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陈源初 中国画廊的困境

1已有 455 次阅读  2016-05-25 08:57   标签中国画廊  justify  style 

陈源初

中国画廊的困境


在目前的中国艺术品市场存在着这种怪现象:画廊不是市场的主导者,艺术家是艺术品价格的拍板者。在中国,很多艺术家都在自己卖作品,尤其是那些已经有一定名气的艺术家,而在国外,艺术家是不能卖作品的。目前市场的火热又让这一现象更为严重。如果藏家可以和画商一样,以同样的价格从艺术家手里拿到作品,那么,对于画廊来讲,他们就很难用正常的市场价格来出手这些艺术家的作品,或者很难提高他们的价格。与此同时,相当一部分艺术家不愿意与画廊签死,觉得自己不需要画商等经纪人的代理。因此对于一些传统画廊,几乎不是以一种代理的方式出售艺术家的作品。画家自己卖作品,这就导致画廊根本没办法去代理艺术家。艺术家与画廊的错位,使交易秩序出现严重失衡,进而影响了艺术品市场的中介机构画廊的健康发展。当然,画廊代理制并非不存在。尤其是对于一些刚刚毕业的青年艺术家,想要打入市场,知名画廊又是他们想要争取的对象。青年艺术家进入一家画廊,其艺术创作的价值会因为画廊的名声和旗下代理的其他艺术家的品质而得到提升。代理制能为他们带来很多好处:画廊能为他们的作品提供相对稳定的展示机会,同时还能提供市场和学术界对他们的创作和展览的反馈。一般而言,艺术家要等到多个个展之后,才会得到足够多的业内人士的关注,因此制定出相对稳定的个展计划对艺术家地位的建立是非常有利的。除此之外,一个正规的成熟的画廊往往还为艺术家提供作品摄影、装裱、装箱、运输和储藏服务。良好的代理关系使艺术家能将更多的精力集中在创作上。总之,画廊的代理制有利于艺术家进行长期稳定的职业规划和呈现持续而有学术逻辑的公众形象。当然,很多画廊经纪人都承认,除非艺术家已经具有一定市场基础了,否则代理完全无名的年轻艺术家是非常冒险的。北京地区的一家画廊老板说寻找艺术家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在代理艺术家的时候,对艺术家以前作品、现在作品、甚至以后的作品,有怎样的发展变化,又有怎样的规划,都要非常了解。”为年轻艺术家培养一个坚实的市场往往需要多年时间,而太长的时间同时也意味着更多的变数,因为画廊也无法确定是否是“为他人作嫁衣裳”。这也形成一个尴尬局面:如果把画廊比作“围城”,那么具有一定市场基础的艺术家想从“围城”中出来,而那些没有名气的艺术家则想要进去。


画廊与拍卖行:界限消失的一级、二级市场之外,近年来拍卖行还凭借其强大的资源与运作能力,建立了一些综合性的销售平台,他们想在艺术市场的零售领域分得一杯羹。一些拍卖行不仅增加了私人洽购业务,而且纷纷成立网上交易平台,如嘉德在线、艺典中国等。而这些平台首先包含的可能就是画廊的传统功能,在这一趋势的演绎中,画廊有被进一步边缘化的风险,画廊业的处境极为尴尬。从收藏中国书画与当代艺术作品到办起画廊的张明放,回顾画廊开办近8年来的经历,慨叹艺术市场的环境完全变了:当代艺术市场从冷清到火热、艺术品的拍卖与交易价格飙升,带来了艺术家与画廊、拍卖行与画廊、画廊与画廊的恶性竞争。在扭曲的价格刺激下,圈内人变得十分贪婪,使市场秩序受到破坏。他强调,与国际当代艺术大师的作品比较,也许中国当代艺术作品上千万元人民币的拍卖纪录还不算高,但是,艺术品的高价成交,需要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来支撑,需要高额收入与利润在行业内的合理分配,需要硬件与软件配套,需要良好的产业环境。他认为中国缺少这样的产业链与市场氛围,因此近年来当代艺术的价格直线飙升,扭曲了供需关系,会破坏市场。他认为,在21世纪,中国当代艺术还是少数中国人能与别人较劲的领域,他呼吁社会各界与政府重视当代艺术市场的建设。亦安画廊的开幕展是200011月的群展,在推广当代艺术家为主的上海画廊中资格较老,仅次于上海香格纳画廊;画廊也是较早引入摄影作品的,2003年就举办了《没有问题———10个年轻摄影家展》以及《11———平遥国际摄影节》等展览,当年展览的数目从往年的每年5个一下子增加到8个;2004年举办了颇有影响的《写真———日本当代摄影展》;到2006年,全年共举办了13个展览,包括参加在北京、台北、墨尔本、马德里等地举行的艺术博览会,还在香港设立了分支机构。画廊合作的艺术家近30位,包括陈墙、韩磊、洪磊、罗荃木、马良、马六明、欧阳春、曲丰国,韦嘉、徐累、尹朝阳、章剑、周春芽等,还包括季大纯、史金淞等当代艺术家。亦安画廊依靠国际化的消费群,上海当地的藏家不多,所以会去参加国外的博览会,在中国香港设立分支机构。他认为,由于税收、商业环境的关系,中国香港一定会是一个重要的交易中心,他们在中国香港的机构就运转得不错。最近在欧洲考察艺术市场时看到了许多参加上海当代的外国画廊,很想和他们交流,因此对这次博览会报有热切的期望。当然,博览会的成果会怎样还有待观察。目前,影响中国画廊业发展最突出的问题就是艺术品市场交易体系失衡,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没有分工。


在大多数国家,无论从交易量还是市场比率来看,拍卖行在整个艺术品市场只占有很小一部分。通常来讲,画廊才是市场的主导者,他们虽然也会在拍卖行里拍作品,但更多的时候,他们直接跟艺术家合作,把最新的作品推广给艺术市场的终端收藏家。2013年中国艺术品市场交易总额达到2003亿元,其中艺术品拍卖市场成交额达到438亿,而画廊、艺术经纪、艺术博览会等整个一级市场的交易额为475亿,几乎与拍卖市场持平。可见我国拍卖市场的力量之雄厚。目前存在的最突出的问题是拍卖业的不断跨界且充当画廊的角色。拍卖行直接与艺术家打交道,并且名正言顺地从艺术家私人手中征集艺术作品拿到拍卖会上拍卖,使画廊的天然功能失守。在各大拍卖行的成交纪录中我们看到一些年轻的艺术家,其作品还没在一级市场长期的沉淀,就被拿到拍卖会上拍,成为拍卖市场力捧的对象。从国外的前车之鉴可以看到,直接拍卖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并不是很明智的选择。2008年蘇富比曾经直接上拍达明安·赫斯特的作品,虽然这一举动在当时看来很成功,但是接下来却导致了赫斯特作品价格的下跌和藏家收藏欲望的减退。作品价格爆发性的增长和快速转换到拍卖行对艺术家之后的市场发展会形成挑战。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