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寿 山 篆 刻 艺 术 欣 赏

8已有 3903 次阅读  2014-08-03 07:59   标签福建省  毛主席  浙江绍兴  寿山石  杭州人 
          寿 山 篆 刻 艺 术 欣 赏

                                黄若愚

    
    著名篆刻家寿山先生是浙江杭州人,祖籍浙江绍兴。浙江绍兴也是鲁迅的家乡,在那里有一个“寿”姓家族,寿山先生名字因与福建省寿山相同,寿山石又适宜篆刻,注定他与篆刻有缘,寿山先生有了一副自勉联:酸甜苦辣增寿,江河湖海伴山。
   
   “文革”一开始,在那个人妖颠倒的年代,寿山和许多杭州知识青年一道,在带队老师蔡竹林的带领下“紧跟统帅毛主席,广阔天地炼忠心”,他响应毛主席的号召上山下乡来到了幻想中有着茫茫的戈壁滩、绿绿的大草原、“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西域古城宁夏,以青年人特有的朝气和单纯为自己编织了一个美丽的梦。没想到,一个操着吴侬软语的大男孩一走就似乎走到了荒凉的天边……从美丽的天堂杭州来到大西北的宁夏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但更多城市青年是被政府强制离家、迁往农村的。与其在城市的生活相比较,知青们普遍感觉在农村与农民的关系也远非融洽。
    上山下乡运动是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的文化大革命运动后期,中国共产党组织大量城市“知识青年”离开城市,在农村定居和劳动的政治运动。1968年12月,毛泽东下达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指示,上山下乡运动大规模展开,1968年当年在校的初中和高中生(1966、1967、1968年三届学生,后来被称为“老三届”),全部前往农村。文革中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总人数达到1600多万人,十分之一的城市人口来到了乡村。这是人类现代历史上罕见的从城市到乡村的人口大迁移。全国城市居民家庭中,几乎没有一家不和“知青”下乡联系在一起。

    寿山和许多在宁夏永宁县的杭州知识青年把美好的青春奉献给了戈壁大漠。带领这批来宁夏永宁县农村下乡插队杭州青年的老师蔡竹林先生,在宁夏倒是一路官运亨通,1983年2月至1990年10月任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常委,1990年10月至1995年1月任青海省委常委、副省长、省委副书记,1995年7月至1998年1月任陕西省委副书记,1998年1月任政协陕西省第八届委员会副主席。还是中共第十五大代表。

     寿山在永宁农村劳动六年后,他被招了矿工,来到了寸草不生的宁夏石炭井煤矿,在四矿采煤队挖煤。寿山只要讲起在矿山挖煤的经历,就会动情地说∶“我是侥幸活到了今天!我这条命是捡来的啊!在矿井里,我的许多工友不是被无情的矿石活埋,就是被砸断胳膊砸断腿……你无法想象人是多么的脆弱,就象满山的小石子,说没就没了……也许上苍有眼,让我这个爱读书的人躲过了无数次劫难,慷慨地给我留下了一双健全的手,我珍惜它们!”那时候,在井下挖煤收工后经常已是凌晨四、五点,工友们都是在澡堂里泡澡、打扑克、下棋、喝酒或者回家睡觉,而他却拖着困乏的身体在澡堂子里用磨刀石刻印。工友们不理解,觉得他是疯了∶“整天这么累还刻那玩意儿有啥用?”为了刻好印,寿山借了一本6毛钱的《怎样刻印章》的书,把它全抄下来,把书中的印用削得很细的铅笔仔细地勾摹下来,再把它们摹刻在磨刀石上。功夫不负有心人,1976年他用磨刀石刻得一方《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印被省级刊物发表。从这方印开始,他走上了追求篆刻艺术之路。但是人生总是坎坷的,1978年周总理提倡中国文字改革二十周年,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给寿山发来了发表作品的邀请信,他为此刻了几枚有关简化字的印章寄给了《光明日报》。没有想到的是《光明日报》对他进行了政审,认为他的家庭有政治问题(弟弟无意听了台湾广播被打成“现行反革命”)拒绝采用他的作品,那种痛苦和打击是致命的。先生颤抖着手说:”我当时暗暗发誓,只要我不**反社会主义,坚持下去,总有一天会被社会承认的。”,对二十余年的艰苦经历,寿山每每讲来感慨良多,在我看来,正是寿山有过这些艰苦经历,才造就了寿山骨子里那股发奋图强的拼搏精神。

    1985年,寿山先生这匹千里马遇到了“伯乐”,他的篆刻艺术才华得到自治区领导黑伯理、宁夏书协主席董维基、胡公石先生的赏识,寿山从石炭井煤矿被调到银川市筹建宁夏书画院。
   
    (黑伯理,冀鲁豫老八路。 回族,原名映月,山东临清县城内(今临清市区)人。1937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任中共清(平)博(平)高(唐)支部委员。1949年南京解放后,随董必武在南京接收国民政府并训练国民党各级职员。1952年,调北京参加筹办中央政法干校,任校党组成员、校党委书记、校长。1964年后,任国家民委委员、党组成员,民族出版社书记等职。1982年,第二次调宁夏工作,先后任中共宁夏自治区区委常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部长、纪检委书记,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等职。)

    黑伯理主席在宁夏工作期间,非常关怀宁夏少数民族地区文化事业建设,宁夏先后成立了宁夏民族艺术研究所、宁夏书画院、宁夏标准草书社等文化艺术机构。宁夏的这些文化艺术研究机构成立后,从各县市调集了一批艺术人才,1982年春天,我由中卫中学调进宁夏民族艺术研究所。
    
    认识寿山先生,那是我刚从宁夏民族艺术研究所调到宁夏大学美术学院(银川师专美术系)不久,住在贺兰县北郊的园艺场银川师专的土坯房里,也就是在这个远离闹市的土坯房里,经常汇聚一些宁夏文化艺术界的文艺名流,名扬塞上的“金秋画展”“春藤书画社画展”等重大艺术活动从这里策划诞生。寿山在这里给大家讲他的故事,即兴挥刀制印,交流他的艺术创作理念。寿山先生高超的篆刻艺术技巧不只是其表现篆刻艺术基本手段,在他的篆刻作品中,更深层次里表达了他的人生态度和审美价值,以及哲学修养。把篆刻作品的内容与篆刻艺术形式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把内容与形式、师古与创新融为一体,只有创作出这样的篆刻作品才是他的艺术追求。

    1985年在寿山从石炭井煤矿刚调到银川市筹建宁夏书画院时,刻过一方《边行》的印,那方印就是一个框四个拐角,在印的边款里寿山写道:“边行者,少干扰,故自在。行道即是,经营技艺之道岂不如此?此当铭诸肺腑。”“边行”在百科中解释为:边行优势也叫边际效应,是一个农学名词。是指在作物大田的边行上的作物生长发育较内部各行表现良好,在同样密度下,边行单株产量大大高于内部各行单株的现象。寿山是用艺术家的思想观点讲“边行”,我对寿山讲的“边行”深有启发,“边行者,少干扰,故自在”,处在“道”之中间行走名利官场的人,诱惑太盛,哪有时间做艺?即使为之也是浮躁油滑,无法进入真正艺术殿堂,而作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就要孤寂边行。

    寿山先生有一枚闲章“勿唯常情”,他说∶“不循常理,反向思维,别人不做的事情我做。”那年,我们欣赏寿山刻的这枚闲章“勿唯常情”时,一位领导讲了一个他亲身经历的故事:我们到宁夏南部山区农村检查工作时,有一户农民没有按生产队的要求统一种植农作物,生产队上那些听上面话的农户,一窝蜂按上面要求统一种植的农作物,到头来,供大于求,农产品滞销了,卖不出去了。那户农民没有按生产队的要求统一种植农作物,他的农作物反而供不应求。让这户农民介绍经验,农民说:党让种啥,我不种啥;他们种啥,我不种啥。一个农户都能用勿唯常理,反向思维,别人不做的事情我做。“出于常人却超乎常人,只具常人之情,怎能做出超乎常人之事,”这是他几十年做艺的指导思想,就是能否超出一般人情感和平常人所能想到的以外,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的艺术追求,把自己区别与他人的“情”或感受,寄托在方寸之间。

    寿山不希望篆刻只是书画艺术的附属品,它应该是一个独立的艺术门类而傲立于世。许多文人雅士认为印章就是只在书斋里把玩的“闲章”和“名章”,结果,中华民族的艺术瑰宝被无情地束之高阁,无法被普通的老百姓认识和欣赏。

    寿山的创作“二龙戏珠”、“龙的传人”两方印章,是1988年参加全国“中意杯”书法篆刻大展的作品。从这两方印我们可以看出他对自己提出的“内容与印章形式相结合”思想与实践的初级阶段。《龙的传人》,采取的是以圆形印章材质形式,暗喻“天圆地方”之说;印面印边框以古玺印厚边栏为主调,实则是“龙形”;“传人”为大篆古玺印文,保持古玺原基调,整个印章仍保持古玺特征;印章虽然无“的”字,但读者仍然可以解读为“龙的传人”;其边款也是采取阴刻的由下至上一条腾空巨龙,虎虎生气,旁边以阳刻的“中意杯”三字指点主题;在右下角单刀正楷标明时间,全印浑然天成且内涵玄机。1988年(龙年)创作的龙肖形印,其印形式与《龙的传人》风格大体相同,但是又有另一番巧思蕴涵其中,边栏仍为一条龙,印的中间又有一条小龙,两条龙暗含“二龙戏珠”之意,同时也有“大龙、小龙”年相连之意。边款云龙图下点明“云时似龙,此云龙可喻二龙戏珠乎?”。此次大展,他的这两方印荣获“金奖”,其创作实践成果得到了广泛的肯定。尽管现在看来当时的创作还比较稚嫩,“内容与印章形式相结合”理论还处在初级阶段,表面的“结合”与古代肖形印、吉语印中的好些信息,有一定的形式上的联系,但是我们已经可以发现他确实在脚踏实地实践着自己的艺术理想和审美追求。

     曾经有十余年,在中国书协举办的全国书法篆刻展中,宁夏所上作品,寿山篆刻作品可谓一花独秀,屡屡入展。

   “边行”,寿山先生“边行”一印是他一生的座右铭。边款曰:“此印除印之边唯篆书行,故寓边行,边行者少干扰,故自在。行道既是,经营艺技之道岂不如此?此当铭诸肺腑。”处在“道”之中间行走名利场的人,诱惑太盛,哪有时间做艺?即使为之也是浮躁油滑,无法入真正的艺术殿堂。

   “面壁十年”即为修身内经,典出达摩禅师的故事。达摩禅师穴居山洞,餐风饮露,面壁十年,得悟禅宗,开坛讲法,普度芸芸众生。可见,修身不是朝夕之事,需持之以恒。一面做官一面修身。修身在平时,常记与心,才有一时之感悟。虽然取名是“面壁十年”,只是警戒,目的却是他日“图破壁”。周恩来总理有诗:大江歌罢掉头东,邃密群科济世穷。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蹈海亦英雄。这里也是引用了达摩祖师面壁十年的故事,表明了决心之坚,立志之远,并且预想未来,即使壮志难酬,捐躯东海,亦不愧为一英雄。舍生而取义者也。寿山先生曾两度镌刻了此语印,最后还是选择了此方入书。这方印整体浑厚大器,与立志“破壁”宏远的内容相得益彰;中间“十”字拉长,暗喻“壁”之坚固;“面壁”两字所占空间稍大,喻决心与志向的坚定;整个印面有意残破,喻最终结果------破壁。其用刀深的缶翁三味,雄强厚重,方中见圆、圆中见方,方圆结合,相得益彰。又有来楚生韵致,老辣多变,做残手段高超,削、凿、磨、击尽显其间,营造“破壁”之状。

    “仁者寿”用鸟虫篆为之,鸟虫篆是一种鸟书或鸟虫书,是先秦篆书的变体,属于金文里的一种特殊美术字体。它是春秋中后期至战国时代盛行于吴、越、楚、蔡、徐、宋等南方诸国的一种特殊文字。这种字体常以高贵而华丽、富有装饰效果、变幻莫测。其笔画屈曲如虫,画首饰以鸟状而得名,即文字与鸟、鱼、鹤、龙等图案相结合,难度较大,以篆刻为之者成功率极低,当代韩天衡有所突破,成就较高。寿山先生这方印,具有级强的装饰感,整方印采取圆形无边形式,以曲线组合为主,结构均衡稳健,线质富有张力弹和性,刀法精妙准确,功力超群,整方印布局合理,笔画排布疏朗中见茂密,使得此印更加富有活力,生气盎然。可算是当代鸟虫篆印之精品。

    “一片冰心在玉壶”, 选自唐代王昌龄《芙蓉楼送辛渐》,”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 一片冰心在玉壶。” “一片冰心在玉壶” 的意思说::冰在玉壶之中,比喻人的清廉正直,我的心就象盛在玉壶的冰那样洁白透明。寿山先生在谋篇时,充分考虑到了这句诗的内涵,以及其引申的寓意。因此,采取了平正、淡雅、清丽端庄的玉印手法,用刀爽快,笔画线条粗细一致,笔画间距十分均匀,有匀净典雅的美感。文字排列工稳妥贴,方中带圆、圆中带方,使得笔画在饱含劲力的同时又不失流畅,温文尔雅得清刚之气,风神绰约,深有“玉洁、冰心”之妙。

   “天下黄河富宁夏 、西夏古都”,宁夏自治区拥有着古老悠久的黄河文明。自古就有“黄河百害,唯富一套"、的说法,即宁夏的宁夏平原(前套)和内蒙古的河套平原(后套)。宁夏因为处在黄河上游的河谷地带,水源丰沛,灌溉便利,水草丰美,农业较发达,于是又有“天下黄河富宁夏”的美誉。寿山先生用一份感恩的心,诚挚地用古玺形式精心刻制了“天下黄河富宁夏”一印,这是一个篆刻艺术家对第二家乡的感恩,也是他虔诚地解读和诠释这片神秘土地心声。全印用刀流畅婉约,冲刀为主气息平缓,构图别致精美,显得雍容华贵,丰腴秀美。
    银川是宁夏首府,素有“塞上湖城、西夏古都、回族之乡”之称。于是他又刻了“西夏古都”,此印同样采用了朱文古玺形章法,借用了战国古玺“日康都萃车马”的构图方法,章法打开大合,呈现出浑厚古拙之气。整篇章法中就有大有小,疏密相间,参差错落、穿插挪让,虚实对比动人心魄。刀法以冲刀为主,切刀为辅,线条似曲铁,细劲而负有弹性,干净利落。采用优美的弧线对比,表现出了“塞上湖城、回族之乡”的风采。

    “不拘一格  ” 既是不拘一格,就要打破原来的陈旧框架,有“框”就不能变;既是“不拘”,“一”必“曲折”。边款写道:不拘一格(草书为之),变通越时(此处文字或有误),艺术生命自存。此印共四字,字字大小不同,宽窄各异,打破了印章文字平稳、乖巧、匀称的常规;刀法灵动自然,极尽变通之能事,不拘一格。

     1993年,寿山出第一本篆刻集《寿山印迹》时,就已经萌生了刻《三十六计》的想法。《寿山印迹》中就有“远交近攻”、“借尸还魂”、“假道伐虢”、“浑水摸鱼”、“空城计”、“无中生有”、“敌战计”、“苦肉计”、“笑里藏刀”、“假痴不癫”等印章。他对《三十六计》非常喜爱,尤其是其中的哲学思想更是着迷,曾经买了不同版本的《三十六计》书籍,并且花了大量的时间研究兵法与篆刻之间的关系。他说:实际上篆刻章法就是兵法,就是布阵,就是我们如何将自己的“兵”,即单字结构、线条、边框、边款、印油、纸张、刀法等条件有效地利用起来,发挥其最大的作用,用以表达我们自己对事物、环境、人生的认识,传递自己“超乎常人”的情怀。
    “擒贼擒王” 三十六计第十七计,注解:“摧其坚,夺其魁,以解其体。龙战于野,其道穷也。”其中心意义就是抓住要害和关键才能事半功倍。战争和博弈中要“抓住要害”谈何容易?因此,寿山先生采取了圆形印式,显现中双方焦灼博弈难分胜负,两“擒”字抵住“王”,双方互为犄角;中宫悬空,可谓“盛况空前”难解难分,斗智斗勇,煞是热闹。其印面的设计和文字的运用就可见一斑。加之细朱文刀痕累累,挺健峻拔,显示出“战斗”的“惨烈”。然而,此印的封泥却又是一番风景,与朱文印产生了强烈的反差,有一种奇特的浑厚、朦胧的味道,告诉我们两种不同的创作理念和不同的审美取向,以及不同的手法产生出的不同的艺术效果。

     篆刻家寿山先生积五十多年的心血之作《刀下谈兵•三十六计篆刻集》,它是寿山先生大半生坎坷经历的智慧结晶,也是我国印坛一本不可多得的艺术珍本。《刀下谈兵•三十六计篆刻集》书皮是墨绿与酱色的套色刻印衬底,正中套一长方形黑色印石,象刀象剑又象石的四个白文边款大字”刀下谈兵”醒目刺眼,就如“风萧萧兮水寒寒,边塞征程尘飞扬”中猎猎迎风的帅旗那样有精神骨。在附庸风雅、时尚玩酷的现在,古代兵法“三十六计”尤如时光遂道把读者带进了先生无畏而丰富的精神世界。

    寿山先生说∶“现在世界各国都在研究中国的“三十六计”,以前是用在军事上,而现在政治、文化、经济各个领域都在研究它,对于我,它就更有创作及研究的价值。”这本书寿山已经构思了很多年,无论是从内容还是到形式他都想赋予它更高的审美价值,让读者在有限的书中得到最多的信息和最大的艺术享受。这也正体现了寿山的篆刻特点,既有秀美的作品如《美人计》,又有粗犷的作品如“三十六计”,最后一计《走为上》那样无拘无束,无边无框。很多人说,寿山的印章象“黄梅戏”,北方人能接受,南方人也能接受。

   寿无疆     福有缘,寿山认为:篆刻“寿无疆”,当然不用“边栏疆域”框着,既是长寿“寿”一定要“长”矣!“福有缘”,肯定有边框,使“有福”结缘了!
    
    寿山先生一生经历坎坷,生活阅历丰富,从西子湖畔到黄河岸边,从西域古城到南海之滨,他总是离不开石头和水。因为水让他懂得了人生的真谛∶感激生活,感动人生。所以他有如水般单纯、明净的性格;而石头又铸就了他吃苦耐劳不服输的坚强性格,倔强不改的秉性,而是同是跋涉在文化的长河中孤独探索并肩负着社会责任感的一代中国知识分子。
   
    在缅怀著名篆刻艺术家寿山离开我们两周年之际,用文字的形式纪念寿山先生,感谢寿山的学生及好友给我提供了宝贵资料。


    尊敬的篆刻艺术家寿山先生,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