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陈源初 救救画廊吧!

2已有 296 次阅读  2016-05-26 18:38   标签justify  normal  style 


陈源初     救救画廊吧!

 

《中国艺术品市场白皮书》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08年12月底,与上年同期相比,中国画廊数量减少了大约29%,亏损并勉强处在维持及半歇业状态的画廊约占画廊总体数量的35%,而处于盈利状态的画廊大约只占画廊总体数量的7%。考虑到自然增长等因素,2008年一年关闭的画廊已占到年初画廊总数的30%以上。而这一数据在2009年底则变为:与上年同期相比,中国画廊数量减少了约七个百分点,亏损并勉强处在维持及半歇业状态的画廊约占画廊总体数量的45%,而处于盈利状态的画廊只占到3.5%。考虑到自然增长等因素,2009年一年关闭的画廊占到年初画廊总数的7%以上。

据有关方面统计:香港的画廊业也在2009年受到重创,已经关闭了相当一部分,可谓是处境艰难,目前继续经营的大都是一些历史悠久的老画廊。在数据处理的过程中,有一个现象最值得我们重视,那就是主营性画廊的亏损与关闭数量占到了亏损、关闭画廊总数的32%,却占到了其总保有量的近半壁江山;而非主营性画廊的亏损、关闭数量占到了亏损、关闭画廊总数的近70%,但只占到其总保有量的35%左右。网上画廊表现平稳并略有上升,未有大的变化。2009年,网上画廊上升较快,增幅几乎达到6%。其他变化维持上年的趋势。应引起关注的是:国外知名画廊的进入也在不断地推动中国画廊业的理念与管理规范化的进程,为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发展打开了一扇可供研究与借鉴的窗口。同时,国内画廊及艺术家与国际艺术品市场的交流及沟通也会进一步拓展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的视野,为国内艺术品市场的规范化发展打下基础。

 

画廊是艺术品进入艺术市场流通的基本环节,它是连接艺术品生产和消费的重要纽带。画廊作为一级市场的关键,直接影响到二级市场乃至整个艺术市场的发展。在我国的文化产业中画廊业已经形成了一定的产业规模,但是由于发展不规范,经营模式陈旧,代理制度缺失,二级市场的压迫,诚信的缺乏等种种,大多数画廊生存艰难以致关门歇业者不在少数,能够长久经营者少之又少。画廊是艺术品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规范化的艺术品市场的一级市场。对于仍处于发展阶段的中国艺术品市场来说,画廊业的发展并不理想。目前画廊在经营上面临多方问题:新旧画廊的混营状态、代理制无法普及、二级市场对一级市场的全面介入以及画廊热衷参与艺博会的举动等,无不反映了目前中国画廊业发展的困境。

 

艺术博览会为藏家和观众带来方便,让他们得以在同一个地方调查、搜寻及购买艺术品。逛艺博会像在逛购物中心,藏家成了艺术商品的消费者。著名艺评人杰里·索特兹曾这样评价艺博会:“艺术博览会是一场肾上腺素爆发的买卖奇观。在这里,私密性、信念、耐心、专注观赏的机会(更别提看第二次的机会)基本上不存在。”络绎不绝的人流带来了不错的交易成绩,有些画廊的展品甚至在公众开放日之前就告售罄。艺术博览会数量达到井喷。首届上海艺术影像展、首届艺术都市主题盛会、首届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第二届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第十八届上海艺术博览会等等,一波接一波的艺博会让藏家和观众目不暇接。而这么多艺博会的举办与画廊的组团参与密切相关。老牌艺博会“第十八届上海艺术博览会”汇集了来自中国、西班牙、德国、法国、美国等12个国家的148家画廊;而新秀“艺术都市”也吸引了15家画廊的参与:上海阿拉里奥画廊、格蕊莉画廊、沪申画廊、M艺术空间以及香格纳画廊等。近年来,艺博会逐渐获得画廊的亲睐。对一般画廊而言,平常一年内起码要做五六个展览,虽然花了很多心思、用了很长时间,找的也是一些在国内甚至国际上很重要的艺术家来做展览,但是来画廊参观的人还是太少了。相反艺博会则保持着相对活跃的状态,为作品的展出和销售搭建了快捷的平台。艺博会是一种独特的艺术消费文化,能把分散的画廊聚集起来,达到资源共享。

 

不过一般博览会的交易很少是现场交易,参加过多次博览会的格蕊莉画廊主陆世杰说他们很少在博览会现场进行艺术交易的,“除非你去参加香港艺博会那种,因为画廊都是国外来的,不现场买的话,结束后他们就走了。”当然,画廊主要考虑的不仅是客观的业绩。为了让藏家认为画廊的重要地位,参加艺博会是非常有必要的。此外,有些画廊代理的艺术家也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在艺博会上“露脸”,画廊主必须满足他们的需求。尤其是这些年,艺术圈的发展往往是以事件作为驱动力的,如果不多参与博览会这样的大型活动,画廊就很难在公众的头脑中留下深刻印象。不过,对画商来说,参加艺博会并不是件轻松的事情,它同时也意味着“耗时”和“烧钱”。参加一场艺博会,画商往往提前几个月就要开始准备,他们要制定方案、做好预算、收集展品、联系藏家,包括处理交通等琐碎事件。除此之外,画廊的参展价格也是不菲的——中心展位在租借、管理上花费的成本可以累计达到六位数——因此销售的压力也是巨大的。随着艺术博览会数量的急剧增加,对于画廊而言,如何权衡也变得非常困难。参加所有重要的艺术博览会有些力不从心,他们没有过多的财力和物力参加这么多的博览会,更多的艺术经销商被迫做出权衡和舍弃。而一场博览会带来的营收可能要用于支持下一场,假如一场博览会的效果不佳,或是一笔交易未能达成,对画廊可能产生毁灭性的影响。

 

画廊是艺术品市场主体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规范化的艺术品市场的一级市场。然而,在处于滥觞期的中国艺术品市场中,却出现了一市场——画廊和二级市场——拍卖行倒挂的不正常现状,即画廊的某些重要职能被拍卖行取代。众所周知,2009年是书画艺术品在中国拍卖市场上创造天价的一年:单件过亿元的拍品达到了4件,而且不少拍品都频频拍出高价,这使拍场上几乎看不到金融危机寒流的影子。几家欢乐几家愁。相比拍卖行的火热景象,同样是从事艺术品交易的画廊,其经营状况却是举步维艰,难以差强人意:营销额急剧下降,关门歇业者不在少数,于是有人将2009年称为画廊业界最为艰辛的一年。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最新出台的《中国艺术品市场白皮书》指出:不少画廊在沉重的成本压力下被迫关闭或转行;中国画廊业可以说在生死线上痛苦地挣扎着。探讨新中国画廊业前,我们先捋顺其历史。中国艺术品市场经历了上世纪50年代的公私合营及“文革”后,进入了极度萎缩的冷寂时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只存有与文房用品一起混营的荣宝斋、朵云轩等数量稀少的国营画店铺,以及负责征集文物和文物外销的国营文物商店。文物和艺术品定点买卖,自古沿袭的收藏习尚以微弱气息延存。世纪80年代,随着国内旅游业的迅速发展,在全国大中型城市,尤其是沿海开放和旅游城市中,出现了经营商品画和装饰画的中小型画廊。20世纪90年代,中国艺术品市场进入了全面复苏期。1991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布朗·华莱士开设了北京第一家现代意义的画廊——红门画廊。目前,画廊业在全球范围内得到了迅速发展,成为艺术品市场中名实不符的一级市场,并且通过公共收藏体系、私人收藏体系的有效互动,建构起了共享机制,促进了社会各利益群体的互动均衡。画廊业要想获得长足的发展,进一步完善文化管理体制,建立健全的现代文化市场体系是非常重要的。总的来讲,随着社会的发展,艺术品市场的分工也在逐渐细化。艺术家主要的职责是创作出更有价值的作品;拍卖行的职责是协助买卖双方完成二级市场的作品交易;而画廊除了要发现有潜力的艺术家外,更重要的是推广与代理,为市场提供真正有价值的艺术作品。更重要的是,画廊应该通过签约代理的方式,对艺术家的价格起到掌控作用,促进其未来市场的健康发展,同时也为整个艺术品市场的健康有序起到主导作用。

 

中国画廊业的经营模式与西方的画廊模式有很大的不同。在新中国成立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根本不存在西方意义上的“画廊”,只存有与文房用品混合经营的荣宝斋、朵云轩等数量稀少的国营画店,以及负责征集文物和文物外销的国营文物商店。就笔者了解,直至目前国内大多数地区的画廊尚未摆脱传统的画店经营模式或旅游性质的“美术品商店”模式,尤其在一些经济尚不发达的内陆地区,基本上不存在现代意义的画廊。这些“画店”式画廊主要经营一些已经具有一定名气的艺术家的艺术创作,尤其是体制内的中青年画家的艺术作品。从艺术品市场环境来看,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这种传统性画廊仍会大量存在,并且经营水准参差不齐。

在中国,西方意义的专业画廊更多地集中在中国经济发达地区,尤其是北京、上海等文化中心城市。2000年前后,欧美、日韩等外资画廊大量涌入。瑞士人劳伦斯于1996年在上海成立香格纳画廊;2002年田畑幸人在北京798艺术区内建立了东京画廊的实验项目;2008年,佩斯北京进驻798艺术区……他们主要采取西方画廊的经营模式,即以艺术品的经营、展示等活动为业务形式,广泛引入签约代理艺术家的经营制度。这种制度的引入,极大改变了过去国内传统画廊完全依赖艺术家已有的名声而进行的“销售”,从而推动了立足于对艺术家未来价值判断而采取的决策模式的发展。与此同时,他们更加关心中国当代艺术创作,对中国当代艺术起到持续的推广作用。中国艺术品市场研究院副院长西沐表示:“这种画廊虽然是画廊业态的主流性发展形态,但运作与经营的专业性与中长期回报的业态规律使其发展面临着更高的门槛及更多的不确定性,画廊经营水准、信誉也参差不齐,致使关门歇业者不在少数。”前几年韩国画廊整体性撤离中国不能说不受到上述因素的影响。

 

近几年,随着电商化时代的来临,画廊也开始拓展新的经营模式。越来越多的画廊在网上拓展业务。网上画廊的出现及不断发展为画廊业的发展开辟了新的发展通道,也使中国艺术品市场出现了新的增长点。尤其是一些地方性画廊,网络的跨地域性使他们获得了全国各地的新客户。笔者曾经走访一些地方小画廊,有些画廊的网络业务甚至占到他们总体销售额的百分之三十甚至更多。他们的订单来自全国各地,既有京津唐、长三角、山东等艺术品行业繁荣地区,也有一些中西部偏远地区。“传统意义上的等客上门已经不适合了,将来网络肯定是艺术品的重要销售渠道。”南京雅雨堂老板季平先生如是说。毫无疑义,中国画廊业未来的专业化发展方向与目前大量存在的混业经营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存在,电商化时代的网上画廊又为画廊业发展带来新思路。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