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陈源初 网络时代的艺术界的社会问题

4已有 407 次阅读  2016-06-30 21:02   标签justify  style  网络 


陈源初

网络时代的艺术界的社会问题


我们已经从“大时代”进入“小时代”,处于网络时代的艺术界,并不需要刻意的制造明星。当代艺术已然成为个人思考社会问题的方式,即使是针对公共话题,也彰显为个人思考的独特性。从“个人性”而言,塑造出一个集体崇拜的“明星”是违背当前时代的。很久以来,艺术界不再产生所谓的潮流,而只产生成功的个体艺术家,这当然让众人质疑,其中是否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猫腻!展览和拍卖的关系,艺术家和策展人合作做展览,策展人和拍卖公司直接合作拍卖会,主要参展艺术家和策展人把控的艺术基金是签约关系……所有的这一切都表明,这不过是一个艺术基金圈下了几个艺术家,举办的一场展销会而已。

中国社会制造了很多畸形的“明星”,这些明星在网络时代,真相被无情的揭露出来,这些假“明星”的背后,藏匿着无数的谎言。随着网络时代的来临,微博、微信的盛行,自媒体成了多数人的首选交流工具和信息源。而此时的“名人”很难做,因为假象往往在几分钟后就会被击破,而长期塑造的“好形象”也可能在几分钟后灰飞烟灭。诸多匪夷所思的“成功”案例,比如早期的芙蓉姐姐、凤姐、再到干露露……似乎不择手段的成名就意味着成功,不管这名是恶名还是臭名,最终都和“利”有了联系。艺术界当然深知个中三味,由于丧失底线的恶劣炒作,让我们对参展艺术家和策展人,同时失去了信心。如果所有的天价成交作品都是真的话。一张三年前才卖10万元不到的画,现在要买一千万甚至五千万以上。这个价格已经是欧美市场的顶尖当代艺术家的价格,甚至要比民国初期的艺术大师黄宾虹、齐白石的价格还高。这就明显带有投机资本的恶意炒作倾向。不能说所有的拍卖会和“天价作品”都在进行价格操纵和做局,但拍以套取暴利为目的价格操纵确实是存在的。几乎大部分目前的天价艺术品在三年前的市场价格,基本上在十万到三十万之间。这就是说,近两年在各大拍卖行上将一件十几万到一百多百万收购来的作品,二、三年内在拍卖会上炒到一千万甚至五千万,然后卖给一些热爱艺术但不太懂艺术、很有钱但购买冲动的收藏家,以牟取暴利。从2006年以来拍卖天价的出现,可以很明确的断定:艺术拍卖存在着“天价做局”现象,艺术的拍卖交易价格被人为操纵,大部分天价作品的成交实际上是“虚假”交易。即使是一小部分真实的成交,这些天价作品的艺术水准和国际地位也被过于夸大。而且,艺术品目前的交易价格已经远远超出实际的艺术价值。

艺术拍卖中会有正常的“护盘”,但是中国目前的“天价做局”已经超出了正常拍卖商业保护的范畴,而是严重违背商业规则和学术标准,利用媒体和新投资人对新艺术的无知,以及购买冲动牟取暴利。目前所谓的天价作品的艺术家主要是指过去十五年在当代绘画领域有一定成绩和知名度的画家,但这个群体的构成也非常复杂。但主要是八十年代中期和九十年代初出道的两批。一些在拍卖会上被包装成天价明星的画家为自己申辩,他的画被标到二千万甚至五千万拍卖,他们并没有分到上千万,因为这张画是以前以20多万卖掉的。天价做局的幕后人物是谁?艺术圈一直存在争议。“天价作品”主要是由购得某批绘画的炒作集团或者炒作人来运作的,确实跟这画家个人没有什么关系。最近传闻有些画家自己将画拿到拍卖会上找人“价格表演”,这主要是一些明星画家以下的二、三线画家。大部分当代艺术家还没有资格参与做局,因为他们还没有足够的艺术知名度和有一定市场基础的“做局”作品。尽管一些明星画家的拍卖作品的交易价格动辄都是上千万,但实际上的工作室销售价格不可能超过千万。拍卖天价和画家私下销售价不是同一个价格,甚至可能只是拍卖天价的三分之一不到。

中国艺术拍卖的一个不成熟之处在于:十年前的艺术史代表作和近年新作的价格没有太大的区别,而在西方是拉得很开的,比如毕加索的代表作可以卖到一个亿,但是一般作品几十万美元也有可能,不可能在一段时间每张画都是一个亿。但中国的天价作品都只是近些年刚完成的新画,只是在重复十年前同一画面和风格的作品。这十几年几乎等于是在画一幅画,都卖一个天价,国际艺术史上从没有先例。在拍卖天价带动下,使得其他未出大名的二流画家,三、四流画家以及年轻画家的市场销售都一路看好,动不动就卖十几万一张。整个艺术圈因此形成了一个以拍卖天价为轴心的价值标准链条,拍卖天价成为了真正的学术“权威”,谁的作品成为了天价明星,他也就在江湖变成“学术代表”。越来越多的年轻艺术家相信只要找到了资本支持,挣到了钱,其他一切就不难搞定。批评家可以花钱雇佣写文章,学术杂志可以花钱买版面,拍卖会可以找老板做局,只要江湖上在传说你挣了几百万或者几千万,你就是一个人物了,别人马上会对你刮目相看。这种艺术生态模式当然不能说影响了所有人,还是有不少优秀的艺术家在进行艺术的实验和探索,但也不可否认这几年当代艺术的商业化由越演越烈之势。当代艺术实际上在创造一种以拍卖天价和明星制为主体的商业化游戏,其结果就是前卫艺术的市场化。

中国社会正在对新前卫艺术在过去二十年的艰苦奋斗表示敬意,资本和媒体开始全面支持中国当代艺术,希望这个艺术群体能够继续保持前卫文化的姿态,为中国新文化塑造国际影响力;这个艺术圈因为大量订单的涌入,越来越多的人利用过去二十年艺术反叛和探索获得的形象和口碑,将其变成批量生产的“符号”产品,传说中的成功画家雇用枪手进行工厂化制作,并不是空穴来风。艺术家拥有大型画室和助手,像一个个人符号产品的生产组织者和艺术企业家。有些明星画家由于订单太多,自己还要接待各种商业客户和直接上工作室来买画的买家。几乎已经没有时间再探索艺术。虽然每张画绝对的意义上不一样,但换一个角度再画一张,在一个小细节上变一下,实际上是“变相复制”。这种已经没有探索价值的新作卖得却是和十年前的代表作一样的价钱。但买家并不管这些,大部分人买画目的并不是为了收藏,都是为了购买艺术股票,然后卖给下一个人。抢画的人多了,画的价格就节节上升,这就像许多年前的“君子兰”现象,艺术交易实际上具有“传销”性质。这种不顾艺术规律将艺术品资本化的投机性运作,随着拍卖天价越来越高,很多急功近利的艺术投资人不断涌入,“狼来了”的风险也在与日俱增。这主要表现为拍卖价格将十年周期缩短为三年一路冲高,越来越超出买家群体的心理承受力。另一个原因是,大部分天价画家,甚至包括一些二、三线的年轻画家,都没有经过画廊一级市场的长期铺垫,而直接冲上拍卖行,这不仅造成拍卖价格与画廊、工作室销售价格的双轨制,也将使比画廊市场高出数倍的拍卖天价成为一种长期有价无市的虚假价格。所有的这一切,最终都被指认为策展人和主办方刻意“炒作”的痕迹,贪婪的野心和追逐“眼球经济”的浮躁心态。

美国波普艺术大师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1928-1987)的名言“每个人都可以成功15分钟”成为众多艺术家奉行的金科玉律。特别在中国,艺术家为了吸引眼球,可谓煞费苦心、不择手段。艺术家所使用的手段还仅仅限于个人行为,还未触及社会和人格底线。原因皆出于此。在北京预计过亿的拍卖会由一家鲜为人知的 “上海元亨利贞拍卖有限公司”承办,而中国的拍卖公司不得异地实施拍卖业务,所以这场拍卖不仅无效而且违法。即使从正常的商业风险考虑,选择北京本地拍卖公司也是首选,因为无论从藏家****还是艺术品拍卖经验而言,北京都有众多可供选择的拍卖公司。特别吊诡的是,元亨利贞拍卖公司之前鲜有艺术品拍卖的经验,甚至,元亨利贞拍卖公司的名称也是从20121031日才从上海瑞能拍卖有限公司变更而来。然而“7.25艺术大火”则公然挑战人类社会的道德底线:为了吸引眼球、制造话题新闻、获得经济收益,甚至“策划”火灾。这场大火和艺术无关,这是一场关于关于艺术市场规则和人类道德底线的博弈。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