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108已有 4271 次阅读  2013-10-10 16:31

《岛2005》画于2005年秋天,那时我二十三岁。这张《岛2013》画于今年夏天,我三十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在八年后又有兴趣再画一张《岛》,这也是我在2005年不曾想过的。

(1)母亲

在我眼里她是一位标准的中国家庭妇女,守规矩得竟有些古板和自闭。她的高度近视似乎是年轻的时候在被窝里看小儿书看坏的,现在的她也非常喜欢看中国的综艺节目,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在那里她能找到快乐。她的衣服似乎换了一件新的,上面还是油渍和面粉,衣服上的油烟味儿是我熟悉的。

(2)父亲

在我眼里他一直很严厉甚至严苛,他兴趣广泛,很喜欢文学与哲学,也喜欢艺术和冬泳。年轻时的他是个办公室职员,现在快退休了。有一年冬天,他在我面前摔倒了,我突然觉得父亲老了,从那以后他老得更快了。在画面里,他似乎像一个老迈的国王,看着他的国土,无能为力又想竭尽全力,他的表情很丰富,我难以言说。

3)我

工作后的我减去了美院时的长发,那双笨重的皮鞋也不怎么穿了。在学校里上班,时而穿上西服,觉得自己算是个有身份的人了,有时在镜子里看自己很像年轻时的父亲。艺术一直和我在一起,我已说不清和她的关系,我宁愿在艺术世界里当一个满身颜色的“匠人”,那使我觉得安稳踏实。我看着远方,目光神经而又略显呆滞,又好像在期盼着什么。

4)海和岛

小时候的我坐在岸边很想像父亲一样游到岛子上,现在的跨海大桥阻断了我与岛的亲近感,但是也好,我们无疑会走得更快,更快。我看着那一片海,经常想:那岛看着多少人来来去去啊?呵呵,想着想着觉得自己融在了海里,心里一片虚无。

 有很多人觉得我丑化了人物形象,我觉得我只是画出了我们无意识的状态。我一个朋友看着这两张《岛》说“你有点残忍啊。”我对他说:“不是我残忍,而是我们已经习惯了逃避。”我要做的就是一个深层解剖,不加任何掩饰,不说一句谎言,让唯美主义飞灰烟灭。也有画友说:“你画出了人的存在感,人就像岛,矗立在那里,庄重而严肃。”我说:“不但是存在,还有虚无……”

                                                               申大鹏                                                      2013年于大连百合山庄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75 个评论)

 75 123
 75 123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