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重庆(3)

5已有 2242 次阅读  2012-11-08 08:20   标签重庆 
 
 
 
 
 
 
(3)
 
 
       五点过后,老张来了又是一席长谈,说画聊家常,不知不觉天黑了下来。
       电梯里遇到了戴政生
   (戴政生,西南大学艺术学院教授、中国美协版画艺委会委员、重庆美协副主席、重庆政协委员。)
     “哎呀!老兄!这二十多年没见,没想到在电梯里碰上啦。
       “哈哈,哎,这位是代大权,代老师。”老戴指着站在我们前面的人说。
    (代大权,中国美协版画艺委会副主任、中国国家版画院副院长。)
      我忙说:“代老师好!”
      挖,两个都姓代,其实我要不是跟戴政生同学了一场,一样得叫戴老师的哦。
 
       大厅里,老远就看到了陈超。
      “哎呀!这不是那个谁?”于老师站起身说。
       “于老师好!上回在观澜五省巡回展,这不,又见面了,哈哈哈。”寒暄一番,大家一起走进宴会厅。
   (陈超,江苏省版画院、一级美术师。)
   (于承佑,黑龙江版画院院长、黑龙江美术馆副馆长。)
   “康老师好!不记得我是谁啦吧。”见他摇头便告诉他。
   “这么多年了,啷个记得到晒。”说完忙着找他的座位去了。
   (康宁,四川美术学院版画系教授。)
    说的也是,十几年没画画基本消失哈。
    据说他老人家原来也是有个头衔的,重庆美协副主席。因为光知道画画不问事,被拿下了,哈哈哈。新浪微博里有他哈,名下有一句话:黑白木刻的忍者。我了解康老师其人,确实如此非他莫属。
       看到邵老师径直过去打招呼握手。
     “我早就看到你了。这次在重庆多呆几天,不要忙着回去。开完会你跟到我走。”哈哈,邵老师热情有加,说真的见到他格外亲哦。
      (邵常毅,中国美协版画艺委会委员、四川美术学院版画系主任。)
 
       原定晚上九点在12楼会议室开预备会,临时有变动改为筹备组开会。和老张分手各自回房,正说着,就听有人对老张说:“叫宫义过来。”转身进去一看一屋子人,邵老师伸出手来。
      “不握手了,咱们拥抱吧。”我说。
      “好!”
       礼毕。和屋里人打招呼我说:“上回在合肥人太多,没敢和邵老师拥抱,你说这快三十年没见面了,还不应该拥抱一下呀。哈哈哈。”
      “就是就是,我们都是邵老师的学生。”闻声回头一看不认识。
      “他是黄作林,原来本科班的。就是那个版画本科班撒。”老张介绍说。
      (黄作林,重庆师范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兼书记。)
       “哈哈, 你好!” 
        这一屋子人,除了还有一位老师外,不是邵常毅的学生,就是戴政生的学生。 
        “你的机票是那一天的?” 邵老师问我。
        “28号。会一结束就走。” 
        “那么急着回去做啥子,跟你说把机票改签29号的,28号我陪你一天,带你到新校区到处转转,晚上就住在我家里,29号我开车送你去机场。” 
        “哈哈,这太好啦,我跟邵老师走 。不过,现在是国庆节边上,怕是不好办哦,我也不愿意给接待处的添麻烦,你看?”
         “你明天去跟他们说说。”
          “嗯,好!要是不行反正明年三月份还要来的,哈哈。”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