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王味之:再读吴冠中先生《笔墨等于零》札记

16已有 1323 次阅读  2016-01-28 21:08   标签Microsoft  吴冠中  center  style 


引言:这个札记是由深圳大学艺术学院郭西元教授微信群“郭家花园”里关于吴冠中先生旧文《笔墨等于零》的讨论引发。以前我也提出了很多自己的看法,这次讨论后,索性找来全文,再次仔细读了一边,然后逐句作朱评写心得,也算自己一个阶段性的总结吧!尽管现在我对吴先生的观点提出诸多异议,但还是要向吴冠中先生在那个年代的铿锵话语致敬!(王味之于上海大学)

再读吴冠中先生《笔墨等于零》札记

王味之

(注:吴冠中先生原文用黑字,笔记用括号加朱字)

我国传统绘画大都用笔、墨绘在纸或绢上,笔与墨是表现手法中的主体,因之评画必然涉及笔墨。逐渐,舍本求末,人们往往孤立地评论笔墨。喧宾夺主,笔墨倒反成了作品优劣的标准。

(吴冠中先生曾经写过一篇关于艺术内容和形式的文章,反对内容先行,提出形式就是内容的观点,其实就是要绘画摆脱工具性功能,回归绘画的本体属性,非常值得肯定。那为什么中国传统文人绘画的发展,到现在人们往往会孤立的评论笔墨,笔墨成了作品优劣的标准了呢?其实,这正可以和吴先生形式就是内容的观点吻合!中国传统文人画的发展与笔墨语言的锤炼过程中,笔墨作为绘画的工具、材料、手段以及审美的载体,本身已经承载丰富的人文内涵,是画者生命状态、人文艺术修养的综合体现,因而,从笔墨出发品评作品是很合理的事情,笔墨本身就包含内容。笔墨不好,内容也就失去了,后面还怎么看呢?!)

构成画面,其道多矣。点、线、块、面都是造形手段,黑、白、五彩,渲染无穷气氛。为求表达视觉美感及独特情思,作者寻找任何手段,不择手段,择一切手段。果真贴切地表达了作者的内心感受,成为杰作,其画面所使用的任何手段,或曰线、面,或曰笔、墨,或曰××,便都具有点石成金的作用与价值。价值源于手法运用中之整体效益。(点、线、块、面、黑白、五彩,西方绘画里的分类细致的概念,中国传统绘画以笔墨二字概括之,用笔里面包含点、线,亦包含块面,点线与块面哪里分得那么清楚,点的小些就叫点,点的大些就叫面,画的细些可以称线,粗粗一笔可以称面,况且,即使画大面积的颜色,也贵见笔。艺术非科学,以为分出越细致的概念越科学,可以以此姿态评价中国画,当然有问题啊,没发现,中国画的笔墨二字比那些细致的概念内涵丰富多了!)威尼斯画家味洛内则(Veronese)指着泥泞的人行道说:我可以用这泥土色调表现一个金发少女。(普通泥土可以制成油画颜料画到美女的脸蛋上,传统中国画对笔墨的要求单就材料层面来说就高得多,现在很多人材料不讲究另当别论。)他道出了画面色彩运用之相对性,色彩效果诞生于色与色之间的相互作用。因之,就绘画中的色彩而言,孤立的颜色,赤、橙、黄、绿、青、蓝、紫,无所谓优劣,往往一块孤立的色看来是脏的,但在特定的画面中它却起了无以替代的效果。(说得对!)孤立的色无所谓优劣,则品评孤立的笔墨同样是没有意义的。(把孤立的色和笔墨等同起来了,概念不对等了,它们怎么会一样呢?!中国画的笔墨包含着丰富的对比关系,什么时候孤立了?在这里,吴先生对于笔墨的定义又像是毛笔和墨汁,孤立的毛笔和墨汁又讲不通了。)

屋漏痕因缓慢前进中不断遇到阻力(前进的动力与前进的阻力产生的用笔冲突之美,多好的对比关系,怎么是孤立的呢?),其线之轨迹显得苍劲坚挺,用这种线表现老梅干枝、悬崖石壁、孤松矮屋之类别有风格,但它替代不了米家云山湿漉漉的点或倪云林的细瘦俏巧的轻盈之线。(漏痕、米点、倪线,本身就承载着丰富的审美。)若优若劣?对这些早有定评的手法大概大家都承认是好笔墨。(在这里的笔墨,吴先生显然不是等同于颜料工具材料意义上的笔墨,已经承认了其中的审美价值。)但笔墨只是奴才,(有些雷人!)它绝对奴役于作者思想情绪的表达,情思在发展,作为奴才的笔墨手法永远跟着变换形态,无从考虑将呈现何种体态面貌。(吴先生这是说的西方的油画颜料。对于笔墨纸砚、文房器用,中国传统文化素有敬心,作画前沐手焚香,好的文人画家,谁可把笔墨当奴才对待之?!)也许将被咒骂失去了笔墨,其实失去的只是笔墨的旧时形式,真正该反思的应是作品的整体形态及其内涵是否反映了新的时代风貌。(吴先生一直在反对内容决定形式,在这里,又把绘画退回到一个服务工具性上来了。绘画是人心的反映,人心受时代的影响,笔墨当随时代,这本不需要号召,自然而然。你看宋画、元画、明画、清画、民国绘画,一路下来,笔墨一直在变、不都有自己所属时代的鲜明印记吗?!不是说画现代人就是反映现代风貌,画古代人就不是,融入西方绘画观念画中国画就是反映新时代风貌,用传统笔墨形式画就没有时代风貌。人类文明外在的面貌在不断变化,这是显而易见的,人类精神内在也是在不断变化的,这是更本质的变化,必然反映在艺术中,当然,就中国画来讲,就反映在笔墨之中,材料上同样的笔墨,自然就可以具有不同时代的特点。)

岂止笔墨,各种绘画材料媒体都在演变,但也未必变了就一定新,新就一定好。(新未必好,说得好,可以警醒天天以造新为标榜者!)旧的媒体也往往具备不可被替代的优点,如粗陶、宣纸及笔墨仍永葆青春,但其青春只长驻于为之服役的作品的演进中。(奴才、奴役、服役,吴先生这些词汇,具有明显的时代烙印,或者说是自身非常历史时期伤痕的反映。)脱离了具体画面的孤立的笔墨,其价值等于零,正如未塑造形象的泥巴,其价值等于零。(这句话是吴先生的核心思想,也是争论最大的,很多争论者原文都没读一遍就开始发表高论,有断章取义之嫌疑。吴先生这句画说油画的颜色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你随便取一幅名画局部一块颜色看看,真没什么价值,可你从齐白石、八大山人的画上截一条线来看看,那条线厉害吧,不需要看到他表现了什么,那一笔已经有足够的含金量,不信一般人玩玩试试看!最后这句关于泥巴的比喻,在中国传统笔墨语境中更不合适了。中国文人笔墨的高就高在笔墨在造型之外有独立的审美高度,就像美玉,不用雕琢成某形,本身已很珍贵啊。所以中国画有惜墨如金之谓,怎么会是零?只有把笔墨当颜料用的所谓中国画家的画,他的脱离了具体画面的孤立笔墨才近零,为什么我没说等于而说近呢,因为他用了传统中国画的材料,又带了些传统文化基因的影子,多多少少还有些东西,所以也没有给他打零分啊!

强调笔墨的中国传统文人绘画贵在写心,虽然我们现在画画的少文人,但还是以传统文人绘画的境界为高,这是中国画界带有普遍性的共识。对于写意传统的中国画来讲,画个东西只是方便所托而已,所以中国传统文人画不贵那个被画的东西,所以也不会像匠人一样用泥巴仔仔细细塑造那个东西,而是逸笔草草,不求形似,唯求自娱耳!但倘若评价以造型为重的作品,那当然要用造型的标准评价了!

绘画没有统一的评价体系,评价哪类绘画用哪类标准,好的绘画必然是合于一个大家认可的相应的评价标准,如果以此标准评价彼类绘画,就像以篮球的标准要求足球,怎么可以呢?!而我们的美术批评界,就会经常有这样的事情。十几年以前有位叫陈传席的先生,用中国传统绘画的标准评价林风眠,把他贬的一塌糊涂,显然是自己跑错了场子吗!吴先生用西方绘画的理念评价中国传统笔墨,也是这样啊。

有很多传统笔墨的捍卫者义愤填膺地抨击吴冠中先生的观点,称其流毒邪说。我倒是乐观地认为,他的这篇影响深远的文章具有双重的影响,负面的影响就不谈了,单就正面来说,他反而促使中国画界重新很理性的梳理、认识中国画笔墨本体的意义,以及中国现代美术教育中中国画教学自身独特的语言体系问题,有了更加理性的认识,我们也更加自信地肯定传统中国画在世界艺术之林的价值所在。

在现在中国,传统的文人士大夫已经没有了,但是,他们的思想与精神一直在传承。虽然因非常历史时期被中断过,但是一旦非常期间过去,这种精神又重新传承起来,它的复兴就是来自于中国传统文化自身内在的生命力。这样的生命力可以看做中华民族根文化的基因和本能,流淌在中国人的血液里,它可以作为营养吸收包容人类文明的一切优秀成果,但是不会改变自己的基因。

现在很多所谓的国画家,画的确实近于吴冠中先生所言的“笔墨”,另一方面,中国最好的文人士大夫笔墨传统精神也在反思中理性传承,没什么危机可言。当然,当代艺术已经异彩纷呈,更趋多元化,不是文人士大夫绘画一统天下的局面了,但是我们也看到,其他艺术门类也在更加理性的吸收中国传统绘画的精神,因为他们的文化语境还是中国的,这是他们的理智选择,而且,他们对于中国画的认识,像陈丹青、徐冰这些具有国际视野的其他门类的艺术家,比大多数中国画家深刻得多,这倒是很多中国画家要反思的。

艺术家的观点不像理论家,会说出一大堆无懈可击而没有价值的话,这是他们身体力行的产物,用在他的自己作品品评上非常合适。吴冠中先生是我非常尊敬的大艺术家,而且他的水墨画有着鲜明而独特的创造,也不好用传统中国画笔墨标准来评价。吴先生既然用了传统的“笔墨”二字来说中国画,那么我仅以此提出我的理解而已。

2016.1.28于上海大学海上云水山

作者:王味之

1976年生,山东诸城人。上海大学数码艺术学院教师,中国美术学院兼职教师,中国壁画学会会员,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水墨缘工作室成员,海上云水山人文艺术传播与王味之工作室主持。山东诸城人,山东师范大学中国画专业本科,中国美术学院公共艺术学院艺术鉴藏专业(现艺术鉴藏系)硕士,上海中国画院高研班结业,画中国画,亦涉及公共艺术、文学、评论,美术教育。艺术创作注重人文关怀,两次参加五年一届的全国美展,两次承担上海市重大文艺创作项目,三次参加全国壁画大展,第二届全国壁画大展获“大展奖”。作品为上海中华艺术宫、上海中国画院美术馆等机构收藏,公共艺术包括陕西法门寺佛教文化景区等多处。


主持:王味之

微信:yunshuishanweizhi

邮箱:hshyunshuishan@163.com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 学习
  • h551222n 2016-01-29 18:32
    赞同!其实很多绘画作品没有美感只有技法和题材,我想这也是吴冠中所说的“笔墨等于零”相反论调原因之所在吧。
  • 杨牧青 2016-01-30 13:28
    吴老先生的这篇文要从头至尾的连贯起来读才正确的!
  • 杨牧青 2016-01-30 13:30
    脱离了具体画面的孤立的笔墨,其价值等于零!
  • 任自付油画 2016-01-30 15:25
    欣赏!
  • 世界伟人 2016-01-31 06:40
    彻底抛弃,驻足不前,这就是落后的根源。大步跨出,让一代新大師们涌现。


    1)全世界早就都在问:中国书画界的一些人,高举着所谓的传统,或者,传承的大旗,长期驻足不前。这是进步,还是沉睡的表现?难道全世界都不懂,什么是传统和传承的真正含义,只有中国的某些人懂?难道,西方先进国家们,不懂如何继承,就能达到真正的发扬光大,并且引领着世界文明。

    (2)长期以来,包括油画在内的中国书画界,迷信所谓的传统,或者,传承。换句话说,也就是,人住在电灯世界里,乘的是汽车,用的是电脑和纸张。还骂不好。要提倡:用油灯,马车和竹简。甚至,要学义和团,不能自废武功。还捧出了一批所谓的书画名家。可是,那些小名家,他们在世界史和人类发展史,世界艺术史上,根本就没有影响力。其关键就是;那些小名家,没有一个人,建立了顶天立地的创举-打破了物理上的极限(创立了世界记录),可以不被仿真,伪造。因此,他们的下场,如同;二百五们一样,可以被模仿的一模一样。因此,其历史价值,也只值地摊上几元钱的一幅画了(可以被,模仿到如此烂的成度。这种真迹,同模仿的作品,到此时,根本就没什么不同了。)为什么?因为,他们都被,能够模仿的,一模一样的人们,彻底打败了。作为艺术品,那里还有高度,深度,或者,灵魂?作为商品,到处都是同真品一样的伪冒品,哪里还有竞争和生存能力?历史,历来如此,被打败了,就要负责,失败带来的后果和损失。

    (3)世界史,人类发展史和世界艺术史,这三部伟大的历史,最重要讲的就是:生命的原动力。也就是:创造力。因为,离开了创造力,不能再使生命得到延续。剩下的,只能是死亡了。拿波伦曾警告过:不要再当沉睡中的猛狮。什么是沉睡中的猛狮?这是全世界都懂这道理:就是生命的延续,不能靠全盘继承,或者,小改小革,那种无可奈何的方法,去自欺欺人。中国书画界是真不懂,如何才能使老祖宗的东西,得到生命的延续?还是在装傻?全盘继承,或者,相互抄袭(抄不象的,就当小改小革了),这样能使社会,得到进步吗?这是自欺欺人啊!在半殖民地,或者,一穷二白的过去,为了自我麻痹,或,陶醉。傻过了,也就算了。现在,中国已经强大,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了。不然,就骗了后来的学子,或者,成了阿Q,还在乐呢。国画搞了几百年,中国油画搞了几十年,全世界至今,还没有认为那是领袖世界的先进。因此,复古不能作为,领袖世界的先进来卖。全世界都知,这是指鹿为马的玩笑。与此相反,中国的旅游鞋,风靡全世界,在短短十几年里,出售了50多亿双。这在全世界,几乎是人各一双的伟大。

    一个人站在高山之巅,举目远望,就能思路宽广,而想到:假如,中国不曾经历,半殖民地,或,一穷二白。一直是站在世界最富,最强的先进地位,在同其他列强竞争。中国书画界,理所当然的,会层出不穷的,拿出能够领袖世界文明进化的,种种新艺术,去引领世界文明。那么,在竞争中的世界各国,会不会走中国书画界搞传承,或,传统的路子?中国人天生好耐心:大会,小会,无数次的听惯了,意思相同的一句话,不烦。可是,外国人,民风不同,没那么好的耐心。因此,世界各国,根本就不会学,中国书画界搞传承,或传统的路子。这常识说到此,就透彻明白了。如果,中国一直是站在,世界最富,最强的先进地位,中国书画界,根本不会走自我封闭的传承,或,传统的路子。世界各国呢?更不会。为什么呢?大家都明白,不进则退,更不能千年,万年用油灯,乘马车啊。现在,道理更透彻了。以上的解释,把人类不能提倡复古这常识,用逻辑思维,证实了一条可行之世界的公理:中国绝不会用最先进的核武,去换日本的古代宝刀(就算,宝刀和核武器的市场买价相等)。换句话说:中国书画界搞油画的出路,就应该,去改革,学习和创作,这传统,同世界各国去竞争,拿出世界上没有的新艺术来。搞中国画的,更应该彻底醒悟(有了中国毛笔,墨,就够传统的了),应该追求的是,拿出中国历史上没有的新艺术来。中国最先进的核武,已在竞争中出新成果,显出了领先世界的大国风彩。这才是中国书画界的典范。

    请各位不要怕难,有些人已搞了几十年的传统(误认为,自己已经框死在传统里了)。事实不是如此。过去的经验,都可能对创新是有帮助的,关键是要敢于创新。已经有一个中国人-非视觉艺术之父杨勤荣,跨过了整个世界艺术史,领先了。杨先生在私塾里,不是天才,各门功课也只有四分(75-84分)极普通。他能办到的,大家也一定能办到。他为人实诚,高举着世界史,人类发展史和世界艺术史的规律:打破了常规,建立了最重要的生命原动力:用创造力,打破了中西画的界限。并且把中西,两画种,重新组合,归纳到非视觉艺术中。这才是,从古至今,未有的,真正伟大的创举和影响力。翻开世界艺术史,不缺大名家。可是,要做到名和实相符,用视觉艺术和非视觉艺术,去代表全人类艺术精华的总合。谁的建树,可以同杨勤荣相比?谁才是,真正名和实相等的,伟大的,世界级的大名家。

    请欣赏,中国书画类,阅读人数最多的文章:震惊世界的春雷-非视觉艺术(最新版)
    全文刊登在,中国最大的书画网;雅昌网,(https://blog.artron.net/space-247673-do-blog-id-297707.html)或者,艺术国际网,(http://blog.artintern.net/blog.php?u_id=93066

    注解。科技正在迫使艺术史改写。科技的深度,是帮人们发现作品的真实年份,等。钱使科技,在已有的深度突破上,横向发展。以下举列:
    凡古代油画,每过一段时间都要修整。这就是偷盗者们的机会,巧妙运用激光技术,把油画,非常薄的切割开来。同时用蒸发型喷射技术,把切割下的油画,完整托住。再用多重复合技术,把切割下的油画,用古颜料(把其他古作品的颜料,从背后刮下,从新分色,运用。)把切割下画,重新补到天衣无缝。制成多幅到几十幅真品。科技越高,真品可搞得越多。
  • moxiankuzhu 2016-02-01 08:31
  • 上海sanmozi 2016-02-16 09:56
    本文的高明之处是揭示吴大师不太规范的散文式言论中正反相悖的矛盾以正视听,让笔墨登堂。
  • 贺炳昆 2016-03-12 21:28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