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手机用户2767553的日志

手机用户2767553的主页 » TA的所有日志 » 查看日志

一件奇特的蓝红彩绞胎瓷

已有 66 次阅读  2019-10-08 13:10
                                 一件奇特的蓝红彩绞胎瓷
IMG_20190904_150309.jpgIMG_20190904_101806.jpgIMG_20190904_103129.jpgIMG_20190904_103331.jpg 
  绞胎瓷是唐代创烧的陶瓷创新品种。它的自然天成,变幻万千的纹饰效果被誉为唐代陶瓷一绝,历来被世人珍视,在中国陶瓷史上占有重要一席。绞胎瓷在历史上烧造时间短,元以后就基本断烧,传世品很少,因此它又是古陶瓷中难得一见的稀有品种。受实物资料缺乏的制约,多年来陶瓷学界对绞胎瓷的研究一直进展不大。最近,黄山市屯溪区政协的文史工作者在当地发现一件釉下呈现蓝彩和红彩的绞胎瓷,它将绞胎和青花釉里红两种陶瓷烧造工艺集于一身。此种独特的制瓷工艺在中国陶瓷史上从未有过记载,国内也未有过类似的考古发现,值得陶瓷学界加以关注研究。
  在黄山发现的这件绞胎瓷是一件传世品,是一位老政协委员在上世纪50年代从文物商店购得的(此前的流传经过已不可考)。根据近年的考古研’
究成果,它就是一枚古代用于“捶丸”运动的绞胎球。球直径5,8厘米,重195克,初看上去就是一件“青花釉里红”瓷,但细察之,并不是通常意义下的釉下彩绘,而是极富创意地将蓝,红两种矿物彩料与白色瓷泥绞合在一起,罩釉后高温下一次烧成,胎骨中呈现蓝彩和红彩的绞胎瓷球,球体上清晰见有瓷泥相绞形成的交界痕迹(见图3).球的胎骨洁白细腻,表面泛有淡黄色“黄溢”斑,釉厚处散见密集的橘皮棕眼。绞入胎体的矿物彩料经高温煅烧,呈现浓郁的深蓝和鲜艳的红色,整个球体蓝、红、白三色相绞,构成飘忽不定、五彩流霞般绚丽纹理。放大镜下可见釉下蓝彩发色苍翠,浓郁处散见些许黑褐色结晶斑点;红彩鲜艳如初凝鸡血,仿佛从胎骨中烧出,凝腻悬浮在透明釉中。从球表面磕伤处可见球为全绞胎,胎骨内部的蓝彩与红彩,呈色与球表面完全相同(见图8)。由于钴料是烧成深蓝色的唯一呈色剂,绞胎球上的蓝彩应是钴蓝确定无疑。红彩呈色剂有铜红、铁红(矾红)二种,但铜红是高温釉下彩,铁红是用于二次焙烧的低温彩。鉴于此球是生坯挂釉后高温下一次烧成,故绞胎球上的红彩是铜红而不是铁红。还有,绞胎球的胎质坚硬腻实,瓷化程度极高,从3米高处砸在石板上,只能磕出一个白印,球的白度、硬度和吸水率为零等多项物理指标也都显示它是一件烧成温度在1300度以上的高温瓷。
  “捶丸”是古代一项类似现代高尔夫,用杖击球入洞来决定胜负的体育运动。它由唐代的“马球”、“击鞠”演变而来。宋元时期,在统治阶层的提倡带动下曾风靡全国,成为全民性质的球戏。元代有人还著有《丸经》。明代“捶丸”主要在上层人士中继续流行。历史上沉迷逸乐,有“蟋蟀天子”之称的宣德皇帝朱瞻基尤好此道,常在宫中与人“捶丸”。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明代宫廷画《宣宗行乐图轴》中就有宣德皇帝与内侍们挥杖击丸的场景。上海博物馆收藏的明杜堇《仕女图》也同样描绘了“捶丸”运动当时在宫廷中的流行。入清后,“捶丸”运动因统治者喜好发生改变和清廷不提倡民众练武强身而湮灭失传。近年考古发掘中,陆续有一些古代“捶丸”球实物被发现,都是一些质地粗糙的陶瓷制品,彩绘、绞胎都有。2006年,故宫博物院曾接受山东姜爱国先生捐赠的一批古代玩具类文物,其中就有7枚用于“捶丸”的绞胎球,专家鉴定认为是宋代陶制品。此件蓝红彩绞胎球,制作时不计工本,将昂贵的用于烧制“青花”瓷、“釉里红”瓷的彩料搅入瓷胎,其用料的珍贵考究和制成品的精美程度都远超此前发现的“捶丸”球,应非民间之力所为,而是官窑烧成专供帝王使用的皇家用品。
  “捶丸”运动在满人入关后即湮没失传,决定了这件蓝红彩绞胎球烧制年代的下限最晚也应划在明朝末年,绝对不会是清代制品。它的缜密坚硬的胎质及薄釉下泛“黄溢”,釉厚处有密集橘皮棕眼等工艺特征,则将它的烧制年代指向明代制瓷的鼎盛时期——宣德朝(见耿宝昌《明清瓷器鉴定》:“宣德白釉不同于永乐,釉面呈乳白色,施釉较厚,并且有密集的小橘皮棕眼,釉面的这种特殊现象,在明代为宣德器所独有。”)。而它的鲜艳纯正的釉里红彩,更是带有鲜明的时代特征。陶瓷史载:釉里红工艺肇始于元,到明永乐始能烧出鲜红的釉下红彩,宣德的“宝石红”冠绝一代。明宣德后釉里红的烧制一度衰退断烧了200多年,不得不改烧低温的矾红彩来替代,直到清康熙时方恢复生产。历史上只有明永乐、宣德和清康熙、雍正的官窑能烧出呈色鲜红的釉里红瓷器。此件蓝红彩绞胎球,釉里红彩如宝石般鲜艳,它的红彩似从胎骨中析出,凝腻悬浮于釉中的奇妙效果与著名的宣德釉里红三鱼高足杯“红鱼自骨中烧出”的效果有异曲同工之妙(邵蛰民撰、余戟门增补《增补古今瓷器源流考》:唐氏《肆考》:云:“宣厂造祭红红鱼靶杯,以西红宝石为末入釉,鱼形自骨内烧出,凸起宝光。汁水莹厚。”)。因此,它应是明宣德釉里红烧造成熟期的产物,是当年御窑厂为皇宫内苑制作“捶丸”球时,将传统的绞胎工艺与青花釉里红烧造技术结合在一起的工艺创新。
  将价值昂贵的钴蓝、铜红彩料与白瓷泥相绞,烧制成带有绚丽纹理的绞胎瓷的做法,迄今只发现此一例,陶瓷史上也从未有过记载。翻遍现今所有的陶瓷史著述,提到绞胎瓷,都是千篇一律地定义为:“所谓绞胎,是将白、褐两种颜色的瓷土相向揉和在一起,然后相绞、拉坯、制作成型,胎上呈现白褐相间之纹理。由于揉绞方式不同,纹理亦变幻无穷。”(《中国古代瓷器鉴赏辞典》)传世的古代绞胎瓷实物也无一例外地印证了这一表述。而此件蓝红彩绞胎瓷则以其独特的烧制工艺和艺术魅力,给我们展现了一件截然不同的绞胎瓷新品种,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
  第一,它是迄今发现的瓷化程度最高的绞胎瓷。现传世的绞胎瓷制品都是元代以前北方窑系的产品,普遍胎质较粗松,烧制温度不高,与景德镇瓷器的瓷化程度相比,尚有一段距离。此件蓝红彩绞胎瓷,胎质洁白,坚硬腻实,与元明时期景德镇采用高岭土加瓷石的“二元配方”瓷质一样,属景德镇瓷系中细瓷范畴,是迄今见到的瓷化程度最高的绞胎瓷。它的发现对于解决陶瓷史上景德镇是否烧制过绞胎瓷这一历史悬案,具有重要研究价值。
  第二,它是目前见到的唯一一件将绞胎和青花釉里红工艺完美结合于一体的绞胎瓷。钴蓝彩、铜红彩虽同属高温呈色剂,但它们对窑温、还原气氛要求并不一致,特别是采用绞胎方式,能够将浓郁的蓝彩、鲜艳的红彩如此完美地同现一器,极为难得,充份体现了古代陶瓷烧制的高超技艺,是传世绞胎瓷中绝无仅有的一件奇妙作品。虽然在这以后,这种奢侈的制瓷方式没有再现过,但这件蓝红彩绞胎瓷的完美存在,就已经证明了历史上对这一制瓷技术曾经的探索与成功。它的发现,进一步丰富了古代绞胎瓷的工艺内涵,填补了陶瓷史的一项空白,为中国陶瓷的百花园地锦上又增添了一朵新花,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和工艺价值。    (黄山何文秀)                                                  2008年6月25日《中国文物报》7版
  注:图2——图8为首次发表。
IMG_20190907_105138_BURST001_COVER.jpgIMG_20190904_103009.jpgIMG_20190904_103250.jpgIMG_20190904_145012_1_BURST001_COVER.jpg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