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陈源初 艺术本体论

已有 296 次阅读  2016-06-10 09:43   标签本体论  style  艺术 


陈源初   艺术本体论


十七世纪德国经院学者郭克兰纽命名了“ontology”:本体论;存在论;实体论,这一哲

学用语,牛津英语词典的解释是“对于存在的研究或科学”(the science or study of being),

规定“ontology”是形而上学的分支,研究存在的本质,属于哲学范畴,即我们所说的

“本体论”。 应该也能使我们在生活中轻易辨认出“什么是艺术”与“艺术是什么”究

竟哪个才是艺术本体论的研究范畴。涉及的是艺术共有的特性,是在已经知道某物确是

艺术的情况下探讨它是怎样一类事物。分析哲学家贝里斯·高特所提出的簇理论,就是在

承认不存在所有艺术品共有艺术属性的前提下,指出只要有一件东西具有一定数量或一定

组合的艺术属性(特征),那么它就是艺术——当然贝里斯·高特主张艺术是不可定义的,

所以他的这个“定义”就无所谓严密可言。拥护“艺术是什么”为艺术本体论的研究主题者

否定了“什么是艺术”的研究价值。其实“什么是艺术”的探讨角度必定也是从艺术特征着

手,只是企图得到一个或数个权威属性作为其定义。所以艺术本体论探讨的“存在的本质”

最终还是落脚于艺术的特征。

“什么是艺术”与“艺术是什么”仅仅是切入点的不同,而实际操作手法与遵循的路径其实都

是相似的。人类社会历经几千年,对艺术概念的探索至今仍在一片迷雾之中。这源于艺术概念

本身的复杂性,它涵盖的内容太过丰盛。从历时角度看,“艺术”在古希腊最初是指一般的生

产活动,后来渐渐将它专门为一种“韵律”的生产,生产者就类似于我们所说的诗人。在随后

的许多世纪中,我们现在普遍指称的艺术门类一直与工艺和科学共享着“艺术”之名。直到十五

世纪,开始出现了一种共识,将绘画、雕塑、建筑、音乐、诗歌、戏剧和舞蹈形成独立的一类艺

术并与工艺和科学相区别。1747年,查理斯·巴托将这些艺术命名为“美的”艺术。“美的艺术”

得到了公认,却引发了“美的”标准的争论,而二十世纪后现代学派主创们崇尚的“反审美”,

更让艺术陷入一种随心所欲的状态。美国哲学家斯蒂芬·戴维斯提出“极端规定主义:不存在内

在的本质,只有一系列随心所欲的决定(或许包括何时开始,何时停止等决定)。”将其用于

艺术时,戴维斯说:“艺术品的唯一共同之处是相关专家们将它们列为艺术,而这些专家并没有

无可 置疑的或是令人信服的(尽管它们或许有清楚但不充分的)理由来支持自己的决定。”

正如伊格尔顿在回答“什么是文学”中所指出的那样,最初的文学作品往往是出于哲学、

政治的需要,跟“美”挂不上一点关系,它们之所以成为文学欣赏的对象是因为后人发现

了它们的艺术鉴赏价值。伊格尔顿引述约翰·M·艾利斯的观点说,“文学”这个术语的

作用颇有点像“杂草”这个词:“杂草”不是特定品种的植物,而只是 园丁因这种或那种

原因不想要的某种植物。

艺术包含着不同的门类,在共时性上也造成了艺术定义的困难。亚里斯多德一开始仅仅将

艺术分为“完成的艺术”和“模仿自然的艺术”;盖伦根据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的标准,

有了“自由艺术”与“平民艺术”的划分;苏珊·朗格认为艺术包含绘画、雕塑、音乐、

诗歌、戏剧、小说、舞蹈、电影等九种;纳尔逊·古德曼默认雕塑、绘画、音乐、舞蹈、

文学和建筑为艺术。当代西方出现多元本体论者和一元本体论者,前者主张不同的艺术作品

是不同的东西,有着不同的本体论地位;后者认为所有的艺术作品都是 同一个东西,艺术学

家的任务就是提炼出这共有的本质。共时性上对艺术的探讨,因操作上的繁复遭到许多美学家

和艺术理论家的回避,至今仍然没有一个权威的标准来规定艺术的门类。也有人苦苦纠结于

所提及到的艺术门类中,为什么独独绘画和雕塑是无可复制的?它们与其他艺术门类的本质

区别是什么?大部分哲学家对艺术本体的讨论着眼于艺术作品,(似乎这是心照不宣、约定俗

成的),还是有一部分学者视线落在在艺术活动本身。譬如戴维斯的名言“艺术即表演”宣称

一切艺术都是艺术品创造的过程; 艺术作品之外还有一个本原的世界,一个决定文艺存在终极

的根据,并要求我们联 系这个本原的世界来说明文艺的性质。”⑸ “艺术”本身的形而上学性

也规定了它的自由散漫。而在现今,又有大量的“艺术”冲破传统,跌破我们的眼镜,让我们

忍不住再一次追问这个复杂的问题:艺术是什么,究竟什么样的东西才能算是艺术?前人给我们

点了许多盏明灯,或许我们沿着光,可以寻到一些蛛丝马迹。

“艺术是什么”涉及的是艺术共有的特性,是在已经知道某物确是艺术的情况下探讨它是

怎样一类事物。人类社会历经几千年,对艺术概念的探索至今仍在一片迷雾之中。这源于

艺术概念本身的复杂性,它涵盖的内容太过丰盛。从历时角度看,“艺术”在古希腊最初

是指一般的生产活动,后来渐渐将它专门为一种“韵律”的生产,生产者就类似于我们所

说的诗人。在随后的许多世纪中,我们现在普遍指称的艺术门类一直与工艺和科学共享着

“艺术”之名。直到十五世纪,开始出现了一种共识,将绘画、雕塑、建筑、音乐、诗歌、

戏剧和舞蹈形成独立的一类艺术并与工艺和科学相区别。分析哲学家贝里斯·高特所提出的

簇理论,就是在承认不存在所有艺术品共有艺术属性的前提下,指出只要有一件东西具有一

定数量或一定组合的艺术属性(特征),那么它就是艺术——当然贝里斯·高特主张艺术是

不可定义的,所以他的这个“定义”就无所谓严密可言。拥护“艺术是什么”为艺术本体论

的研究主题者否定了“什么是艺术”的研究价值。其实“什么是艺术”的探讨角度必定也是

从艺术特征着手,只是企图得到一个或数个权威属性作为其定义。所以艺术本体论探讨的

“存在的本质”最终还是落脚于艺术的特征,“什么是艺术”与“艺术是什么”仅仅是切入点

的不同,而实际操作手法与遵循的路径其实都是相似的。1747年,查理斯·巴托将这些艺术

命名为“美的”艺术。“美的艺术”得到了公认,却引发了“美的”标准的争论。

二十世纪后现代学派主创们崇尚的“反审美”,更让艺术陷入一种随心所欲的状态。美国哲学

家斯蒂芬·戴维斯提出“极端规定主义:不存在内在的本质,只有一系列随心所欲的决定(或

许包括何时开始,何时停止等决定)。”将其用于艺术时,戴维斯说:艺术品的唯一共同之处

是相关专家们将它们列为艺术,而这些专家并没有无可 置疑的或是令人信服的(尽管它们

或许有清楚但不充分的)理由来支持自己的决定。正如伊格尔顿在回答“什么是文学”

 

中所指出的那样,最初的文学作品往往是出于哲学、政治的需要,跟“美”挂不上一点关

系,它们之所以成为文学欣赏的对象是因为后人发现了它们的艺术鉴赏价值。伊格尔顿引

述约翰·M·艾利斯的观点说,“文学”这个术语的作用颇有点像“杂草”这个词:“杂草”

不是特定品种的植物,而只是 园丁因这种或那种原因不想要的某种植物。同时艺术包含着

不同的门类,在共时性上也造成了艺术定义的困难。亚里斯多德一开始仅仅将艺术分为

“完成的艺术”和“模仿自然的艺术”;盖伦根据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的标准,有了

“自由艺术”与“平民艺术”的划分;苏珊·朗格认为艺术包含绘画、雕塑、音乐、诗歌、

戏剧、小说、舞蹈、电影等九种;纳尔逊·古德曼默认雕塑、绘画、音乐、舞蹈、文学和

建筑为艺术。当代西方出现多元本体论者和一元本体论者,前者主张不同的艺术作品是不同

的东西,有着不同的本体论地位;后者认为所有的艺术作品都是 同一个东西,美学家的

任务就是提炼出这共有的本质。共时性上对艺术的探讨,因操作上的繁复遭到许多美学家

和艺术理论家的回避,至今仍然没有一个权威的标准来规定艺术的门类。也有人苦苦纠结

于所提及到的艺术门类中,为什么独独绘画和雕塑是无可复制的?它们与其他艺术门类的

本质区别是什么?

 大部分哲学家对艺术本体的讨论着眼于艺术作品,还是有一部分学者视线落在在艺术活动

本身。譬如戴维斯的名言“艺术即表演”宣称一切艺术都是艺术品创造的过程; 文艺本体论,

无非是指艺术作品之外还有一个本原的世界,一个决定文艺存在终极的根据,并要求我们

 系这个本原的世界来说明文艺的性质。给“艺术”下一个精准的定义必须经得起上述

方方面面的考虑,并非像“氢”那般容易。“艺术”本身的形而上学性也规定了它的自由

散漫。而在现今,又有大量的“艺术”冲破传统,跌破我们的眼镜,让我们忍不住再一次

追问这个复杂的问题:艺术是什么,究竟什么样的东西才能算是艺术?前人给我们点了

许多盏明灯,或许我们沿着光,可以寻到一些蛛丝马迹。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