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笑谈一则

3已有 953 次阅读  2015-09-26 13:24
笑谈一则
 
    其实咱并不怎么懂中国画,只是话说咱天天高喊笔墨等于零,到底怎么个等于零法。觉得总得试试才知道。笔墨笔墨,总得有笔有墨吧?你说笔墨功夫,点线皴擦,俺不懂。俺看黄宾虹满纸焦墨,愣没看出个墨分五彩出来。倒是秩序井然,一样入画。你说要有技巧,俺看那米友仁满纸荷叶点,山势雄峻,没啥皴法,一样逸品。你说要清平淡雅,俺看张大千,泼他娘的,肉乎乎,色艳艳,到底雄浑。你还说要画面丰富,俺不懂,俺就只知道有的人飞白几笔,要啥有啥。没道理要跟孙子似的跟宣纸耗时间。你说笔墨,俺不懂,你说不懂多画,画多了就懂了。这不纯属忽悠嘛?有事说事有理说理,耐不住骂街的全是好汉,会卖的到底文人。俺着实不太明白。画画,画就是了。章法多了,人性就没了。附庸风雅,也就只剩下风雅了。画画就是图一乐。没道理非要上升到人生哲学的高度,高度有了,人饿死了。还要这哲学有啥用?留着遗害后人嘛?说白了,原本就没有什么章法,古人的不全是精华,糟粕满大街都是。美其名曰:文化遗产。要是咱把注意力全放到保护文化遗产上,那咱们这个时代,又准备给后人留下点儿啥遗产呢?还是老树说的对:人活着,就得江湖蹭饭,忙里偷闲。风中看花,雨夜数钱。这样就挺好!

     凡事别较真儿,先是学着玩,然后玩着学。学着学着,狗爪子刨了个坑,道道就多了。道道一多,就有人掉坑里,于是美其名曰:文化。文而化之。关键在于究竟是你化人家,还是人家化你。自古只有当孙子的给爷爷磕头的道理,被说教的肯定是孙子。当爷的从来都是教育孙子。没见过哪家的爷爷听孙子指手画脚的。其实,画画也是一个道理。你拜师学艺,靠个码头。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为啥?要是你总把别人的话当作至理名言,如教奉行。那你就是一孙子。什么时候你不再人云亦云,不再动辄就把某某大师作为你一生的终极目标的时候,你算不当孙子了。什么时候有人开始听你说教了,那么恭喜你喜当爹。当弟子再传弟子的时候,你就熬成爷了。文化文化,说白了就是谁化谁的问题。有时候听些阿猫阿狗的自称何人门下,谁的高足。不免疑惑,这世道竟然还有喜欢当孙子的。装孙子的不可怕,当孙子的若是沾沾自喜。那可就不是一星半点的悲哀了。人家笑谈,中国文化离不开老子,庄子,孙子。合着整个一老装孙子。细想也对,曲线救国,条条大路通罗马。没准哪天这孙子也能熬成一文化大拿,国学大腕。也尤未可知。但总是觉得有那么一股恶心。说白了,谁的都别信,古人的孙子尚且不齿,何况今人?你学徐谓,读董源,参唐寅,悟八大。首先你得平起平坐。仰视别人,你永远也看不到他头顶有几个虱子。充其量也就看到了他裤腰带上有几根褶子。读他,参他,师他,悟他,千万别学他。学不好,没准哪天一想不开,也跟倪高仕似的沉了五谷轮回所。那可就不和谐了不是?

     拜码头,混江湖,哪个不是开宗立派?谁人屁股后面出过宗师?画画一个道理,即便你混上双花红棍,到头来也不过如青藤走狗一般。人家混个青藤门下一走狗,开了宗,立了派。摇身一变,当了爷了。今天若再有人还要在这一根青藤上吊死,那可就真是门下一走狗了不是?不想当爷爷的孙子不是个好孙子,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假。装也好,当也好,混成爷是目的。只要别装着装着,自个儿当了真就好。

     有的人说笔墨功夫,笔墨如功夫,三步一劈腿,五步一扎马,没个十年八年玩狼毛竹竿儿的造化,甭想吃嘛嘛香。既然笔墨如功夫,那咱得论论,怎么个造化法?画画嘛,画好不易,画好了想画坏更不易。为啥?你把那狼毛竹竿儿用上个十年八年的,只要不是身残志不坚的主,毕恭毕敬画个界画混个名匠不在话下。没准哪天也能碰上个永乐宫法海寺什么的政府工程,跟参加国展似的,几年如一日,守着个独生子女,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一朝发榜,状元及第。啵!的一下,火的个一塌糊涂。说不定也能混个今年六月找您订画,明年八月才能挨上号的境界。想画坏就难了,这便如同那独孤九剑,败里取胜。那不知得败个千把回,侥幸还活着。回头一想,呦,咋还没死?噢,是这么个原因。一代宗师横空出世!不是嘛?关键看您图的是啥?您要是为孔方兄犯愁,那也不容易。咱常说为人民服务为人民服务,这为人民服务可不容易。老百姓的接受能力是有限的,你拿一康定斯基的原作跟一开拖拉机的大爷讨论宇宙的本源。拿波洛克的东西跟食堂大娘探讨世界观,她没拿大勺改变你的人生观就已经很不错了。是不是?所以说关键看你面对的大众接受的是哪一类的艺术。步子迈的大了,确实容易扯着蛋。不光扯,还挺疼。因此决定艺术史的绝对不是什么文化精英,肯定是劳苦大众。老百姓喜欢的多了,你的存世量就大。话说回来,画画嘛,人人都想往好了画。画着画着,匠气就多了。把师法造化硬生生的画成了师法某某。学的忒像了,有他本人就够了,你准备把自己放哪儿?因此说做一个好学生不一定就能成为宗师,艺术不是师范,没人说教出来的都一定是爷。那么多的大师速成班,满大街的文化方便面。速成嘛,拿开水泡了就着大师下酒,将就一下得了。你还想怎样?

     话说八大徐谓学谁了?毕加索搞古典主义不比别人差。画坏不易,从坏里找到生路更不易,人家说置于死地而后生。这话高明,要是换成要么继续画界画,要么求变。你会选择哪一个?因此,就画画而言,好画是改出来的,从你落笔的那一霎那,你就已经破坏了原有的画面和谐,败局已定。但败笔即是转机,想要推陈出新,于死地求生,不入死地又哪来的生门?这道理实际上人人都懂,只不过是人各有志,追求不同罢了。您觉得呢?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 panqiqun 2015-09-29 02:51
    Awesome好文章! 读来诙谐有趣, 艺语四溢!  彭兄, 久未网遇, 问好! 才从南艺授课返美, 喜品精采文字.
  • 彭朝 2015-09-29 11:48
    panqiqun: Awesome好文章! 读来诙谐有趣, 艺语四溢!  彭兄, 久未网遇, 问好! 才从南艺授课返美, 喜品精采文字.
    潘老师好,许久没上网了,甚是想念先生。问候潘老师!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