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还你一方白绢:我看艺术院校毕业展热

6已有 1373 次阅读  2016-06-22 13:41   标签毕业展  艺术院校 

何卫平

又到毕业季,各大艺术院校的创作展免不了各显神通,频频“霸屏”。除了模拟“奥运会”的开幕排场,更是制造各类看似“无伤大雅”的新闻噱头,抢夺媒体话语,招揽近邻的地方院校流水席式的包车观摩。这不,某艺术学院就以“开幕三天,观众十万”为标榜。这一连串热闹的背后彰显了艺术的社会属性,也暴露了艺术院校难以圆说的“虚寒”急症。

在我的获知范围,近年的毕业创作展呈现出几大特征:首先,场面宏大,开幕式宾朋满座,高官明星助阵剪彩,娱乐内容穿插不断,打造“嘉年华”狂欢效应;其次,邀约电视台、报纸、网站新闻式播报,行业媒体跟进,微信、微博、论坛一拥而上,持续推送话题,形成刷屏效应;再次,举办盛大的颁奖仪式,除了传统的创作奖,各大画材、艺术媒介和名人纷纷设置奖项,促使艺术标准多元以致模糊;最后,学校确立收藏名录,将优秀作品以成本费的价格收购,进而举办拍卖专场,邀约艺术机构和个人进行第二轮筛选,毕业展华丽转身为交易会,以市场为准则,圆满收官。一场狂欢过后,自有少数的获益者被物色或纳入订单,余者领取毕业及获奖证书,各奔东西,参与残酷的社会竞争。

狂欢式的“毕业季”同传统婚姻仪式颇为相似,毕业生像是待嫁的新娘,被家人装扮的花枝招展,喜庆祥和,招呼亲朋好友云集,敲锣打鼓地送入别人家的“洞房”。此后是清汤寡水的过活,还是锦衣玉食的奢华,那都是毕业生自己的私事,同“母校”再无瓜葛。

与此行成巨大落差的是,社会竞争日趋激烈,水涨船高,就业难度增加,供大于需造就薪资待遇的下滑。同时,物价、房价等生活成本提高,毕业生在面对就业、生存、感情等一系列棘手问题时表现出盲从、无奈和焦虑,间接地加剧了社会的躁动和不安。

当然,这些问题同样困扰着毕业创作的指导教师,尤其是高校的“青椒”,作为一线施教的核心人群,青年教师在完成课时、科研、职称和大量的“指令性”工作以外,对内需匀出精力和财力应对复杂的人际关系,对外则试图拓展第二职业以弥补内需及内耗。教学和引导学生的精力变得非常有限。因而,许多教师和学生实际上对课程采取应对式完成,而对毕业创作则倾注“血本”,这缘于毕业创作对学生易于体现结果,对指导教师更能凸显成绩,校方则更易于呈现丰硕的成果、口碑、政绩,并利于招生宣传。三方共赢,是促成毕业创作展隆重的内在因素。

与此同时,异军突起的民营美术馆、画廊、企业、个人及其收藏资本在艺术市场和学术生产的夹缝中,急于寻求优秀而廉价的原创艺术,八大美院的毕业生自然成为他们物色的优选对象,同艺术产业关联的媒体、画材、衍生品公司、政府机构迅速结盟共进,各取所需,从而凝聚为毕业创作展的外部助推力。

作为毕业生最终成果的集中展示,体面而热闹地举办一次大学的告别仪式并无不可,以开放、多元、交互、包容为出发点的毕业嘉年华亦无不妥,但我极为反对“以一场奢侈的婚礼排场押注一对新人终生幸福”的虚妄作为。对多数学生而言,只有在入学和毕业典礼上“体面”的做了主角,在其他的日子里,除去少数有责任和良知的教师,更多的院校缺乏对学生终身教育的引导和艺术素养的培育,更缺少对其社会责任、道德品质和人文情怀的塑造。从而届复一届地步入“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钱理群语)行列。而毕业创作展,更像是带有免检标签的产品发布会,用于自我陶醉和麻醉,并延及在校生及周边院校,形成恶性循环。

传统的婚姻礼仪,是“礼乐”文明的平民化体现,在礼乐传统丧失的当下,婚礼演化为一种象征性仪式和吃喝文化,以及毫无依据的对基督教婚礼的套用。同样,在艺术教育普遍以“就业”为导向的今天,毕业大展所呈现的,也往往带有强烈的即时效应,它同艺术自律相悖,也同百年教育的宗旨相左。

陶宗仪《辍耕录》中“描述”了一对新人在洞房初夜的尴尬对白:

今夜盛排筵宴,准拟寻芳一遍。

春去已多时,问甚红深红浅。

不见!不见,还你一方白绢。

文学的尴尬,缘于创作者的构想,但当下的艺术教育乃至整个教育大系的尴尬,却实实在在地摆在眼前,相对无言却似苦大仇深,等待着智者的化解,也等待着“天下大赦”的际遇。

20166月于江苏常州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