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求之文画”的当代性及与传统的关系

已有 1672 次阅读  2012-06-14 16:36   标签朱雨泽  传统 

 

---- 

 

当代书法的前行最重要的是需要充实其内涵和内在精神,且需要借助类似于禅学、道学等足以发现宇宙和生命真谛的哲学思辨。特别是禅学,因其理论的深奥以及其文字的难解,同样需要类似于现当代书法这样形意兼备的艺术形式,作为其表达手段进行阐述、阐释。陈求之的“求之文画”就是在这一意义上进行了长久而深刻的思考和实践,渐渐形成了他特有的风格----“书禅”。

中国的汉字是中国悠久文化与艺术的生命,中国书法是中华民族文化的灵魂和性情的特殊关照。古老的传说:仓颉造字“天雨粟,夜鬼哭”。几千年来,在中国人人珍惜字纸,而读书人则是终生字墨相随,并以这特殊的方式在锤炼线条,锤炼个性,赋予汉字线条以生命、性情、精神。中国的象形字同世界其它古老文明一样,它来自古人对自然的视觉印象,再后来就是来自于图画文字,但是图画性质减弱,象征性质增强,它是一种最原始的造字方法。它的局限性很大,因为有些实体事物和抽象事物是画不出来的。因此,以象形字为基础后,汉字发展成表意文字,增加了其他的造字方法。中国最初的文字就属于象形文字。中国的象形文字不同于其他的,就是它的字义更丰富、内涵更大、变意的更多。汉字虽然还保留象形文字的特征,但由于汉字除了象形以外,还有其他构成文字的方式;而汉字经过数千年的演变,从抽象走向理性,已跟原来的形象相去甚远,所以不属于象形文字,而属于表意文字。然而,甲骨文和金文亦算是象形文字。古文明的玛雅文字的“头字体”和“几何体”亦是如此。陈求之的“书禅”恰恰是从诸多书法的法度束缚中超越了出来,向原始、抽象里走,向更深处找答案。他的“书禅”可读也不可读,但不失中华民族的精神气质与灵性风采。

陈求之在当代书法的历史性变革中探索了多年,他在用笔上超越了传统的“规范化”和“普世化”,大胆采用绘画中的艺术构成,既点、线、面、色的结合方式,并重点强调线的艺术效果,以追求力量感、速度感、动感、立体感。陈求之“书禅”的创新是很有重要意义的,也就说这种创新是有着时代气息的。随着社会的发展,书法业也变成人们生活中的文化方式,并逐渐被程序化了被“定义”了,记得列宁在《哲学笔记》中多次引用了斯宾诺莎的一句名言:一切规定都是否定。当今,中青代书法家对写出一种新的符合时代精神风貌的书体有强烈的欲望,即形成新的流派和形成新的风格,使书法从远古的形式走向现代,这恰恰就如石涛所言“笔墨当随时代”。陈求之认为要在传承的同时,创造富有当代性意义的书法,对当代应有一种开放的态度,而不是片面地利用原本的书体充当民族文化的身份象征。书法艺术当代性必须置于现实的生活语境,而不是遵循既定的固有的套路去迎合。

创作当代书法艺术并逐渐与视觉绘画“合围”是陈求之对现当代艺术发展的探问,且使其涵盖着当代的哲学思辨。我与吴冠中先生交往十数年,曾多次聆听他对艺术的见解,其中他就谈到书画合一的问题,他认为中国现代书法最终要和抽象水墨交汇在一起。陈求之显然在这一点上思考了并固执地探索着,他在这其中感受着艺术的魅力和生命的意义与价值。

艺术的哲学化与哲学的艺术化是人类文化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势。在艺术家的创作生涯中必然要透露出他们对人性、现实生活、自然、世界的理解,其观察得越深刻,反映的角度越独特,越有文化底蕴,其作品的生命力就愈强。做当代书法艺术创作,其想象与具体行为是有距离的,如要达到最大限度地表达纯粹,其所欲创作的作品指向性需更强。这里所说的“纯粹性”指的是艺术语言的纯粹和形式的纯粹。对书法家而言,传承其实不是问题,关键是书法艺术本身的当代性表达和鲜活度。我们看到的很多作品有迎合商业、奴性、造作的陈风旧习,所表现的形式本体的生命力有着本质性的亏缺。所有的书法形式和语言核心不应该是断层的,是需要有根性的,这个“根”,与中国艺术史有关与自身的生活时代有关,与艺术家自我的心性和修为有关。陈求之的“书禅”依然保留着其作品的可读性就是没有截断这个根,是沿着这个根前行的。

陈求之的“书禅”的实验与探索,其宗旨是推进传统和现代书法的变革,以适应现代社会的审美需要。我之所以说陈求之的这种独创性书法应称作“书禅”,就是它有禅意。陈求之书禅的特点其一是线条疏密有致,刚劲中有柔然,线中有面,把水墨的层次有易变。其二就是有现代绘画的构成关系,他吸取了当代绘画艺术的构成和形式变化。其三是他大胆地开创出了自己的创作方法。石涛说:“无法之法乃为至法”,陈求之敢于超越一切固有的程序,在“无法”之路上探索“我法”,并取得了令人赞叹的成就,这在当今书坛的确难能可贵。其四是他将激情、活力、执着等融入了其作品,这也是现当代艺术精神的魅力。而这种魅力可以说他与生俱来的,当然也是后天的勤奋的结果。陈求之的“书禅”通过变化无穷、笔墨和谐、其点线抒写展现着他的思想和境界,并把其笔下的字变成了有灵魂和情绪的文字。

任何一种艺术形态最终都须要有深层的理性和学理的支撑,在现当代书法发展过程中,对书法本体超文本的探源是陈求之的探索。即探讨现代书法中的形而上的承载和存在。中国现代书法艺术在意象生成上的出发点是与西方现代绘画相反的。西方现代主义绘画是由具象逐渐走向抽象,其与现实世界的相似性、具体可感知性逐渐减弱,中国现代书法则是由高度纯粹的抽象走向一种接近于具象的抽象也就是意象,其具体的体知性逐渐增加;两者在最终的形态呈现上则趋向一致,可谓出发地不同但殊途同归。

陈求之的“书禅”已彻底的超越了书法的视觉范畴,进入了书画艺术的领域。他的“书禅”所达到不只是形式上的当代艺术,更可谓是精神上的逸品,又是慰藉净化人们心灵的神品;其价值所在就是表现出宇宙人生真谛和当代书法艺术的自由精神。陈求之的“书禅”是超越了其他的现代书法的变革,他找到了特立独行的点,就是与当代绘画接近,似书似画的点。陈求之的“书禅”与中国当代艺术相生相伴,他的“求之文画”也成了中国当代艺术的独特面貌。

中国书画讲逸品,是上等的艺术,逸就是超脱,就是用无拘无束的形式来表现心向高远的心灵和智慧,也就是大自由,逸品之画就是要“神气活现”,要有精、气、神,要气韵生动。藏锋露拙,道法自然, 这是中国当代精神和气息,这气息有多种,最以清净高古为上。陈求之的“书禅”清秀无一点尘俗之气,是禅家追求的境界,在古代书法中王羲之达到了这个境界。陈求之的“书禅”在咫尺瀚墨间,一股冲魂动魄、散发着宇宙之气势扑面而来,使人拍案叫绝,奋发向上的精气神油然而生。书有法而不拘法,法外得法而显我之法也;书有意而不任意,意在有意而显书写者之神奕。陈求之的“书禅”具有的中国现代文人精神,还在于书写过程中所表露的形态是受作者情绪控制的,并直接体现了其艺术修养和精神境界。特别是他特有的“书禅”,更能表达他书写时的心情波动和真实的心境。陈求之的“书禅”中笔法的变化多端和布局的结体构架,从开始落笔到结束收笔,都在书写的瞬间完成,在此过程中不可能有过多的构思时间。陈求之的“书禅”所表现出的神采、气韵、书意、笔意、素养、气质、性格、趣味、情感等在内的精神境界是至高的。我对陈求之的艺术探索之精神是敬佩的,对他这种独创的新书法体系是非常喜欢的,因为它不同与常见的“现代书法”,它传导给我的是一种大胆的创新精神,其实这就是艺术的本质。

哲学家叔本华对音乐的评介是至高无上的:世界在音乐中得到了完整地再现和表达。它也是各种艺术当中第一位的、帝王式的艺术,能够成为音乐那样,则是一切艺术的目的。当陈求之的“书禅”在形式上并力求接近音乐时,他是从艺术本质进行的考虑。在他创作的书禅作品中,尽管在形式上近乎是抽象的,但是在内涵上却是十分理性的,也依然是有可读性的。陈求之的书禅是能够和抽象的音乐所匹配的艺术,其创作的最高原则也是希望能够达到音乐的高度,这也是当代艺术的追求。他创作时曾将其书写时进行了录音,那声音真好比是天籁之音。

陈求之创作的《复兴》可谓是他的绝品,作品给观者的第一视觉印象是:燃烧的烈火在中华大地腾起,它激扬人们的爱国心。他创作的《长征》意义有目共睹,关键是它绝佳的构图可谓是抽象绘画的追求。这是令我这个在抽象绘画领域探索多年的艺术家赞叹的。他创作的《指点江山》其实就是山水画,简约到了极致的水墨上水,其上的印章象太阳,冉冉升起。说起太阳,使我想起陈求之在深圳的建筑设计“太阳山”艺术中心,令多少业内同行折服,现在它业已成为当地政府的文化艺术名片,我想将来它会是未来的旅游景点。“太阳山”是他的骄傲之建筑,他将传统江南建筑形式和他的智慧巧妙地设计在深圳这一文化白纸之上。他的“求之文画”也是由此而生,他领悟了传统文化的真谛并斥巨资建造。

纵观陈求之的这些成就,其实与他曾多年创作油画、经商、建筑设计、开画廊等等经历不无关系。人的在某一领域的成就,往往来自其他领域的经历和知识积淀。这也是符合佛家说的“渐悟”,那么在现代书法上的突破就成了陈求之的“顿悟”了。

陈求之大胆地步入了近乎抽象艺术领域的“书禅,这也是需要有足够的勇气和丰富的学养的。把他的实践艺术作为一个艺术课题,陈求之是从观念的角度出发、而力图使其绘画最终高于一般的形式,其艺术特征是试图建立与宇宙、社会、自然秩序相对应的艺术图式。陈求之没有在纯形式的绘画语言中束缚自己,许多书画家受制于形式的构成,因而处在为形式而形式、为结果而过程的圈圈里。在陈求之的艺术观念中,他始终是以当代文化和当代哲学的思考为指向,而深入地探索书与画的结合----“书禅”,这也是“求之文画”的当代性所在。

艺术追求神韵,哲学启迪智慧。陈求之认为有了艺术和哲学,人类才不会被世俗的功利的市侩的生活所压倒,才会有自由的想象、美好的向往、智慧的光芒。艺术和哲学既是对社会生活的理解,更是对现实生活的超越,超越是艺术与哲学的核心命题。陈求之曾说艺术是人类除过宗教之外,其灵魂所找到的另一块净土,在这里苦难的心灵可以得到慰藉,情操得到陶冶、精神得到升华。的确人类的精神之旅也是艺术之旅,很难想象离开了艺术创造和艺术生活人类怎样去面对现实的苦难,或者人类将退化到何等地步。

 

朱雨泽

2012415日于北京 西山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