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刘上誉:六十年的现实主义创作(上)

已有 12188 次阅读  2010-01-06 17:00   标签魏传义  永恒  现实主义 

 

永恒的现实主义——介绍教育家、画家魏传义先生   

 

二、六十年的现实主义创作(上)

 

    身为杰出教育家的魏传义先生,同时是一位卓越的现实主义艺术家。他的创作指导思想与他的教育思想一样,以唯物主义为世界观,他坚持物质决定意识,意识反映物质;他坚信客观世界的对立统一,在绘画境界上表现为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的对立统一。他认为境界的“隔”与“不隔”,格调的高与低,与艺术家的生活情趣及价值取向密切相关。他通过实践求索,较早形成现实主义文艺观,毕生追求永恒的现实主义精神。他将现实主义创作概括为三点:1、基于现实。以客观存在为根基,从现实生活出发;2、高于现实。是指主观精神对客观现实更高层次的概括与超越。它比写实主义更为宽广,它不是照相主义,也不是自然模仿主义;3、促进现实。是指其教化、娱乐的功能性对现实社会的积极作用。它是人民教育的生动方式,是人民生活的丰富内容,是人民健康的精神食粮。艺术创作与群众审美活动是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手段,在构建和谐社会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促进作用。

    魏传义先生与民共忧乐,是人民艺术家。他一生教书育人之余,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现选析如下:

 

《歇晌》 魏传义 183cm*180cm 亚麻布 中央美院陈列馆藏

 

    《歇晌》是魏传义先生1957年毕业于中央美院马训班时的毕业创作。作品中,晌午的太阳下,情窦初开的姑娘为小伙子——她的心上人送来食品。但他劳动后正在歇晌,睡梦正酣。姑娘想推醒他,却羞答答,略显局促。纯朴的姑娘那瞬间的情态惟妙惟肖,场景赫然。魏传义在外光处理及构图上均展现了新中国第一代画家的扎实功底。马克西莫夫评价道:“《歇晌》是劳动和爱情的题材,是艺术创作永恒的题材”。这幅作品,生动地反映了当时现实社会中,劳动与爱情的瞬间,是新中国劳动人民生活的侧影写照。在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发展史中,该作品佐证了油画与新中国文化建设的发展历程。

 

《强渡乌江》 魏传义 200cm*250cm 亚麻布 中国军事博物馆藏   

 

    魏传义先生1959年为中国军事博物馆创作的军史画《强渡乌江》,是他早期的又一幅重要力作。为了创作该作品,他专程前往贵州江界河收集有关当年红军长征渡江素材。1935年1月1日,中 共中央在猴场作出了《中央政治局关于渡江后新的行动方针的决定》。决定指出:“建立川黔边新苏区根据地,首先从遵义为中心的黔北地区,然后向川南发展,是目前最中心的任务”。红军总政治部下达《关于瓦解贵州白军的指示》。朱德电示红军各部,“偷渡部队不应小于一个团”。红一军团第二师进抵乌江南岸,其前卫4团逼近乌江江界渡口,进行火力侦察,准备渡江。《强渡乌江》作品就是反映1月4日,红1军第4团由江界渡口强渡的历史性画面:狭江峭壁,急流险滩;五、六名红军勇士攀援悬崖,有俯伏前进者、有掷手榴弹还击者、有架枪射击者、有伸手援助战友者、有后继登崖接应者;只见江窄流急,红军竹筏在炮火的掩护下迎面飞来。《强渡乌江》形象生动的再现了红军突破固若金汤——乌江天险的历史瞬间,画家由衷歌颂红军的英勇战斗精神。在此画中,画家展示了高超的绘画技法:构图、外光、色彩的处理及人物动态形象的刻画等,为新中国美术史军史题材的创作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绿竹幽径》 魏传义 25cm*38cm 纸板布面     

 

    1978年,魏传义先生创作了《绿竹幽径》,他取材于杜甫草堂周边的一片小竹林。青青翠竹掩映之下,小路曲径通幽。在此画里,现实主义画家魏传义跨越时空,与诗圣——古代最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对话于绿荫苍翠的小竹林中。现实主义诗风与现实主义的绘画风格,在小竹林里弥漫散发!“油画外光的分色技法中隐含着中国画的用笔”,具象里有意象,写实里有写意!

 

《春晖》 魏传义 200cm*100cm 纸板布面

 

    1981年,魏传义先生创作了油画《春晖》,在作品中,有一满头银发的牧区藏族母亲站立门口纺羊毛线。她倚门凝视前方,“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在老人温存的目光中,我们感受到了母亲对儿女归期的深深企盼…… 跟前安静的小猫、偎依膝下的幼童与手中飞转的毛线,凸显了画面中动与静的对比效果,反衬母亲悠远绵长的情思。画家深入马尔康、若尔盖等草原牧区,与牧民心手相连,情意相牵。他体察到牧民生活的新变化。门旁的鲜花点题式的烘托了人物内心的深层意境。画家在这里展示了独到的艺术构思及东方艺术家特有的含蓄的意象表现。

 

《晨星》 魏传义 180cm*180cm 亚麻布

《晨星》(局部) 

    1989年,魏传义先生创作了《晨星》。该作品主题是《春晖》的发展升华。在技法上具有超写实主义的特征。晨星——黎明前的启明星,闪烁着微茫的寒光,映照在母亲饱经沧桑的脸上,根根“银丝”历数着母亲对游子的期盼。这样的脸、这样的眼神、这样的皱纹,犹如电影的特写镜头,人的灵魂不禁为之震颤。母亲坚毅的眼神,目送游子远去的背影。画家将游子远去的背影构设在母亲右脑畔后,犹如萦绕在母亲心头挥之不去的亲情之结!让人动容,让人难以忘怀!作品中,人物形象分别以正、侧对比手法刻画,主题突出,思想深刻;晨星、母亲、游子三点分布,地平线从下方穿过,这“三点一线”的构图暗示物象之间的内在联系;在色光上,晨星浸透了无边的黑幕,画家渲染了黎明前那一刻的清寂氛围。另外,画家在构图上还巧妙地安排了读者作为母亲、“游子两者视觉的连结点,形成视觉折射式构图,匠心独运。《春晖》中慈母手中线所寄托的情思,在该作品中,进一步升华为母亲的根根“银丝所寄寓的殷切期盼!《晨星》中,母亲象征着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充满生机、勇往直前的青年寄托着祖国的未来,启明星预示着光明的来临。

 

二、六十年的现实主义创作(下)(待续)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76 个评论)

 76 123
 76 123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