解解闷,过去的窑工哪有这福分,干活想的都是女人,不然这极富“生态感”的曲线从哪儿来?你看看这每个瓶子的曲线,不是丰乳就是肥臀。

 

读懂一件器物需要大量的文化底蕴 喜欢一件宝贝更需要用心体会。

抱月瓶明代成型,但之前是底部可立起放,更早腹部另一面平的也可倒放,这一倒让人推测为以前的“溺器”,还有推测为装水器物。看来“溺器说”更加贴实,演变到后来就成了观赏性为主的器物。从溺器到抱起这是什么心态?


 

有朋友说,你真是富有想象力。绝不是想象力的问题,是男人的辛酸历史,尤其是宫廷匠人,戒律箴言,不敢越雷池,师傅带的徒儿,更是苦不堪言,所有对于异性的思念都转化为制瓷的技艺,拿捏中揣度,压抑中挥洒。中的一件美器,也是释怀了。对于“女人的释怀”。 事实是如此这般,工匠整年论辈子做瓷器,一生一世虽有男婚女嫁,传宗接代,但大多都为制瓷穷奇一生。虽然官窑瓷厂条件优越但规矩很多,哪有闲情逸致,对于异性多在想象中去完善,结果就是出自于手中的瓷器了 

“器型与性的关联”是考古和文博系都忽略的一个人性现实,这和我们国家的教育体系“重工轻文”有直接关系,目前极度缺乏的是“人文情怀”,因此审美欠缺也成啦收藏界的通病,打开微信的一个疲劳是,纵观群体探讨空间,提到审美话题的人太过稀少啦。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