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两个平行单位的延义

已有 392 次阅读  2019-02-09 20:14

两个平行单位的延义

——张强《双面书法》作品中的女性特征解析

     

(凯里学院美术与设计学院556011)

提要:当代生活方式中,社会由对女性的“观看”转为女性成为创作主体,女性书写的主体地位是与采纳者完全平行的主体地位。但是,在以菲勒斯中心为意识主体的书法父权制美学中,只有男性才是书写的主体,女性永远处于被边缘化的、不被允许染指有关书写的任何行为的语境。因此作品的设定应是对男性压制女性的父权法理秩序的解构,并对女性意识介入创作主体的延义。

关键词:《双面书法》;女性主义;现代书法

 

在现代书法领域中,张强是一个饱受争议的人物,从最初的行为艺术——“踪迹学”遭到女性主义者的质疑,到引起社会学意义上的争论,以及艺术批评理论层面上的争鸣局面,他不辩解也不回避,一直到近几年《双面书法》又成为其新的艺术行为方式。

   《双面书法》被国际艺术关注是在2012年,时值意大利威尼斯军械库正在展出“第六届拉古娜艺术大展”,最终他们把“艺术机构特别奖”授予了这件作品,得奖者是张强和比利时籍女艺术家LIA  WEI。参展的艺术佳作云集,为何主办方和评委会对这件作品侧目,笔者主要从女性主义角度,对该作品的创作特征加以分析。

一、《双面书法》的书写方式

《双面书法》创生于2009年,张强与LIA  WEI首次在比利时举办了“英特耐雄纳尔——双面书法”的现代书写展览,首先在欧洲植下一颗现代书法的种子。从那时起到现在,两人先后于中国杭州和贵州凯里等地举办展览和“开卷”活动,笔者于201412月,在四川美术学院观摩了“双面书法”的书写现场。大幅的宣纸被放置于经过设计的画架之上,由创作主体双方自主选用大、小型号不一的毛笔与浓淡各异的墨色,或同时单手用笔或同时双手执书,在互主性的书写行为中衍生出作品的逻辑生成。未曾想,双面的书写也可以流畅、自然,从不同的角度观望,会呈视出形态各异的观看图式。若由彼此相对的视角来体察,从双主体笔端所肇发的踪迹或力透纸背,或轻盈委婉,时而清晰可辨,时而草蛇灰线若隐若现,更值得关注的是,双主体的踪迹是在驱逐掉个体思维能动意志之下,而受制于对方的互动行为。作品的呈现方式也相当有意味的被命名为“开卷”。他们将“开卷”选择放置在不同的场域,构成大型的装置作品。比如在比利时展出时,他们将作品放在了比利时的标志性建筑——大法院,组成了以大法院为背景的装置作品。

二、国际化视野中的《双面书法》

欧洲人眼中的《双面书法》,似乎更直观和感性,他们把这种书写行为,看作是对观念艺术的饶有兴味的揣摩,是女性艺术家参与的跨文化艺术融合(LIA  WEI在本体上携带着中国文化的血缘与欧洲文化的跨文化基质)。在英国学者撰写的《中国现代书法艺术》(英国大英博物馆出版社,2002年)一书中,以个案研究方式分析评价了张强的艺术:

“张强对传统艺术信念进行了强有力的美学革命。但是,他在传统的中国画和书法、以及基于它们之下的美学原理有精深造诣。此外他还是书法前卫运动重要的理论家和“踪迹学”的创造者——一种通过与女性合作创造出来的、全新类种的艺术……无疑,张强的作品富有吸引力、活力并承载着令人激奋的、一种撕裂性的震颤。他决心更深入的探索他的思想。然

而,当他这样做时,他一直期盼这样一天的到来——最终的结果是,女性艺术家的参与使他的实验达到男女两性的真正平等与和谐的境界。”

尤为有趣的是,观展的欧洲人似乎已经淡漠于用女性主义的目光去纠缠女性之于书写的潜在寓意与象征内涵,他们更多的是在关注作品本体的表现意义和观念化程式。终究,这场书写的发生不是在欧洲,《双面书法》所携带的女性涵义必然要经受中国本土化立场上的拷问才是此行文的目的。为此,作为一种东方化的观看女性的方式,我们已经能够体察出在整个书写过程中,女性书写的主体地位在这里是与采纳者完全平行的主体地位。‘她’在书写过程中可以和采纳者互相牵引对方的踪迹,也同时可以阻滞对方的带有惯性的思维逻辑和表达方式,实现了一种平等的书写受干扰又无限延义的行动过程。如果说踪迹学的女性主体已经开始阻隔男性单一书写的主体地位,那么双面书法提示出的问题便是双主体在由纸面引发的媒介上的互动书写,破解了女性不参与书写便不是真正的主体的一种观念。

正像张强教授在接受《美术文献》采访时,在论及“双面书法”中的平行主体时所言“…意识到个体的思维结构、社会阅历的本能限制——它包括了时间与空间的限制,所以会采纳

“他者(它、她)”来进行创作。以至于在“双面书法”这个作品中,“他者(它、她)”甚至成为主体——与采纳者成为平行的主体,从而到达了更为真实的合作。”

三、女性书写主体的介入

如果说在以菲勒斯中心为意识主体的书法父权制美学中,只有男性才是书写的主体,女性永远处于边缘化的、不被允许染指有关书写的任何行为的话,它是设定在男性压制女性的父权法理秩序之上的。实际上,它所建构的象征秩序Pen\Penis和白纸代表的处女嗜好,早在采纳者双面书法作品之前的踪迹模型中就已然将这个压制的秩序解构为她者主体中的无意识,取消了男权话语机制。那么,依笔者之见,“双面书法”在这里把法理化的概念进一步抛向了无意义,这种彻底的指向是把女性主体与男性主体放置在了平等的话语境地之上,如果说作品中有过度强调的地方,那么此等衷述应该是两个‘平行’单位的延义,而不是过度的女性主义,更远非男性主导的法理话语。在接受过纯正欧洲教育的艺术家LIA  WEI的认知中,人与人、男性与女性之间存在着天然的平等关系,所以在她看来平等相向、对等关系的成立是理所当然的,这也是她介入双面书法的平行观念的基点。至于张强教授之于‘她者’的观念,则在其多部著作中数次提及“后现代”社会语境之后的男女平等基础上的新型对话关系,“后现代主义的理想创造模式是‘喷射(男性)与容纳(女性)两者之间的平衡’(庞德),而且,从现代的写作(书写)方式来看,以往的那种性别对立的象征,已经遭到当然的淡化,…从电脑写作中读解出:手指(男性)--键盘(女性)--相互作用—文字。不仅男女间的性象征特点已不再明显,而且,这种新的写作方式已经是对集体意识中,男性霸权的消解。”1

如此看来,张强所持有的这种新型的平等合作关系是区别于过分对女性身份的强调与妖邪化的女性主义观的。众所周知,极端的女性特征的渲染如果缺乏相应的情境制约,那么,则有可能走向相悖的误区,表面化的强调性的生理特征而于深层的智慧和文化策略乏善可陈,只会引起女性本体深度的担忧和焦虑,而无法在文化范围内引发更深刻的意义。有女权主义者葛达·勒呼吁建构女性标准,用以检验女性的自身经验创立女性文化,她认为“女人留在历史之外,并非因但凡男人中修史者都诡诈,只因我们向来单以男子中心的标准看待历史。我们疏漏了女人和女人的活动,因为我们寻求历史回答的问题不适合于女人。”2

一旦女性文化同人类文化发生决裂,陷入具有自身标准的女性中心文化境地,就会变得相当堪忧起来。一方面这种独立的女性中心文化是从男权中心文化中完全独立出来的概念框架,实际上是将女性文化从由男人和女人所组成的人类文化本体中抽离出来,难免有自我规避和自我放逐出人类文化圈之谋,反而是女权主义者没有对自己的历史和文化进行彻底梳理

结果之后的怯懦和不自信的表现。实际上,女性的创作实践是永远不会被理论化,或译成代码被抹煞的,完全存在的自在形式就是她所面对的现实,女性主义没有必要必须采用浓妆艳抹的方式粉墨登场,而去陷入自导自演的哗众取宠的妖邪化怪圈,其完全可以自然从容的直面历史与文化现实,与男性平行以对。

基于以上对女性主义的自识,笔者认为《双面书法》在对女性主体介入的提示中,是试图去建立双主体之间的新型对话关系,而且二者在试图平等对话的过程中在不断阻断双方的有意而为,而到达主体无意识,在行动书写中解构这种相互压制的法理秩序,通过最终的装置呈现,实现破坏之后的新型平行对话关系的组建。然而,当两个平行单位主体作为对等的规则被整理出来以后,却也暴露了这个关系里面一个剪不断的问题,就是张强教授所提到的‘采集者’这个对‘他’主体的命名。也许,对踪迹学的创始人张强教授而言,《双面书法》是对以往踪迹学更深层的推进,‘她’主体是模型中对应关系的一种更彻底的延续,自己作为‘采集者’这个身份也无可厚非。然而,‘采集者’的提出更容易把男性主体作为一个单一的单位从平行两主体中放大出来,成为一个显性的书写主体,而使女性创作主体处于隐性的书写主体地位,从而会给两个平行单位的绝对平等制造处某种程度上的干扰项。由此,可能会引发社会学意义上女权主义话语关于抢占作品中女性著作权的争议。但是,更多的话语争议从本质上是具有两面性的,它一方面将批评推到了极端,而另一方面却同时昭示出传播意义上更大的作品增殖空间。由这样的作品增殖,我们可以推断出其深层潜伏的文化智慧也终将会在作品序列化空间中实现最大化。

四、结语

《双面书法》中两个平行单位的延义对女性艺术问题无疑是个重大的提示,它首先从女性意识问题上表明了男性与女性主体在艺术行为中的博弈与平等的守恒。女性问题只是双面书法中的一个构成,至今它的概念还在放大和播撒中,也日益接受着女性主义批评的介入,《双面书法》中两个平行单位的延义,尚需艺术家个人艺术经验的累积和批评家的持续关注。

 注释:

1张强.《踪迹学—艺术的文化穿越》.[第一版.]重庆:重庆出版

社,2006.P123

2王逢振、盛宁、李自修.《最新西方文论选》.[第一版.]桂林:

漓江出版社,1991.P274

 

作者简介:

张丹(1984.5- ),女,山东泰安人,硕士研究生,工作单位:凯里学院美术与设计学院,职称:副教授,研究方向:视觉文化艺术研究,贵州省女画家协会理事,黔东南州美术家

协会副秘书长。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