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草书鉴赏《听蜀僧濬弹琴》

3已有 202 次阅读  2018-12-28 07:43

中国书法是一门古老的汉字的书写艺术,从甲骨文、石鼓文、金文(钟鼎文)演变而为大篆、小篆、隶书,至定型于东汉、魏、晋的草书、楷书、行书等,书法一直散发着艺术的魅力。中国书法是一种很独特的视觉艺术,汉字是中国书法中的重要因素,因为中国书法是在中国文化里产生、发展起来的,而汉字是中国文化的基本要素之一。以汉字为依托,是中国书法区别于其他种类书法的主要标志。

null

中国五千年璀璨的文明及无与伦比的丰富文字记载都已为世人所认可,在这一博大精深 的历史长河中,中国的 书画艺术 以其独特的艺术形式和艺术语言再现了这一历时性的嬗变过程。而具有姊妹性质的书画艺术在历史的嬗变中又以其互补性和独立性释读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内涵。由于书、画创作所采用的工具与材料具有一致性。《历代名画记》中谈论古文字、图画的起源时说:"是时也,书、画同体而未分,象制肇创而犹略,无以传其意,故有书;无以见其形,故有画"。书画虽然具有同源的可比性,但以后的发展状况是以互补的独立性发展变化的。中国 书法 艺术的形成、发展与汉文字的产生与演进存在着密不可分的连带关系。那么究竟什么是"书法"呢?我们可以从它的性质、美学特征、源泉、独特的表现手法方面去理解。书法是以汉字为基础、用毛笔书写的、具有四维特征的抽象符号艺术,它体现了万事万物的"对立统一"这个基本规律又反映了人作为主体的精神、气质、学识和修养。

中国文字起源甚早,把文字的书写性发展到一种审美阶段--融入了创作者的观念、思维、精神,并能激发审美对象的审美情感(也就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书法的形成)。有记载可考者,当在汉末魏晋之间(大约公元2世纪后半期至4世纪),然而,这并不是忽视、淡化甚至否定先前书法艺术形式存在的艺术价值和历史地位。中国文字的滥觞、初具艺术性早期作品的产生,无不具有自身的特殊性和时代性。就书法看,尽管早期文字--甲骨文,还有象形字,同一字的繁简不同,笔画多少不一的情况。但已具有了对称、均衡的规律,以及用笔(刀)、结字、章法的一些规律性因素。而且,在线条的组织,笔画的起止变化方面已带有墨书的意味、笔致的意义。因此可以说,先前书法艺术的产生、存在,不仅属于书法史的范畴,而且也是后代的艺术形式发展、嬗变中可以借鉴与思考的重要范例。

           【草书】

    书法是中国特有的一种传统艺术。草书是汉字的一种字体,特点是结构简省、笔画连绵 。形成于汉代,是为了书写简便在隶书 基础上演变 出来的。有章草 、今草 、狂草 之分,而今草又分大草(也称狂草)和小草,在狂乱中尽显艺术之美。

null

  郭赋林,1959年生人,字 釜麟;堂号:赋集堂主,慈林居士;学者、诗人、社会活动家,著名书画家、慈善家、艺术品鉴定专家。他出生于书法世家,“为东晋著名学者、文学家、游仙诗的祖师、中国风水学鼻祖郭璞”的后人,自幼受父亲和祖父的启迪。秉承祖荫,初萌家教,钟情绘画、书法,临、摹、读、览先祖郭璞书法,同时,以唐欧虞入手、上溯魏晋得龙门之骨力,下沿颜鲁公、赵松雪、取麻姑、告身三门记之筋骨。行书于兰亭序、圣教序、十七帖、永禅师学字文,气势磅礴走宋代大家米芾、岳飞之气运。几十年不辍,遍读典籍。踏遍山河大川,广访名家石刻,广拜贤师,潜心追求,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之下,直根于北方黑土地,驰磅礴之气运,汲中原之灵性,慧兰亭之雅风,拓中华古韵之风范,吸华夏之精髓,堪称当代中国著名书画家。

     郭赋林先生,不断在书法艺术的道路上探索过程中体会:书法发乎于笔, 运乎于心,呕心沥血,苦苦探索,深悟古意,在笔笔有宗,字字有法,章章有道中潜心精研。进而在书法的艺术基础上 ,不断追求笔墨的变化 ,并着重书出作品的意境与精髓,同时,与现代审美相融合,将传统书法精神与哲学、美学相融合,从而打造出一种全新的书法艺术风格,在创作、创新中见其深厚的笔墨功底。多年文化底蕴的积累。展现作品充满创意的艺术构思,努力追求独具个性的艺术书风。其书体真·草·隶·篆·行,无论焦墨、浓墨、淡墨、轻重、虚实、枯润都笔笔清晰,气运生动,这已经成为其书法艺术的主要特点。

     郭赋林之书风,在继承古法的基础上更注重作品布局谋篇之气运。体现古人六书之意,表现精、气、神、骨、肉、血交融的理论,笔法、字法、章法、墨法、笔势追求大尺幅、震荡性、榜书的视觉效果和冲力,多以侧峰取势,横涂竖抹,满纸烟云。书体线条、墨韵处处都透着艺术之美,洋溢着独特的审美气息,颇具独到的北方豪放派风格。

     他的翰墨之玄妙,章法之严谨,沉着稳健的表达隐于其作品之中,深得书法名家和书法爱好者的赞誉。 

    在雍容中见清峻,在清峻中见挺拔,在挺拔中见英武,在英武中见儒雅。郭赋林先生他的作品予以人向上和希望、促使人不断追求、让生活变得圆满幸福的动力和感情喷发而出。

著名书画家郭赋林现为:中国中央电视台大型纪录片《北方的年》总顾问,中国中央教育电视台《水墨丹青》栏目原培训部主任,《水墨丹青栏目》特约书画家,北京国博文物鉴定中心会员,中国文化艺术研究院

院士,釜麟艺术馆 馆长,釜麟书画院 院长,嘉豪典藏(北京)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董事长。

郭赋林先生于2014年,在钓鱼台国宾馆作为特邀嘉宾,出席中国梦,慈善中国万里行大型公益活动;为助航中国梦亲笔题写:中国梦,慈善中国万里行!其作品被纳入中共中央党校《慈善中国》大型系列丛书;同年并为中共中央党校书写《党魂》、《中国梦》、《与时俱进》、《实事求是》、《墨舞风云》等作品。2014年8月郭赋林先生作为特邀嘉宾出席,由公共外交中心举办的中外文化友好交流活动,其作品《无声》被外国使臣收藏。2015年3月日,郭赋林老师的典籍:《询道》、《问道》、《书道》、三部曲著作第一卷完成。2014年至2017年在政府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多次成功举办郭赋林个人书画大型展览,展览主要内容:“弘扬中国传统文化艺术,传承水墨艺术精髓”。以文化兴企结合企事业单位共同打造中国文化品牌;国内主流媒体相继报道。

----著名书画家郭赋林草书鉴赏

              听蜀僧濬弹琴

            作者:李白【唐】

       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

       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

       客心洗流水,馀响入霜钟。

       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

null

听蜀僧濬弹琴》是唐代大诗人李白表现音乐的诗作。

此诗写蜀地一位和尚弹琴技艺之高妙。首联写和尚来自诗人的故乡四川,表达对他的倾慕;颔联写弹琴,以大自然的万壑松涛声比喻琴声之清越宏远;颈联写琴声荡涤胸怀,使人心旷神怡,回味无穷;尾联写聚精会神听琴,而不知时日将尽,反衬琴声之高妙诱人。全诗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明快畅达,风韵健爽,在赞美琴声美妙的同时,也寓有知音的感慨和对故乡的眷恋之情。

注释译文

蜀僧濬:即蜀地一位名叫濬的僧人。李白另有《赠宣州灵源寺仲濬公》诗,“蜀僧濬”“仲濬公”疑为同一人。

绿绮(qǐ):琴名。晋傅玄《琴赋序》:“齐桓公有鸣琴曰号钟,楚庄有鸣琴曰绕梁,中世司马相如有琴曰绿绮,蔡邕有琴曰焦尾,皆名器也。”诗中以绿绮形容蜀僧濬的琴很名贵。

峨眉峰:山名,在今四川省峨眉山市西南,有两山峰相对,望之如蛾眉,故名。

一:助词,用以加强语气。挥手:这里指弹琴。

万壑(hè)松:形容琴声如无数山谷中的松涛声。琴曲有《风入松》。壑,山谷。这句是说,听了蜀僧濬的琴声好像听到万壑松涛雄风。

“客心”句:谓琴心优美如流水,一洗诗人客中郁结的情怀。客,诗人自谓。流水:《列子·汤问》:“伯牙鼓瑟,志在高山,钟子期曰:‘峨峨然若泰山;’志在流水,曰:‘洋洋乎若江河。’子期死,伯牙绝弦,以无知音者。”这句诗中的“流水”,语意双关,既是对僧濬琴声的实指,又暗用了伯牙善弹的典故。

馀响:指琴声馀音。入霜钟:谓琴音与钟声混和。霜钟,指钟声。

“不觉”句:意思是说,因为听得入神,不知不觉天就暗下来了。

秋云:秋天的云彩。暗几重:意即更加昏暗了,把上句“暮”字意伸足。

白话译文

蜀僧濬怀抱一张绿绮琴,他是来自西面的峨眉峰。

他为我挥手弹奏了名曲,我仿佛听到万壑松涛风。

我的心灵像被流水洗涤,馀音缭绕和着秋天霜钟。

不知不觉青山已披暮色,秋云也似乎暗淡了几重。

创作背景

詹锳 《李白诗文系年 》认为,此诗乃唐玄宗天宝十二载(753年)李白在宣城(今属安徽)期间所作。裴斐 《李白年谱简编》也从其说。

作品鉴赏

这首五律写的是听琴,听蜀地一位法名叫濬的和尚弹琴。首联“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两句,说明这位琴师是从四川峨眉山下来的。李白是在四川长大的,四川绮丽的山水培育了他的壮阔胸怀,激发了他的艺术想象。峨眉山月不止一次地出现在他的诗里。他对故乡一直很怀恋,对于来自故乡的琴师当然也格外感到亲切。所以诗一开头就说明弹琴的人是自己的同乡。“绿绮”本是琴名,汉代司马相如有一张琴,名叫绿绮,这里用来泛指名贵的琴。司马相如是蜀人,这里用“绿绮”更切合蜀地僧人。“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简短的十个字,把这位音乐家写得很有气派,表达了诗人对他的倾慕与敬佩。

颔联两句“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正面描写蜀僧弹琴。“为我”二字表明弹者与听者的友情。“挥手”是描摹弹琴的动作,语出嵇康《琴赋》:“伯牙挥手,钟期听声。”这两句用大自然万壑松涛之声比喻琴音的清越宏远,生动传神地表现出琴声极其铿锵有力的特点。

颈联两句写听琴的感受。出句“客心洗流水”,就字面讲,是说听了蜀僧的琴声,自己的心好像被流水洗过一般地畅快、愉悦。其实它还有更深的含义,其中包含着一个古老的典故,即《列子·汤问》中“高山流水”的典故,借它表现蜀僧和自己通过音乐的媒介所建立的知己之感。“客心洗流水”五个字,很含蓄,又很自然,虽然用典,却毫不艰涩,显示了李白卓越的语言技巧。对句“馀响入霜钟”也是用典。“霜钟”出于《山海经·中山经》:“丰山……有九钟焉,是知霜鸣。”郭璞注:“霜降则钟鸣,故言知也。”“霜钟”二字点明时令,与下面“秋云暗几重”照应。此句意思是说,音乐终止以后,馀音久久不绝,和薄暮时分寺庙的钟声融合在一起。这句诗写琴音与钟声交响,也兼寓有知音的意思。《列子·汤问》里有“馀音绕梁,三日不绝”的话。宋代苏东坡在《前赤壁赋》里用“馀音袅袅,不绝如缕”,形容洞箫的余音。这都是乐曲终止以后,入迷的听者沉浸在艺术享受之中所产生的想象。“馀响入霜钟”也是如此。

清脆、流畅的琴声渐远渐弱,和薄暮的钟声共鸣着,诗人这才发觉天色已经晚了:“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尾联两句写诗人听完蜀僧弹琴,举目四望,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青山已罩上一层暮色,灰暗的秋云重重叠叠,布满天空。这是以感觉时间过得快来表现听者沉浸于琴声达到入神的状态,衬托出弹者技艺高超。

唐诗里有不少描写音乐的佳作。白居易的《琵琶行》用“大珠小珠落玉盘”来形容忽高忽低、忽清忽浊的琵琶声,把琵琶所特有的繁密多变的音响效果表现了出来。另一位诗人李颀有一首《听安万善吹觱篥歌》,用不同季节的不同景物,形容音乐曲调的变化,把听觉的感受诉诸视觉的形象,取得很好的艺术效果。李白这首诗描写音乐的独到之处是,除了“万壑松”之外,没有别的比喻形容琴声,而是着重表现听琴时的感受,表现弹者、听者之间感情的交流。其实,“如听万壑松”这一句也不是纯客观的描写,诗人从琴声联想到万壑松声,联想到深山大谷,是结合自己的主观感受来写的。

律诗讲究平仄、对仗,格律比较严。而李白的这首五律却写得极其清新、明快,似乎一点也不费力。其实,无论立意、构思、起结、承转,或是对仗、用典,都经过一番巧妙的安排,只是不着痕迹罢了。这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自然的艺术美,比一切雕饰更能打动人的心灵。

作者简介

李白(701~762),字太白,号青莲居士。是屈原之后最具个性特色、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有“诗仙”之美誉,与杜甫并称“李杜”。其诗以抒情为主,表现出蔑视权贵的傲岸精神,对人民疾苦表示同情,又善于描绘自然景色,表达对祖国山河的热爱。诗风雄奇豪放,想象丰富,语言流转自然,音律和谐多变,善于从民间文艺和神话传说中吸取营养和素材,构成其特有的瑰玮绚烂的色彩,达到盛唐诗歌艺术的巅峰。存世诗文千余篇,有《李太白集》30卷。

中国的历史文明是一个历时性、线性的过程,中国的书法艺术在这样大的时代背景下展示着自身的发展面貌。在书法的萌芽时期(殷商至汉末三国),文字经历由甲骨文、古文(金文)、大篆(籀文)、小篆、隶(八分)、草书、行书、真书等阶段,依次演进。在书法的明朗时期(晋南北朝至隋唐),书法艺术进入了新的境界。由篆隶趋从于简易的草行和真书,它们成为该时期的主流风格。大书法家王羲之的出现使书法艺术大放异彩,他的艺术成就传至唐朝倍受推崇。同时,唐代一群书法家蜂拥而起,如:虞世南、欧阳询、楮遂良、颜真卿、柳公权等大名家。在书法造诣上各有千秋、风格多样。经历宋、元、明、清,中国书法成为一个民族符号,代表了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和民族文化的永恒魅力。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