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新京报:北京客

2已有 2865 次阅读  2010-07-20 13:11   标签新京报  管勇  王石 

  

管勇每天必到工作室来,他觉得离开了这里仿佛就缺乏了思考的土壤。此外,北京的朋友之间的交流对他的创作有着很大影响

   最近关于管勇的两大新闻,一是他的画作被王石花100万拍下,另一个是他和冯仑进行了一次跨界对话。他的艺术早已转化为了“生产力”,但他却直言要承担更大的负面效应。管勇来北京两年多,他说这里有更好的艺术环境、更多的创作交流和更多的商业合作。

  对工作室的“空间依赖”

  来到管勇位于798东边“五环一号”的工作室时,这个大仓库般的工作室让生活在拥挤城市中的我们,突然感到空间的奢侈。这里挑高很高,砖墙被刷成了白色,房顶的玻璃板上能听到喜鹊安逸地踱步时踩着树叶发出的声响。

  四周的白墙上靠着几幅管勇的作品,画上是人们熟悉的管勇的红黄黑三色的运用,和一些他特有的符号化的人物脸孔。一只刚来到此地一个月时间的叫“阿福”的灰黑条纹肥猫,旁若无人地在巨大的工作室里慵懒着走来走去。管勇说,养着阿福是为了培养自己三岁儿子的爱心。而墙上一组线条感丰富有些意识流的彩色油画,就是他儿子的画作。

  管勇说最近都没有搞什么创作,全让世界杯给耽误了。他工作室墙上显著位置贴着从报纸上剪下的“南非世界杯赛程”和封面印着世界杯的《三联生活周刊》。

  不过每天他都必须到工作室来,他称之为“空间依赖”。中午起床后简单吃个午餐就来到工作室,坐着“醒醒盹”,然后喝点茶思考或发呆,然后创作一会儿。儿子幼儿园放学后也会来工作室,或者是画画或者是和阿福玩玩或者随便玩玩什么,然后一起回家吃晚餐,晚餐后他再来到工作室工作到深夜十二点。管勇对工作室的氛围很依赖,他觉得离开了这里仿佛就缺乏了思考的土壤。

  当代艺术在北京集中了太多的信息和资源

  2007年底,管勇放弃了天津美术学院的教职来到北京当自由艺术家。说起离开学校的原因,他思考了很久想用一个词来确切形容,最后说“教书不愉快,就觉得这件事我干不好”。他觉得从艺术上讲,学生考到了学校就丧失了艺术感觉,这种伤害是致命的、让人绝望的。

  初来北京的管勇并没有许多创业者的“心酸”和“壮烈”,对他来说,这只是“换个地方工作而已”。更好的艺术环境、更多的创作交流、更多的商业合作,是管勇来到北京的原因。他认为当代艺术在北京集中了太多的与其他地方不对等的信息和资源,在北京之外的天津,对艺术的接触只是局部的、不完整的。

  “北京的城市质感与天津完全不一样”,管勇从天津来到北京还是有些不习惯。天津的生活节奏慢而充满生活情趣,他可以上午上课,中午约一帮好友喝酒吃饭,下午找个茶馆喝茶聊天,再相约去逛逛古玩市场。在北京,“城市的距离感是很要命的”,他觉得这个庞大的城市让相约吃饭、喝茶、逛古玩市场都成了一件非常耗费时间、达成起来颇具难度的事,巨大的城市和拥堵的交通让他有些不太适应。

管勇说自己很难用具体的画面结构传达对北京的感觉

  从草场地、798到宋庄

  管勇来北京的生活总围绕着艺术区。

  “搬过几次工作室,就对未来的新环境没太多期待了”,因为这并不是一劳永逸的,“迁徙是一个力量,是无法抗拒的力量,迁徙成了一种‘折腾力’。”

  “现在所在的五环一号,没有名气,这也是个优势。”他对这里的气场很满意,“虽然很多人抱怨798游客太多,但我始终觉得798整合的信息资源平台对整个中国艺术的影响深远而巨大。”尽管798除了画廊还有许多商品、商业和旅游的东西,但它作为地标的知名度很高。即便有些游客只是去看一眼,这种大众对艺术的关注也有着巨大而积极的意义。从2000年到2010年这十年的大众对艺术的关注度就是个很好的说明。

  对于管勇刚到北京时所在的草场地,他觉得是种“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感觉。“那里的画廊相对分散,交通也不便利,很多画廊都有‘藏起来’的感觉。”但他觉得从业内的角度讲,草场地的画廊质量是比较好的,规模也不小。

  而对于未来要建工作室的宋庄,管勇还不太熟悉,虽然距离有些远,但也许能换来相对的稳定。他只记得上次去宋庄时,“看上去生机勃勃,到处都在盖房子”。他对宋庄还是有些期待。

  北京的气质代表

  中国的气质

  记者:你的工作室历经草场地、五环一号,即将搬到宋庄,如果抛开诸多限制因素,让你在北京选一个“梦想之地”作为工作室的所在地,你会选择哪里?

  管勇:现在这个地方就挺好。我不知道选择的必要性在哪儿,随便一个地方都可以吧。因为我对北京的概念是,它是个正在变大的“大怪物”。这就意味着作为一个人,不管是不是北京人,对北京的想象,都是抽象的和不真实的,因为你站在一个点,并不能体会真实的北京的样子。要了解它需要时间,胡同、长安街、天安门、四合院都不意味着北京,任何东西都代表不了北京,都只是某个时间点的局部。

  记者:北京的什么激发了你的创作灵感?

  管勇:太多了,主要是这里的“人”。与朋友之间的交流对我有着极大的影响,一方面这个城市如此复杂,北京的复杂性与中国的复杂性高度吻合,它影响了我的判断,让我重新考虑一些事情。北京的气质代表了中国的气质,中国的文化也是混乱的,急需重构,但这种混乱并不是不好,是“无所不纳”的,这与中国的文化状况也是一样的。

  记者:最近你的画因为被王石花100万拍得,突然增加了你的曝光率,你自己怎么看这件事?

  管勇:我想大家关注这件事,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王石。其实这幅画是我这些年卖的画里最便宜的,当然也是因为这幅画尺寸比较小。我想100万的拍卖价格也并不是大家关注的原因吧。

  任何景点

  都无法代表北京

  记者:如果请你以“北京”为题创作一幅画,你会怎么画?

  管勇:我想我会画得很抽象,不管是具体的画面构件还是形态,都很难找到恰当的语言和方式来传达,将北京清晰地描述出来是不可能的。任何景点都无法代表北京。尽管在儿时的记忆里,北京就是一个符号———“发光的天安门”。

  记者:如果请你为大家设计一下“北京艺术游”的路线,您会推荐哪些地方?

  管勇:798是回避不掉的,草场地也应该去看看。宋庄是个比较特别的形态,它是乡村的,包含着中国特有的土地观念和文化心态,是艺术与农村的融合,有很多独特性中国性的东西。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