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陕北之秋

32已有 1235 次阅读  2017-03-26 23:34
陕北之秋 ——郭家沟写生记

朱沙

提起陕北,就会想起那种千沟万壑、苍茫恢宏的黄土高坡。然而,郭家沟就是一条沟,和想象中的那种黄土大川,还是相距甚远的。这里的坡并不算高,也并非光秃秃的、苍茫的一片亮黄的灰色,而是驳杂地点缀着好多的树丛。村子里有不少的老窑洞,好多都已经残破、无人居住了,住着人家的窑洞会整洁些。这些窑洞一层层地顺着坡错落着修上去,很有些形式感。村子里的篱笆都是石片砌成的,有些地面也用片石竖立镶成。每家都有一个小院,院子里有枣树,石板搭的桌子,养着鸡,有些院子的旁边还有羊圈。一派质朴平常的窑洞人家的生活状貌。

郭家沟算是陕北小有名气的写生地,不少人去画过。最近,因为郭家沟是《平凡的世界》里双水村的拍摄地,不时有游客前来观光。村头多了几个卖肉夹馍的摊点,拍戏的那几家窑洞都标识着剧照和名牌,孙玉厚家、田福堂家…。而且,也不知沟里哪家的大喇叭每天都循环播放着剧中的主题曲,那首《兰花花》整日的在山沟里荡气回肠地随风飘荡。

好多人画北方的风景总能画出北方的粗犷和气势,因此我也带着这种执念在附近寻找那种黄土高坡式的雄伟的大场面,所幸在住地旁边的山头上可以远望背后的一片高坡,才算是了个愿。但那种超越时空的苍茫画面并没有出现,想想,好多画其实还是一种艺术的夸张吧。

多呆了几天,慢慢的就感觉到了这里平淡的趣味,越画,东西也就越多了。

十月的陕北,秋天的味道还是很足。枣已经基本摘下来了,晒在窑洞的前面,只剩一些零星地挂在枝头上。窑洞的顶上都长满了褐红色的荒草,河滩里的柳树开始变为酱黄的颜色,树叶也日益稀少了,树枝却更显出婆娑的韵致来。河边玉米地里,玉米杆已经枯干,却还抱着玉米棒子,有的地里则倒着向日葵的杆,一堆堆的被剥过子儿的葵盘散落在田间的路旁。天很蓝。秋天的兴味就这样尽情地挥洒着,弥漫在田间地头,河道里,空气中。

天气特别好的几天,太阳明晃晃地从早晨照到日落,感觉周围环境中的一切都是亮晃晃的,让人睁不开眼。世界仿佛透明似的,树枝的投影投射到墙上、地上,都成了迷人的线条,整个世界完全亮成了虚幻的一片。

即使在飘着点雨的阴天,仍然有着秋天的韵致。依然能看到远处,天上的乌云也能透彻地看见,那还是一种能调得出来的灰色,一片低沉的天空也就奠定了一个画面的基调。有时候这让人想起了俄罗斯绘画中的那些低沉的画面,这或许是一种北方才有的那种灰色调。尽管没有了窑洞墙上温暖发亮的灰色和地里的金黄,但看似灰暗的山峦树影都化为了一种褐灰的色调,透出一种简远和宁静。

每天的写生还是很紧张的。尤其在下午,四五点钟太阳就早早地下山了,每个下午的画都需要从下往上画,因为阳光总会不知不觉地就从山脚下移到了山头上。当太阳的最后一抹余晖照在对面的山顶上,画也才基本画完,松了一口气。这个时候,身上也开始感到了寒意,天色慢慢暗下来。再看看画,调整几笔。然后,收拾起行头、拎着画,匆匆赶回住地。

这样,每天像上了发条一样,提着画布出去,又小心翼翼地拎着画回来。

不知不觉,十天过去了。

每次的写生结束,既觉得疲惫,也觉得轻松了。临走的两天,天空阴雨,秋天好像也变得凝重了。带着同学们去附近的杨家沟逛了逛,算是对陕北多了些了解。

坐上回家的火车,早上一觉醒来,从车窗望出去,已是成都平原,淡淡的朝霞,村庄、田野都浸泡在温润的雾气里,一派祥和。昨天的陕北好像都随着火车渐行渐远了,一切似乎已被记忆慢慢封存,等待着下一次的开启。

2016113日,朱沙于锦江河畔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7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